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退役巴士再生夢

2017/2/3 — 13:36

於80年代出現的本港流動捐血巴士-取自 MAKE DAVIS-DMS Colour Scene Hong Kong一書

於80年代出現的本港流動捐血巴士-取自 MAKE DAVIS-DMS Colour Scene Hong Kong一書

【文:蔡恆壹】

香港人每日的固體廢物棄置量近9000公噸,足以填滿14個維多利亞公園,加上新界各處的高毒性電子電器「洋垃圾」等,其水土及生態污染等禍害正轉介到你我的衣食住行上。香港的「廢物」棄置量從來都是全球名列前茅。香港人習以為常做著「大嘥鬼」的例子繁多,其中一例便是政府、巴士公司及個別機構對廢舊巴士的處理手法。

貪新忘舊的育成

廣告

公共巴士已是一般香港人的必需品,曾幾何時巴士由木板椅坐到塑膠製至現時的高背真皮飛機坐椅,又由以往的推拉車窗吹風至車廂風機的「熱九」,至全部空調冷氣巴士,市民對乘坐巴士的舒適度亦漸有期望,亦同時都被養成「貪新忘舊」的思維,持「新=舒適=好」和「舊=殘=廢」的認知。大多乘客都視乘搭巴士為一種「消費換服務」而已,大家在要求舒適的新巴士之餘,又會否關心舊巴士何去何從?雖然各間巴士公司為求保持形象及避免投訴,有為車齡較高的巴士進行內外翻新工程,如更新車廂坐椅、光管或地板、車輛機械部份等,但巴士「服役」的年期受政府政策限制,往往在可正常運作下被迫提早退役。按運輸處規定本港的專利巴士只有最長18年的服役期,而自2014年2月起新登記的非專利巴士則只有15年服役期。絕大部份的「退役」巴士會被除牌,並會被巴士公司賣給拆車商送往劏車場「處決」。

那些年的「巴士再生」歲月

廣告

其實在十多廿年前,本港仍有部份退役巴士被志願團體或社會服務團隊(又稱NGO, Non-government Organization)接收作不同用途,例如用作流動捐血巴士、兒童遊戲室巴、福音教育巴、電輛廣播巴、數碼資訊巴、自然教育巴、英語學習巴、交通安全展覽巴、驗眼巴、以及供汽車機械學校提供組裝教學的「無言老師」 等,亦有其他巴士改裝成雙層住屋或貨倉等[A]…

以上的巴士被改裝「再生」,按不同機構的社會服務目標並獲資助下加設合適設備,之後可成為社會服務新一員,而經巴士公司安排及運輸署認可下,巴士可繼續持牌地在一般路面行駛,駛進大小社區繼續服務。當年其實都出現過如此百花齊放的升級改造(upcycling),展現惜舊減廢的可能。

另一方面,香港亦是全球少有以雙層作主要大眾運輸工具的地方之一,其本港的退役巴士的足跡則踏遍了中國大陸、澳洲、美國、非洲、歐洲、東南亞等繼續載客服務,亦有數以百計的退役香港巴士重返生產地 - 英國,以公共巴士、學童校巴或開蓬遊客巴士等再服役。但近十年,無奈買家們被車價較便宜的巴士生產商(如中國)介入等因素,令香港的退役巴士苦無易手外地的出路。[B]

事實上,香港亦有「老爺車行駛證」,但都只屬展覽用途並限定申請後一年內最多使用12次,並需由一些收藏家組織如香港老爺車會等提供證明,方能在路面行駛。另外亦有巴士愛好者自行向廢車場購入二手巴士作私人收藏或開放予有心人參觀,對於尋求本港古典巴士保育的朋友,私人收藏走向共享未嘗不是民間保育的好開始,但限於法例及官僚制度,此種民間集體回憶似乎未足以成熟到建立「香港交通博物館」之類的氣候。除了私人收藏外,退役巴士還有什麼「第二生命」的出路?退役巴士又如何產生更大的社會意義?

