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退休動物──兩對狼狗,兩個故事

2015/12/24 — 14:48

national geographic 片段截圖

national geographic 片段截圖

小時候每年都會到元朗錦田八鄉掃墓,然後到附近祖父友人的農地家中稍息;這個友人長輩除了耕田,也有不少走地雞鴨,任我邊追跑邊餵食,非常快活。不過讓我最好奇的,是他家後園走出農地的間隔,有一頭牛;每次到來,我都會問:牠在這幹麼?農地長輩會說:牠以前在這裡耕田,現在老了,就留牠在這裡休息。

那一輩的農人只道牛老了,要休息,可放到今日尤其講求制度化想像的社會,那是指「退休」,伴隨而來就是「生活保障」;當年那頭老牛的保障,就是留在伙伴家中──對!「伙伴(Partnership)」這個概念重要,就是指「聘用」牛的農人,會否在牛隻耕田的實用價值之外,顧慮及牠真如緊密戰友,為家庭收入粗勞一生,及至終老也有瓦遮頭,不愁飲食。

說法或有點煽情,卻是人道精神。可這就讓我看到美國軍用犬隻被領養而感動,同時令我看到馬灣社區處理退役巡邏犬而悲哀。

廣告

 

一對軍事犬──由戰爭價值到人道精神

廣告

美國新墨西哥的《阿爾伯克爾基日報(Albuquerque Journal)》在十二月十五日刊載,兩頭曾經出戰阿富汗等地的德國狼狗Alea與Capa,分別為十歲與七歲,都有家庭願意收養,作為退役後終生之所。牠們的軍中領犬員當然不捨,畢竟大家曾經出生入死,面對過荷槍實彈的毒品走私客,甚或是為「聖戰」服務的「戰士」;但領犬員都為牠們能夠入住領養家庭,而感到欣慰。這些狼狗,實為「軍犬」,服從性高得超乎常人,更有義無反顧的忠心;網上就有一段片可見,一頭軍犬Layka為了拯救親密的領犬員,在阿富汗被敵人近距離連發四槍,但依然挺身護主;最後牠有幸保命,而領犬員亦在牠退役後,領養回家,作為終身伴侶。

事件動人,但不能否定的,是動物雖云有「工作價值」,比如犬隻的追獵專長,會被視作軍事用途,然後就對等了「戰爭價值」;如此「戰爭價值」,逼迫牠們在不由自主的情況下,隨時面對槍林彈雨甚至恐怖虐殺!當然,我們要批判戰爭,但又要同時正視,在戰事過後,對動物的處理,如何表現出人道精神。畢竟,人類是利用了動物的特性,而把牠們送上戰場,比如古時戰馬,再到今天軍犬,是故如果牠們因年老而適時退下,也好應該得到良好「生活保障」──這個因果邏輯吊詭,因為任何動物本有權利得到善待,曾參戰的動物又為何要被如此強調,甚至似有美化戰事之嫌?

以上提問有意義,但也點出了人類本應顧慮物種生存的反思;曾參戰的動物,不必然享有「生活保障」的特權,然而既為人類工作,人類就更應以此而想及動物與人的關係,明白善待動物,更甚者也牽涉「退休」的倫理價值。

 

一對巡邏犬──由中產屋苑到囚禁生活

歐美國家大都有領養軍用犬隻的「動物退休」配套,以至香港警隊,亦樂見有退休警犬領養安排,為年事已高的警犬尋找家庭,更甚者是為殉職警犬設立「紀念園」,以示對牠們的工作致敬。

軍犬與警犬是較被正視的動物工作,因為兩者都牽涉官方政策,可是相類近工作性質的私人屋苑巡邏犬,就未必得到如此對待,因為當中牽涉不必然公開的管理公司與業委定案過程,然後犧牲掉的,就是那曾經把青春奉上以保護居民的犬隻──就如最近網上可見的珀麗灣退役巡邏犬事件(也見於《香港動物報》的報導)。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事件同樣來自兩頭德國狼狗,服務於珀麗灣屋苑八年,在2010年因年長而退休,卻被發現六年來,一直被養於管理公司在屋苑內圍禁起來的地方,令兩狗不見人流,而居民亦不知服務屋苑多年的「伙伴」,原來被刻意區隔開來,及至被外藉住客意外拍得照片,事件才見曝光。管理公司後來解釋,兩頭狼狗住在三百多呎冷氣「居室」,每日有員工照顧幾小時以作餵養與清潔,亦在零晨一時之後帶牠們外出散步──為何會是零晨一時之後?管理公司解釋,這是為了顧及居民感受,唯怕不是人人愛狗,更怕大狗。

乍聽之下,並無不妥,不少人更或會想,狗有得住三百多呎,好過常人!然而,細心一想,為何自退役以來,狗隻不被領養?原來是業委否定狗隻「返回人類家庭(Rehoming)」的決定,而取以與居民區隔的方式,要本性熱愛親近人類的狗隻,五年來如同面對囚禁,甚至製造出狗隻與人類難以共融的隔離想像!如此說來,兩頭狼狗的確有瓦遮頭有人餵食不至虐待,然而「不至虐待」並不等於「得到善待」!吊詭地 ,不得善待的,除了是曾為居民忠心服務的巡邏犬隻,更是本來可讓住客與動物共融的社區屋苑──畢竟珀麗灣是少有香港可讓人養狗的住宅地段,如能培養雙方共融的文化,會是香港社會的良好示範;可惜這種想像,被本有優勢的屋苑安排糟蹋了!

 

工作動物的冰山一角

兩對狼狗,兩個故事,以見由阿富汗到珀麗灣,是如此天淵之別──漫天戰火下,軍犬有家善終,可在中產安居處,卻是對伙伴動物及其工作角色的無知輕視!然而故事還未說完,因為那只是香港的冰山一角:試想,類近「聘有」巡邏犬的屋苑尤多,可又有多少人留意過牠們的退役狀況?而又有多少人明白,要養狗,除卻購買與領養幼犬,接納年老無依卻曾忠心為人的狗狗成為家庭一員,意義尤深?

這個冰山一角其實仍然細小,因為要說退休動物,除卻軍犬、警犬與巡邏犬的小部份討論之外,其實還有在發達國家為人類作科學實驗的鼠兔猩猴、在第三世界為人類作運輸工具的騾駝馬象,以及本應在森林自由奔放卻被收歸馬戲表演的獅豹鯨豚……亦有篇首已提及的,仍可見於農耕工作的牛羊豬驢。與人為伴的工作動物(Working Animals)事實繁多,可被真心視為「伙伴」的,甚或想及有「退休」與「生活保障」的,少之又少──這讓我再次想起年幼時在八鄉見過的退休老牛,或者僅能稱作:老懷安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