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麼近,那麼遠

2015/3/17 — 16:33

世事總是被某種磁場影響著的,而往往我們就是這種磁場的掌控者。

單身良久,身邊人總問我究竟要找個怎樣的男人,我說很簡單,只是要一個待我很好很好,而且支持我畫圓點的人。看似簡單,實則難過登天!首先能夠做到我所說的「待我很好很好」,單單靠愛是不夠的,那還必須是一個很體貼細心的男人才會懂得如何善待一個女人,否則,那將需要更多的愛才能令對方明白如何待我好。而最後一個關口卻是支持我做創作,在香港,找不到。

剛來倫敦不久,就總有個人間中來個短訊,噓寒問暖。但那時卻覺得他煩,我不回覆,他過幾天又再接再勵,如是者維持了好幾個月。直到那次,他說土耳其男人比意大利男人更懂女人,於是他就背負著「土耳其男人」的名義說:「我們約會,你就會明白。」我好奇,就應約。

廣告

結果,應約三天後他就成為那個待我很好很好,而且支持我畫圓點的男朋友。

原來,磁場一早已把他帶到門前,敲了無數次門,而我這個麻煩女人則一直不肯開門。幸福,原來真的可以這麼近,但要是我當天連開門縫探究的一步也不做,幸福或許真的會走得很遠。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