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進退與往來之間:當我們談論探戈與愛情

2017/4/6 — 8:41

將探戈比作愛情,或許並不令人感覺陌生。探戈是試探的、即興的、你進我退彼此唱和的;愛情,恰巧也是這樣。

探戈與古典芭蕾相比,少了些規矩;與華爾茲相比,又多了些剛硬與豪爽。如果說法蘭明歌舞的明媚與哀愁流淌在西班牙人的血液,那麼探戈則可以說是極其鮮明地呈現出阿根廷人濃烈似火又繾綣如水的性情。

說探戈繾綣如水,因為它變化多端,難以拿捏形狀。說它濃烈似火,是因為男女舞者之間時常擺出衝撞甚至對抗的姿態。其它舞種的舞者相伴共舞時,要麼雙目含情,要麼身體緊貼親密,而跳探戈舞的男女呢,往往一臉嚴肅,甚至刻意拒斥目光交流,更強調彼此之間挑逗甚至近乎挑釁的衝撞與張力。

廣告

如果我們看多了「王子與公主從此幸福快樂生活在一起」的愛情童話,不免會質疑:這哪裡像是美好又甜蜜的愛情?但在我看來,探戈舞步與旋律飽含的緊張刺激與捉摸不定,或許正是愛情最讓人嚮往的模樣:過慣平凡瑣碎生活的男女每每期待一場勢均力敵、願賭服輸的激情對抗,於生之羈旅中,偷得片刻肆意歡閑。難怪阿根廷詩人波赫士說:「探戈是孤獨者的三分鐘愛情。」

我盡可以說自己愛看探戈,或者說,樂意透過探戈一窺凡塵男女的愛情滋味,但這種一時興起的熱情與阿根廷作曲家皮亞佐拉對於探戈綿延一生的愛戀相比,總顯得太輕太淺。皮亞佐拉愛探戈,從他十七歲那年首次踏足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土地,甚至更早些,從他十三歲在紐約初見探戈之父 Carlos Gardel 時,便已萌芽。

廣告

在之後的半個多世紀裡,這位意大利裔作曲家兼手風琴演奏家共寫下超過 1,300 首作品,其中以「探戈」命名的有 300 多首,而那些雖說沒有以此命名的作品,究其本源,聽其意味,仍大多在探戈的語境中恣意鋪展。為五月十二與十三日香港管弦樂團兩場音樂會揭開序幕的,便是皮亞佐拉筆下的經典探戈旋律。

年輕時候的皮亞佐拉曾一度希望擺脫探戈的框限,卻被老師勸阻:「你為何要模仿別人的聲音?」多次嘗試與探索後,他發覺若在探戈旋律的基礎上揉入古典音樂、爵士甚至現代音樂的元素,便可免於因循舊有程式與風格,也能藉由不同語彙的交往互動,找到屬於自己的音樂表達。說到底,探戈舞蹈與音樂試圖解釋的,不正是互動與往來之間的魅力嗎?

這位生性叛逆不羈的藝術家曾經比較過女人與探戈之於自己的意義,然後得到這樣的結論:「音樂更勝於女人,因為你可以和女人離婚,和音樂卻不能。」皮亞佐拉為傳統探戈與現代音樂的結合,做出了無法忽視的貢獻,這又何嘗不是一種義無反顧且深沉的愛呢?因了愛,於是不想固限所愛,想任它發揮舒展,任它自在生長。似乎,探戈的舞步與旋律中,蘊藏的不僅僅是男女之間撩動的、欲言又止的情愛,還有更形而上的、關於理想的愛戀與依傍。

--

太古輕鬆樂聚系列
激情探戈
12 & 13-5-2017 星期五、六 晚上八時
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節目
皮亞佐拉
經典探戈音樂

皮亞佐拉

班多紐手風琴協奏曲─「阿空加瓜」

源自南美阿根廷的探戈舞姿撩人,音樂激情澎湃,是晚港樂將會在探戈舞者的點綴下,演出阿根廷作曲家皮亞佐拉創作、具爵士風及古典音樂元素的新派探戈音樂。技藝高超的手風琴獨奏家Ksenija Sidorova獻上班多紐手風琴協奏曲,與樂迷共度一個浪漫迷人的南美之夜。

(本文為立場新聞X港樂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