巴士升級的社會意義

有別於香港對巴士退役年期及牌照等的限制,外地的巴士公司、團體和市民能以創意和彼此協商把巴士和社會意義結合,成就不同類型的巴士升級改造,例子繁多,近如澳門改裝了一輛前九巴作社福用途「親子魔法巴士」教室,又有在英美等地改裝而成的流動科技教室、供露宿者作臨時宿舍[C]、淋浴間等[D]、亦有為偏遠社區的基層居民提供蔬菜糧食的流動超市巴士、為運輸界員工提供健康檢查的流動診所、巴士民宿旅館[E]、和以慈善目的周遊列國籌款及推廣的老爺巴士[F]。

更多的例子如在台灣、南韓、日本、英美等地改裝成路邊巴士餐廳、CAFÉ、熱狗店等的「Food bus」,或有由巴士改裝的辦公室、巴士酒店、流動酒吧[H]或流動展覽廳[I]等。2008年,有英國巴士公司亦因應南亞海嘯而捐贈退役巴士到受影響地區作公營運輸用途、而最近亦有香港的慈善團體捐贈退役的小巴至非洲作校巴使用[G],可見巴士物盡其用的可塑性甚大。

但諷刺地,上文中不少「巴士再生夢」其實是來取自香港的退役雙層巴士,香港可說是經濟上已相當發展的地方,但亦同是堅尼系數貧富差異最大的地方之一,為何是外地可如此多元地善用在本港退役的「廢舊」巴士,給予第二生命及社會意義,但近十多年本地數千輛退役巴士卻無一能在社區「再生」的新例?

環保署特惠資助 促成更大浪費

環保署以考慮城市空氣污染和市民健康為由,自2013年為全港共82,000輛歐盟IV期以前柴油商業車輛的車主提供特惠資助,資助金額達港幣114億多,鼓勵包括巴士公司在內的商界淘汰廢氣排放不達歐盟I期至I I I期的商用車,而署方亦會陸續停止讓以上級別車輛的續牌。其原意是改善路邊空氣質素和保障市民健康,製作經濟誘因促使巴士公司提早更換舊車,一般雙層巴士如車齡足16年或以上,在舊換新時便可獲政府資助達$729,900,如車齡較短由13至15年可獲$811,000,少於13年者則可獲$892,100。現時一輛12米雙層全新巴士為約$2,600,000,即約資助了巴士公司近三成的購車成本,而至2016年11月底,已有約48,400輛歐盟IV期以前的柴油商業車在特惠資助計劃下退役,約佔合資格車輛59%,以公帑資助以上金額之巨大可想而之[J]。

在車輛仍運作良好,並備有可替消耗品及零件提供下,所謂的特惠資助「環保政策」其實是一邊加快香港的巴士公司把現役車輛退役,「為換新手機一下就扔部舊手掉落地」,以環保之名貪新,加快產生廢物,如此運用公帑是否合理?提早生產的「廢物」有何社會成本?轉介了什麼給環境和生態?又向大眾展示了怎樣的「環保」姿態?

香港退役巴在倫敦擔當觀光巴士-筆者攝

香港退役巴在倫敦擔當觀光巴士-筆者攝

以環保之名的大嘥鬼

於2016年全港已登記的私家、專利及非專利巴士共有13,658輛,有不少因以上政策舊換新,如果環保只著眼於眼前舊巴士的污染問題,而不關心環境因素和研究其他解決方法,草草廢棄之,的確大嘥。把廢棄巴士所生產的污染和浪費交予拆車商,這種責任外判,巴士公司可用不同的行政理由解釋,然後再繼續年年取得某些企業社會責任奬…社會是否應在期望香港有更多低廢氣排放或混能巴士為市民服務之餘,亦應對政府部門及巴士公司在舊巴士物盡其用有更大的監察?難道把巴士舊換新,廢舊的不在眼前,就等於環保了嗎?

