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達少跑大賽得啖笑

2015/4/9 — 18:09

資料圖片:騎師韋達 / HKJC

資料圖片:騎師韋達 / HKJC

韋達,一個廣為香港馬迷熟悉的名字。其支持者認為他是「贏馬機器」,因為他由2000/2001至2012/2013年度馬季連續十三次成為香港冠軍騎師,「也是唯一在港勝出逾一千場頭馬的騎師」(直到目前為止),兼在2002年、2007年及2008年三奪香港國際騎師錦標賽冠軍 (香港賽馬會2013)。熱血馬迷稱他為「廢達」,因為他大多數的頭馬均是以策騎實力超級的馬匹取得(以單場計),一旦同場有兩匹或以上實力不相伯仲的馬匹,或臨場出現短兵相接的情況,韋達成為落敗一方的機率極高。

筆者認為,「廢達」這個稱號,未免過於刻薄。韋達能夠連續十三季成為香港冠軍騎師,自有其獨特優勝之處。例如他以長袖善舞見稱,不少馬主和練馬師均願意將實力座騎交給他主轡。蔡約翰(John Size)在2005/2006、2007/2008、2009/2010及2011/2012年中,便與韋達多次合作搏殺得手,成為這些年度的香港冠軍練馬師。「In Whyte & John Size, We Trust」,一度是香港馬壇的佳話。

廣告

另外,由於韋達手握多匹實力座騎,所以他有時在陣上只需例行公事地推騎馬匹至終點便足以取勝,姿態輕鬆的程度令人嘖嘖稱奇。著名賽馬節目賽事評述員廖浩賢和《賽後你點睇》主持之一張美德均把韋達輕鬆推騎馬匹的動作命名為「曲尺手」。

以量判質過於膚淺

廣告

但單憑贏馬的數量,並不足以印證一名騎師屬於國際頂級的好手。事實上,韋達彪炳的戰績主要是在無風無浪、無擠無阻的情況下取得。若在下雨的環境下出賽,其跨下的實力份子的失準機率也遠較平日的高。故他又被稱為「達少」,主因是有部分馬迷諷刺他為「少爺兵」,無法經得起風浪的考驗。更核心的問題,是韋達一方面嘗試建立「馬壇霸權」,另一方面常在大賽表現失準,堪稱「定律」。

韋達大賽失準定律

「韋達大賽失準定律」,指的是他經常在重要的賽事中有異常的表現,或把馬匹放得太前、太快,或無緣無故令馬匹全程在外疊競跑,或策騎後上型的馬匹時,沒有及時將馬匹移出外欄衝刺,導致馬匹在末段受阻,無法跑出應有的水準。這與在普通賽事中,取位機警靈活的他完全判若兩人。

對韋達大賽失準定律的最有力反駁,可能是香港賽馬會對他的官方簡介:「曾夥拍『原居民』、『倫敦新聞』、『奔騰』、『包裝大師』、『特區之星』、『好利威』、『雄心威龍』、『精彩日子』及『大運財』等名駒勝出多項香港一級賽。他亦分別憑『極品絲綢』(2010年)、『陽明飛飛』(2012年)及『事事為王』(2013年)三度勝出香港打吡大賽。在2013年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日,韋達分別憑『事事為王』及『精彩日子』摘下香港盃及香港一哩錦標」(香港賽馬會n.d.)。另外,在2014年12月5日,他「策騎由華禮納訓練的『魔力蹄』」,勝出在澳洲舉辦的京士頓城經典賽(成報2014年12月6日)。

然而,這樣的官方簡介不但將事實過分簡單化,而且有與事實不符的部分。翻查記錄,韋達跨下的「特區之星」只曾於2000年3月11日勝出當時的香港二級賽百週年紀念盃,其餘七次悉數落第而回,當中包括於2000年10月1日遠征日本短途馬錦標大敗給頭馬10-3/4馬位。「包裝大師」在全盛時期未曾遠征、未曾勝出國際一級賽,只屬一線中的本地一級賽的爭標分子。由他策騎的「好利威」,在全盛時期只曾奪董事盃這項香港一級賽錦標,三次跑國際一級賽卻只以第二名過終點,當中包括在2006/2007年度馬季兩度以大熱門身份埋門短兵相接敗給對手。牠與前馬王「好爸爸」的較量亦處下風居多。「極品絲綢」和「陽明飛飛」兩匹香港打吡盟主自身實力有限,無法替韋達贏得國際一級賽。兩匹馬均只維持一年高水平便告走下坡。這更大程度上是反映這兩屆打吡的水準較低,而韋達在水準較低的賽事中回復正常的表現。

