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麼近那麼遠

2015/4/14 — 11:32

星期六早上,我和葉朗程對話的場景,其實是這樣的,我和他之間是查映嵐,她的電話和録音筆。地點是我的 office。(見圖!)

查小姐說得對,我和葉先生很多方面的確價值觀都很不同。而葉先生昨天的情陷夜中環也說我們簡直是兩極、沒有 common ground。「就好像一個小農夫和大地主一樣,我們有着迴然不同的背景,天南地北的原則,完全沒有交滙點的立場」。但 strangely enough,他說:「儘管中間存在着最遙遠的距離,我們竟然清清楚楚看得見對方。」說得好!我們的「不同」和「認同」在整段對話中「過癮地左穿右插,交織出相逢恨晚的驚喜。」

廣告

查映嵐要寫的這一篇「葉朗程和何式凝」的對談文章,我也十分期待。我跟很多人都有這種感覺:大家「存在著最遙遠的距離」,但有多少時候能「清楚地看得見對方」呢?(而且我們都能看見對方的性感!)。這次的對話,的確是十分好玩,to say the least。他很 open, 有問必答,夠快!

廣告

末了,我問他:「你願意為改善男女平等做些什麼?」你猜這樣的一條仔會怎樣答?他給了一個我永遠不會忘記的答案!即使是他的粉絲,我想也不能想像他的快人快語可以去到幾盡!

所以,無論他是否有張智霖那麼靚仔,我還是很高興能這樣認識了他,至於「相逢恨晚」這四個字,我還是想留給長毛。

我和未來民主大學的新書分享會,也是探討這種時遠時近,不可明狀的関係和當中的 politics。我和陳景輝,黃健偉,小小老師算是很合得來的朋友,才會想到要一齊。但一場雨傘運動,把我們衝到「散晒」,這本「雨傘政治四重奏」的寫作,背後的一切,也正如所有人在運動中的合作,絕不容易,真的是嘔心瀝血。

「雨傘的彼岸, 這麼近那麼遠」!很喜歡這個新書發佈會的名稱和代表的情懷, 希望大家能踴躍出席,討論何謂雨傘政治。我們每人請了自己心目中最重要的讀者來做回應,我邀請了俞若玫。如果葉朗程不是那麼神秘,要把他的様貌和聲音都收起來,我或者也可以請他來一唱一和。無論如何,葉先生和所有因各種原因未能出席的朋友,希望你們會在4 月 22 號在書店找我們。謝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