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遊樂場看世界

2015/9/21 — 13:32

London Eye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London Eye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我想去看世界。

Joseph Cornell  把幻想中的歐洲,放進木箱內。酒店、風光、風土人情、天文地理,統統放在木箱中。

沒有那樣天馬行空的想象力,看世界,我衹有身體力行。

廣告

他說:「倫敦是個倘大的遊樂場。」

我說:「倫敦是個鬧情緒的女人。」

廣告

早上太陽伯伯還在揮手,穿上簇新的白色便服鞋去大英博物館,打算以眩目的白,去膜拜 Leonard 、Dürer、 Otto Dix、 Jasper John 的「銀與金」。怎料太陽伯伯轉眼便被黑雲所蓋,然後是傾盤大雨,那雙眩目的白添了點點的灰。

倫敦的天氣。

巴士經過 King’s College,在校友的海報見到 Virginia Woolf,才知她畢業於倫敦英皇書院,她說:「you cannot find peace by avoiding life」,好吧,倫敦的天氣,既來之則安之。

Woolf 又說要寫小說,成為才女,必需要有私己錢,及自己的房間。

Judy Chicago 說:「我是女性主義者,女權就是人權。」在 Picaddilly 附近的畫廊,芝加哥女士跟我談她的展覽以及女權,侃侃而談在 60、70 年代作為女性主義藝術家的遭遇。她說:「我不 go with the flow,是 flow 在跟隨我。」以為女人總是感覺先行,go with the flow,頃刻語塞

他說:「展覽像個賣物會。」或許女權背後也有很多考量吧,包括名譽、金錢、ego ⋯⋯

那人權背後有沒有其他的考慮?經過英國皇家藝術研究院前園,看見艾未未的《樹》時,我在這樣想。沒有去看艾神的展覽,說要看世界,要看些不常見的。

去看 Joseph Cornell 的 Wanderlust。Cornell 終身沒有離開過紐約,通過無數次幻想的旅程,將景物放在木盒內。人們驚嘆他足不出戶,卻有博大的世界觀,我卻看出那個木盒子的侷促。“Wanderlust : noun, a strong desire to travel.”慾望如此強烈,怎能「諗咗當去咗」。

電影 《The Hours》內  Virginia Woolf 對丈夫 Leonard Woolf 說:「This is my right; it is the right of every human being. I choose not the suffocating anesthetic of the suburbs, but the violent jolt of the Capital, that is my choice」,寧死也要離開養病的鄉郊,回到倫敦。

他說:「倫敦是個倘大的遊樂場。」

他回去了,我留在遊樂場看世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