韋達大賽失準定律的最有力佐證,是他在2011/2012年度馬季三度夥拍前馬王「雄心威龍」挑戰國際一級賽落第而回(雖然他在2010/2011年度馬季憑此駒贏得愛彼錶女皇盃),其中在國泰航空香港盃和寶馬冠軍一哩賽均以第4名過終點。在寶馬冠軍一哩賽後,「雄心威龍」的練馬師與韋達在媒體中隔空搏火。明報馬評人惹愚(2012年5月14日,A33)把事件記載如下:

「[2012年5月6日]『雄心威龍』於冠軍一哩賽敗後,英文報章把苗禮德的不滿,報道得甚是詳盡。苗禮德之所以不滿,是因為原來賽前他已千叮萬囑,叫韋達陣上別把『雄心威龍』置於內疊,減低這匹馬王在直路上困守馬林的可能。英文報章把韋達的回應,也報道得甚是詳盡。韋達說『雄心威龍』終要走在內疊,乃際遇使然,情非得已,他對於苗禮德的指摘,頗有微言。」

雖說「雄心威龍」沿途的際遇令韋達沒有太多的走位選擇,但資深馬評人卡洛斯早在「雄心威龍」於國泰航空香港盃落第後,於直播賽馬節目中冷靜地指出韋達並非大賽騎師,他亦不擅長於策騎後上型的馬匹。然而,有不少馬王級的佳駟均屬於後上型。故此,即使韋達夥拍後上型的馬王級的馬匹參戰,其爭勝機會也打了折扣。

另外,「雄心威龍」事件中反映出韋達長袖善舞的性格也有兩刃性(參考同上)。馬評家余伯樂(2012年5月21日,載《星島日報》,H01)如此評論着:

「『雄心威龍』在冠軍一哩賽的梗頸四,雖云賽前廄主苗禮德吩咐要取外不取內,但韋達沿欄殺上既省腳程又不曾受困受阻,發揮該是沒有問題。如果苗禮德單純以此入韋達的罪,很是牽強,大抵他也自知牽強。

偏偏韋達賽前仍替『雄心威龍』的對手『精彩日子』出操,那就不啻授人以柄,自招詬病了。騎師先在晨課操過同場的兩匹馬,看看哪匹狀態更佳,才選擇自己的座騎,先例不勝枚舉。然而這回情況有別,韋達一早決定為『雄心威龍』執韁,還去沾手『精彩日子』,那就是不避瓜田李下了。」

對練馬師苗禮德而言,韋達為求爭勝,在馬圈「左右逢源」已不是什麼新穎的事(惹愚2012年5月14日,載《明報》,頁A33) 。早在2003年11月,他便趁巫斯義被罰停賽,索騎大衛希斯馬房的前香港打吡盟主「勝威旺」出戰亞洲國際都會香港盃預賽(2000米) ,這是人馬唯一一次合作的記錄。雖然韋達最終能夠成功勝出此項賽事,但他將此前一直主轡的「石磨藍」(隸屬苗禮德馬房)棄如敝屣,便廣受馬迷非議。只是苗禮德心知肚明這匹賽駒並不達「馬王」的級數,才沒有把事件牢記在心。

事實上,韋達左右逢源的性格雖可為他換來更多選擇參戰馬的主動權,但這並不表示他可作出正確的決定來贏取大賽頭馬。在2015年的香港打吡大賽中,韋達主動選騎高伯新馬房的「大印銀紙」,放棄早前一直以「曲尺手」推騎取勝的「戰利品」(隸屬蔡約翰馬房),以及高班中長距離賽事表現愈見優良的同廐馬「直震撼」。「戰利品」和「直震撼」分別換上潘頓(韋達在港的宿敵之一)和2014年世界排名第一的莫雅出賽。資深馬評人方駿暉在賽前的特備論戰節目中便曾預測韋達很有機會下了錯誤的決定。果真如是,潘頓跨下的「戰利品」憑藉自身的質素克服沿途三疊望空的劣勢贏馬,「直震撼」在莫雅的催策下在外欄如飛殺上,兩匹馬構成連贏。韋達選騎的「大印銀紙」,只能以毫無威脅的第5名過終點。他在末段換手執鞭催策馬匹的期間更不慎跌鞭,再一次出現大賽「手軟」失準的情況。

