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送羊迎猴 一代宗獅

2016/2/8 — 11:17

發仔喜歡跳梅花樁,但要在二至三米的樁上跳躍自如,一點也不易。

發仔喜歡跳梅花樁,但要在二至三米的樁上跳躍自如,一點也不易。

【文:張靜文;圖:香港電台】

鑼鼓喧天,醒獅獻瑞。舞獅被認為是驅邪避害的吉祥瑞物。獅頭採青,威風凜凜。但藏在獅頭背後,有多少人知道,有一位配角,在獅頭的背後的黑暗中默默配合?

每逢農曆新年、重大慶典或新店開張,舞獅表演都是受歡迎的表演項目。發仔(劉潤發)是姜氏金龍醒獅團的核心成員。他由入中學開始接受舞獅訓練,至今13年。花名發經理的他,負責管理醒獅團的大小瑣碎事。

廣告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發仔當年12歲開始接受訓練,只能執拾製服、海報、搬梅花樁等粗活,兩三年後才有機會接觸打鼓。但因學習進度慢,學了3、4年才能背好鑼鼓鑔的鼓點節拍。「覺得很痛苦,左右手永遠配合不了,所以無法進一步學獅頭獅尾。」

獅子,近在咫尺,但又遙不可及。

廣告

發仔日夜練習跳梅花樁,因為在梅花樁上他得到最大的滿足感。

發仔日夜練習跳梅花樁,因為在梅花樁上他得到最大的滿足感。

發仔的師傅大姜、二姜和三姜,九十年代初創立姜氏醒獅團。弟弟三姜(姜偉池)小時候也是打鼓出身,雖然一般人會認定舞獅頭的人最厲害,獅尾較差,打鑼鼓鑔的更次要。但在他的角度,只要能參與其中,任何崗位也是最好的崗位。

當年,姜氏三兄弟回到父親留下來的獅舘,只剩下一個爛獅頭和一個爛鼓,三兄弟咬緊牙關,由零開始。為了重振旗鼓,三姜放棄薪金優厚的工作,三兄弟傾盡儲蓄買新獅頭;為改變獅子的形象,他們買下喜慶的金紅獅頭,不惜被師叔伯唾罵欺師滅祖。三兄弟跌跌碰碰間,將獅頭撐起。

經過6年磨練,發仔終於登上獅頭位置。「一開始真的很高興,但高興了兩分鐘就完了,因為獅頭實在很難控制,很難表現出獅子的喜怒哀樂。」可惜才剛剛掌握舞獅頭要訣,就遇上了阻礙。發仔的身量漸高,不再適合當獅頭,被師傅二姜勸說轉當獅尾。發仔只能拋開以往的包袱,從頭學起。

經過6年磨練,發仔終於登上獅頭位置。但因身高問題而要轉做獅尾。

經過6年磨練,發仔終於登上獅頭位置。但因身高問題而要轉做獅尾。

梅花樁上可站立的圓盤直徑只有30多厘米,而樁卻高達2至3米,挑戰人類對高度的恐懼。發仔努力克服高度之餘,更要舉起一個60公斤的運動員在梅花樁上跳躍自如,一點也不易:「我手上拿著的不是一包米,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兩人經常會失手墮地,有一次甚至要師弟攙扶下樓。

跌過,痛過,才會進步。

跌倒是每個舞獅運動員的必經階段,當初發仔訓練時滿身傷痕,會穿長袖衣服怕媽媽發現,有時更謊稱跌倒受傷。但怎會瞞得過日夜相對的媽媽?一次追問下,兩母子終於坦誠相對。

三姜覺得不論獅頭獅尾或打鼓,只要能參與其中,任何崗位也是最好的崗位。

三姜覺得不論獅頭獅尾或打鼓,只要能參與其中,任何崗位也是最好的崗位。

「但我媽媽最不開心是大時大節永遠見不到我。」新年四處都是舞獅表演,但發仔媽媽多年來的新年都看不到兒子。發仔新年有多達200多場表演,根本抽身不了。有些親戚拜年時會怪責發仔媽媽縱容兒子:「舞獅?壞人來的!肯定是黑社會!」

有色眼鏡在每個年代都存在。他們付出汗水,卻得不到應有的尊重。

舞獅雖然是中國傳統國粹,但在六、七十年代時,卻同黑社會、打交、收陀地劃上等號。三姜小時候在街市舞獅被老師遇見,老師卻在年假後,在同學面前說:「同學們小心姜偉池,他是舞獅的,黑社會來的。」三姜深感難受。長大後他決心要改變醒獅的形象,苦練技術屢獲殊榮。多年後更獲母校邀請他回校開辦醒獅課程。

努力苦練,只求一勝。發仔和師兄弟參加一年一度的醒獅比賽,勝出者可代表香港出戰,於紅磡體育館迎戰馬來西亞、中國、台灣、美國等地的勁旅。但發仔數月前出戰台灣時失手,會否影響他今次比賽的信心?他又能否為醒獅團爭光?

大城市小角落,有人的地方,就有舞台,在人影交錯之間上演著一幕幕人生劇場。劇場中有人站台前,有人居幕後;有人擠身中央,有人游走兩旁;在掌聲灑落主角身上的一刻,可有人在意那些站在聚光燈柱外,默默支撐著每幕演出的一群配角;他們有些窮盡半身,與主角擦身而過;有人無心插柳,卻被命運選中。

一連十集的香港電台電視節目《香港故事 ── 最佳配角》,十個人物帶觀眾看看「配角」的故事。第十集【一代宗獅】將於2月8日(星期一)晚上7時至7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 及亞洲電視本港台播映;港台網站tv.rthk.hk 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敬請密切留意。

發仔能否克服恐懼,勝出比賽為醒獅團爭光? 

發仔能否克服恐懼,勝出比賽為醒獅團爭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