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文學習血淚史之三:化身「留德華」和死淨把口的真正意思

2016/9/14 — 20:45

德文的發音,算是容易學(圖:歌德學院)

德文的發音,算是容易學(圖:歌德學院)

這個中大的課程如果用CEFR的分類,估計是屬於A1水平的課程。我一向覺得這個等級制度有一個問題:它不能獨立地描述一個人的不同能力,不但是讀寫聽説這個分類,語言還有很多不同的範疇,比如說語法,詞匯,句式等,而每個階段,都可以有不同的強弱項…

這個“初學者”等級的課程有一個極重要的功能:讓大家可以學習德文的發音系統,這可說是我在這個課程内最重要的得著,因此雖然我有時候認爲傳統課程未必照顧到所有學生的需要,我還是極度强烈建議初學者通過基礎班,把德文的字母讀法和發音系統快快學好,而這不是自己看書可以看回來的,老師的真人發音永遠是最容易跟隨。

廣告

在上這個基礎班的時候,幸運地我覺得德文的發音頗容易,一來他跟普通話拼音有相似性(比如説轉元音ü的讀法就跟普通話的韻母一樣),而且響音都是發同一個音(這其實也屬於膚淺甚至錯誤的認知)。當時女友家人從德國來港探望,順道一家人旅行一下的時候,知道我在讀德文,也帶了一本德文童話書給我當作手信。

我當時根本就不懂得書入面那些生字的意思,但是上了基礎班,知道字該怎麽讀,就一字一句根據德文的讀法慢慢朗讀出來。雖然身爲初學者,會常常用英文讀法讀錯那些轉元音,即äöü等字母,但是我當時已經覺得真的好神奇,爲甚麽我才學了幾堂的德文,就可以大概朗讀一本童話書入面的内容,而其他人又能夠明白我在說什麽(唯獨是自己不明白)。自此我就算遇到不懂的字,都會用比較調皮誇張的德文讀法讀上一次。

廣告

有時候我直頭不管那個字是德文,英文,到底有沒有正確德文的讀法,也會玩著玩著來讀,竟然也把一些德國人口音玩出來。

提起童話,不得不提的是格林兄弟的小紅帽,經典德國童話

提起童話,不得不提的是格林兄弟的小紅帽,經典德國童話

到往後來到德國,竟然能夠騙得上幾個德國人,以爲我是在德國長大的”華二代“…且慢,我不想自誇,沒有口音,衷心跟大家說,這不是值得自豪的東西,這反而是一個詛咒!因爲這個所謂的華二代假象,往往在幾分鐘的對話後便會灰分湮滅:

我雖然沒有典型的中國人口音,但是在超越自我介紹,簡單對話的層面之後,很快便會因爲犯上語法或是用字的錯誤,因而立刻穿崩…老實說,一個初學者如果沒有口音的話,跟粗心的德國人溝通是特別痛苦的。因為德國人有時候會比較小心,不會因為看見你是外國人的外貌而判斷你是德文的初學者,大家都知道,德國的文化多元性高,有很多在德國出生的非德裔人士,他們不是白種人,但是是土生土長的德國人。所以唯一給他們分辨的方法就是通過你的德語水平(可是到此時此刻還有德國人一看見我中國人面孔,不聽我說一句話,就立刻跟我說英文...)。

如果你的德語水平其實很低,最好不要花太多心機,嘗試把自己的口音完全糾正過來。

有看足球的朋友都知道,德國球員奧斯爾是德國人,但是有土耳其家庭背景和血統
(Von Steindy (talk) 11:56, 27 June 2011 (UTC) - Eigenes Werk, CC BY-SA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15633277)

有看足球的朋友都知道,德國球員奧斯爾是德國人,但是有土耳其家庭背景和血統
(Von Steindy (talk) 11:56, 27 June 2011 (UTC) - Eigenes Werk, CC BY-SA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15633277)