再者,生產新巴士所涉及的精鋼、金屬、玻璃、塑膠原料或零部件等,以及拆除和回收廢舊巴士的過程,所連帶到由生產、組裝及運輸等而生的碳足跡(carbon foot-print)及能原消耗之多可想而之。香港政府以特惠資助鼓勵商戶把旗下商用舊換新之環保政策,卻誘使巴士公司加快把現役巴士退役,卻沒有去檢視法例與時並進的空間,未有推動和支持巴士公司研究現役巴士車隊在良好狀態下物盡其用,卻鼓勵舊換新,然後對廢棄巴士所出現的浪費和污染則「唔關我事」,此種態度實令環保的原意本末倒置。

哪裡容得下一輛巴士?

以上是其中一個主要因素令近年再見不到本港的公益機構接收或改造本港的退役雙層巴士。就連政府部份都寧用每部數百萬至千萬去購置全新單雙層巴士或貨車,以改裝成流動健康檢查車、圖書館或防火教育等。近日,全港共有16輛全新的美食車陸續於旅遊景點開業,其改裝花費不菲,有申請者曾考慮過使用較低成本又富本土特色的老爺巴士,但都受制於廢氣排放標準、改裝車輛及路面限制,退役巴士無法「再生」。

在錢多、官僚問責制度、本港政策落後和民間力量不足下,巴士公司把巴士退役及取消車輛登記 ( 俗稱「釘牌」),安排送往拆車場後,便可取得以上資助。所以本可回復良好狀態的車輛便在有本地改裝技術、有零件、有科研可能下一一提早退役被「肢解」,而另一方面我們卻以巨額資助巴士公司購入另一輛新巴士,一棄一購,環保從可談起?。

而各社福機構近年亦因「土地問題」及服務計劃零散合約化下,難以找尋合適而固定的地方放置不能動的雙層巴士,轉而購買簇新的小巴或單層中型巴士等作流動診所/圖書館/教育車等用途,這反映各機構在處理營運上採取易 捨難的態度,並少有介入環保/污染議題的觸覺和使命感,難道社福界就不需回應全球氣候問題,城市人浪費和污染的問題嗎?社福界又是否應多「落地」和敏感於本港近年的土地、環保、發展議題而產生的社會問題?又是否可由惜舊減廢為出發點,令現有的社會服務結合共享社區、創新共融等的點子?社福界的朋友請考慮一下。

巴士「保舊再生」的活例子及建議

環保署的政策無疑令香港有更多車輛達到最新的歐盟廢氣排放標準,但其實除了把車輛舊換新,還有沒有其他可行的方法?現時本港容許私家車、電單車及小型貨車更換原廠引擎,但對其他商用車輛如專利巴士卻一律不接受,此種不利商用車物盡其用的一籃子偽環保政策,在今天車輛維修技術成熟的香港,理應盡快檢討。

借鏡英國,該國容許不少老爺巴士透過更改引擎和機械部份為巴士「再生」,同一部巴士使用三數十年後,翻修及更換上較新型符合歐盟新廢氣排放標準的引擎又是否可行?例子如自1956年開始生產的倫敦老爺巴士AEC Routemaster,當時生產了達二千八百多輛,在城在郊生生接送搭客後,仍有不少此款的巴士持古典巴士的外貌,底蘊卻是使用近年的歐盟五或六環保引擎,仍在今天的英國路面行走,部份改裝如上文所述的各種用途,維修至內外如新狀態良好,吸引著國內外的遊客前來「追星」。近月,這批巴士亦加入其他老爺巴士支援倫敦市地鐡(tube)員工罷工工潮,回應大眾的臨時運輸需要。[K][L]

當然在我們亦需考慮改造的技術支援和成本,雖然巴士在服役期間有定期及按需要進行清潔、保養及維修,而近數十年香港巴士的生產物料和科技都已大躍進,車體結構耐用度高。但社福團體在申請退役巴士時,亦需考慮以下:首先是用途是否需經常出入大小社區而可能受路段面積限制?如是,建議可申請車身較短的巴士,或甚至單層巴士。

