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8/1/1 - 13:47

連儂牆上說希望

布拉格「連儂牆」,是一道變幻的牆,隔年、隔天再去,塗鴉不一樣。

「連儂牆」的規矩,正是沒有規矩,任何人走過,只要你帶備顏料,就可以大筆一揮,蓋過別人的心迹,隨便畫上自己的作品,主題隨意,卻有脈絡可尋,也總是色彩斑斕。

1980年,約翰連儂遇刺身亡,布拉格青年在一幅牆上塗上紀念畫作,自始塗鴉一發不可收拾。當年捷克仍是共產黨管治,視西方音樂如小資毒草,披頭四的歌詞,宣傳和平、希望,叫人相信自己、敢想敢做;簡單來說,就是崇尚個人自由,自然被大獨裁者視為危險思想、外國勢力入侵。

廣告

1989 年東歐變天,連儂牆未變,只是多了遊客朝聖。牆上墨寶,天天新款,都是披頭四歌詞與勉勵字句。這天,牆上一字 ‘curiosity’,提醒人們,不要成為機器的齒輪,在生活重擔中埋沒自己,睜開眼,保持好奇的赤子之心。那天,一句 ‘Dream and Believe’,叫人懷抱希望,敢於夢想。

共產黨倒台後,大愛左膠劇作家哈維爾登上捷克總統寶座,百廢待興,舉步維艱,既得利益者反撲。他當年管治團隊常形容,「把魚煮成湯很容易,我們現在要把魚湯變回一條魚」。

哈維爾說過:「所謂希望,不是信有明天,事情會得成正果,而是不管順逆,確信所做的事有意義。」

不幸地,我們需要時刻提醒自己。2018 年如是,往後的日子,順流逆流潮起潮落亦如是。

改天又來,牆上多了幾句 Imagine 的歌詞。這天的連儂牆特別嘈吵,賣藝者懶理遊客的喧鬧,安靜地唱一曲,我掏盡了身上所有零錢;他唱着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的時候,我們交換了一個眼神。在對的時間,對的心情,唱對了歌,連儂牆有魔力。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無權者的權力,活不出的真實

連結:潮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