雖然聽起來很反智,但是自己的經驗卻是如此:有些德國人在聽你說了幾句德語後,因爲你沒有重的口音,便以為你是這裏長大的本地人,便有可能會完全不照顧你的德語水平(這是無心之失),一輪嘴口沫橫飛地想跟你痛快暢談,初學者自然不能理解。這個時候你要堂而皇之地跟他說明:雖然我的口音不是典型的中國人,但是你說得太快了…我還是德語初學者,可否說慢一點?可得大費周章。其實如果講者口音不影響溝通,我覺得有口音正常不過,甚至覺得幾可愛,畢竟這是一個人出身的印記,自然地顯露出來,並無不可。

我是在一零年Quit中大到德國讀大學,開始做”留德華“的生涯。當時也有很多考慮,不過還是很快下決定…如果扯到“應否到德國讀書”這個世紀命題,恐怕需要寫一篇洋洋灑灑的萬字長文,網上也有很多朋友分享過自己的經驗,所以在此不談。最重要的是,我的學習德文之路,在半年之後就接到去德國的國土上面。

無可否認,在德國學習德語,肯定比身處其他地方快,但也十分痛苦,因爲這無疑就是把自己抛到冰水當中,要麽你就凍死其中,要麽你就脫胎換骨地爬上來。

第一年其實就是花了來出盡全力學德文,感受一下德國的生活,可是一年過去了,根本還未有能力流暢地講德文。而德文能力不足,不是一個獨立的語言能力問題,而是會確切地影響到生活每一部分。我記得在入學注冊的第一天,學校登記處的小姐就用一個冷冷的“Nein”字去否決我那句十分有禮貌的"Can you speak English?"。

而當初我住在海德堡,每日要乘電車火車到曼海姆上學,聽不懂班次變動的廣播或是看不懂告示牌上的提示,就會令人呆等幾個小時,或是錯誤地乘上一班通往月球的火車…

DB, Deutsche Bahn,德國鐵路,極大部分學生都對德鐵又愛又恨...

DB, Deutsche Bahn,德國鐵路,極大部分學生都對德鐵又愛又恨...

不過最令人難受的,是理解和表達的巨大差異。日常生活的閲讀和聆聽,内容上我有很大部分是明白的,可是我就總是說不出口。讀書從來都不是我的强項,考試成績也是十分一般,唯獨是會考和高考的中文説話這一份考卷,小弟可以力爭到難得的5*和A的佳績,即是假設在香港我要用廣東話跟一百個人討論的話,我有機會可以拗贏九十五個人。可是來到德國的第一年,我就意識到從暢所欲言侃侃而談到近乎有話說不得那巨大的落差,感嘆地說:『死淨把口』這個講法其實是錯的。

能夠有把口可以用,不能說是『死淨』,因爲一條三寸不爛之舌可以帶給你很多好處。沒有『把口』可以用,任你滿腦子多少驚爲天人的想法,表達出來的句子比一個在牙牙學語的兩歲小朋友還要難理解,才是比『死』更難受。

這一個障礙性的時期,可以令人十分沮喪,學德文的朋友務必記住,每個人一開始都有一段“撞墻期”,爲時大概一年左右,長度視乎學習的密度和語言能力而定,這一年内,任你花多少力氣,你都發覺自己組織不到一句令自己滿意的句子,每說一句話都會犯很多錯誤(不是不自覺地犯錯,而是犯了錯誤之後,你立刻都自覺),這往往令人感到十分泄氣,不過不管多泄氣也好,一定要堅持下去(先繼續多讀文字,繼續聆聽),一跨過了這個撞墻的階段,往後就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而第一次跨不過這幅墻的人,往後學習的動力很容易會點滴溜走,真正去定義一個“懂得說德語”的人,他不得不先成功跨過這一條綫。

這條學習難度的曲綫,每個人都不同,而每個人最强的範疇,也可以不一樣。再深入談下去的話,便是講學習德文的技巧,要往後另開技術文來集思廣益才行,在此主要想鼓勵正處於這段不得寸進,“Kick住Kick住”的階段的朋友,不要放棄,是如此容易的話,小弟便不會叫這個連載系列爲“德文學習血淚史”了!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