本港現準備退役的雙層巴士的一般長闊高約為9.9至12米、2.5米、4.2米,而單層的約為10.6至12米、2.5米、3.3米,所以最好按所需尺寸安排一個有蓋而設良好保安的停泊點,再者是安排技術支援以定時檢查巴士機件及車身狀態,進行改裝的同時亦應預備額外各式零件,而防水、防銹、改裝供電、通風系統的設計亦需處理[N][P],最好需取得巴士公司或本港的旅遊車身工程公司的支持及參與,但部份較簡單的工序如拆除車廂原有坐椅、為車廂加裝內部的木材小工程、清潔和佈置巴士內外等,或可聯同服務對象參與,甚至促進其設計整個巴士再生的意念等,意義會更大。  

城市廢氣形成的多種因素

除了巴士公司,其他商用車(的士、小巴、大小貨車,中港客運貨運重型車輛等)亦應做好現役車隊的管理和維修技術,不少商用車的保養只是令其繼續「行得走得過到骨」,意思是在每年車輛需續牌時才做基本維修,甚至暫時裝上合格配件以求過關,早年更有驗車公司與車房涉安排「黑驗」,容許不合格車輛在驗車通過測試的不法行為,有關當局在缺乏驗查及抽驗下,曾令「墨魚車」在港大行其道…要是公司有志令車輛常保持最佳狀態下運作,可達到延長機件壽命、節省燃料之效。再者,香港在高速發展之下,地產項目如插針式在城鄉高樓臨立,在缺乏約制及規劃下,屏風樓不停出現,亦令周邊環境的廢氣難以消散。

巴士升級新機 再思何謂「環保」

可喜的是,於2016年底, 九巴向大小的非政府團體邀請示意會否有意申請[M],捐贈的二手/退役單層及雙層巴士計劃,雖然在現時香港法例下應難以使退役巴士可如外地巴士般多元地活化,但此舉的確對社會作出一種正面示範 - 就是「減廢、活化、重用」,當然活化的目的在何,改裝的過程又如何做好安全、低碳、有社會意義等,仍需社福界好好研究,並應串連機電工程界、教育界、藝術界等朋友合作,好好把握機會,以創意、減廢、升級改造的意念,結合各機構本身的資源與服務理念,回應社會需要。

按香港天文台的數字,2016年12月的平均氣溫19.6度已較正常數值的17.9度高出1.7度,是自1884年有記錄以來12月份的第三高,而2016年是全球科學家公認平均歷來溫度最高的一年,二氧化碳濃度遠超工業革命前的水平。氣候轉變所導致越多的極端天氣已是不爭的事實。在「大嘥鬼」的日常下,希望社福界及各界朋友好好把握以社會服務目的使本港巴士再生,與服務受眾以至大眾實踐惜舊減廢,促使社會對環保與減廢有更多討論與思考,對人為污染的惡果採取補救行動,實在刻不容緩!

(編按:作者於2月4日修訂了文章部份內容)

(作者簡介:關心本土生活,失心荒誕日常,醉心人本公義社會的一個平常人。筆者為香港政策透視執委。)
 

參考資料:

[A]

中華巴士紀念館(網頁)之退役巴士資訊

[ 感謝資深巴士愛好者制作以上網頁整理出香港退役巴士的出路! ]

[B]

[C]

The Ark Project

[D]

Taking Radical Hospitality to the Street

[E]

(Bus Hostel) The Big Green Bus

[F]

Routemaster Bus Charity Run

[G]

國際十字路會-安排捐贈小巴至非洲

[H]

英國老爺巴士酒吧

[I]

前香港巴士 流動展覽廳

[J]

柴油商業車輛的特惠資助

[K]

倫敦老爺巴士於地鐵罷工期載客

[L]

Routemaster : Goodbye London, Hello World.

[M]

 (九巴)舊巴士及退役巴士捐贈

[ 利益申報: 筆者與以上巴士公司沒有任何利益關係 ]

[N]

School Bus Conversion Project

[P]

Double Decker Bus Conversion to Mobile Hom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