在2013/2014年度馬季,韋達策騎「精彩日子」擊敗「大運財」奪取浪琴表香港一哩錦標(國際一級賽),固然是少有的超水準演出,但他曾兩次夥拍此駒遠征日本安田紀念賽,表現均碌碌無為。為了爭取更多的大賽頭馬,韋達在奪得奪得該屆的浪琴表香港一哩錦標後,便轉而策騎「大運財」出戰中距離的賽事。然而,他除了替此駒贏得香港經典一哩賽(四歲系列香港一級賽,2012/2013年度馬季) 、女皇銀禧紀念盃(當時為香港一級賽)和慶典盃(香港三級賽)外,在他跨下的其餘五仗香港二級賽或以上級別的一哩賽事悉數敗陣而回,當中有四仗遲於「步步友」過終點,有一仗更敗給非一哩路程專家「軍事出擊」。這樣的賽事根據,頗難令人相信「大運財」就是香港賽馬會選出的2013/2014年度最佳一哩馬。

在2014/2015年度馬季的董事盃(1600米),韋達夥拍「大運財」只以第6名過終點,令牠連續三仗在一哩途程敗給步步友兩個馬位以上。此役後,「大運財」馬主潘蘇通先生誠邀蘇銘倫赴港為此駒效力,此駒便立即奪得主席短途獎(1200米)這項香港一級賽殊榮。由於「大運財」此役前並沒有任何1200米的賽績根據,臨場走位卻令人讚嘆不已,因此馬匹重拾勝鼓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騎師蘇銘倫的發揮。

諷刺的是,韋達在該役策騎短途星級賽駒「幸福指數」(隸屬告東尼馬房)出賽,卻在迅速出閘後讓宿敵潘策騎主要競爭對手「友瑩格」從容移入內欄領放,自己則將馬匹拖至「天久」和「大運財」之後,導致馬匹過了一千米處後搶口,轉入直路後略為受阻,需移至「天久」外側衝刺,失去發力先機,結果只獲得第4名(香港賽馬會2015年2月15日)。

此賽失利後,韋達於2015年3月28日再次夥拍「幸福指數」爭奪杜拜世界盃賽馬日阿喬斯短途錦標(1000米草地國際一級賽)。練馬師告東尼賽前接受外國傳媒訪問時顯得信心十足。著名馬評人梁浩賢在越洋轉播節目中亦留意到韋達在鞍上笑容滿面、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事實上,「幸福指數」憑藉自身的級數,在香港、杜拜和英國均被捧成大熱門。況且,在稍早前的杜拜超級星期六賽馬日,被譽為阿喬斯短途錦標前哨戰的美丹短途賽(草地國際三級賽)中,首三名過終點的「麥斯閣下」、「阿頭」、「畫壇名家」的實力均不突出,全場最高分的「獨掌全權」(國際評分118分)僅以第12名過終點。

然而,「幸福指數」出閘後,韋達催策牠緊貼前置的「崇山寶」和「一往情深」,而在末段牠雖趁勢超越這兩匹衝刺力轉弱的馬匹,但亦被後發先至的「獨掌全權」在近五十米處趕過,僅得亞軍。誠言,韋達在賽後堅稱跑法沒有出錯,落第只是頭馬交出更佳的水準,「幸福指數」可望在未來交出更進一步的表現:

「『幸福指數』出閘飛快,我立即跟上具前速的馬匹,但至三百米處,我已毋須再跟著牠們。我讓坐騎加速越過對手,我以為我們大有機會就此直奔終點了,但頭馬顯然已緊追至我們之後,我們都知道該駒若在狀態時威力之大,牠今晚就證明了這一點。」(香港賽馬會2015年3月29日)

「我們的跑法沒有出錯,馬兒勇戰而敗表現出色,牠今年才四歲,而且是首次出外作賽,牠的作戰情緒很好,沿途集中競逐,在身心兩方面而言,牠今晚的表現甚至更勝在港出賽時。前往起步點及在閘廂內時,牠一直保持安靜沉著。馬兒仍可望繼續進步,前景可說一片光明。」(參考同上)

但是,梁浩賢在賽事重播時便質疑韋達令「幸福指數」跟得太前太快,輕視了「獨掌全權」的後上威力(注:「獨掌全權」2013年在港出賽時,雖曾以5個馬位不敵前日本馬王「龍王」,2014年亦以4個多馬位不敵「友瑩格」和「幸福指數」,但牠曾在歐洲數次擊敗南非短途馬王「謝謝您」)。

更有趣的是,在「幸福指數」遠征杜拜跑獲亞軍的翌日,牠在港的主要競爭對手「友瑩格」便憑藉潘頓高水平的發揮,在轉入正路後逐漸移出較外的賽道,避免受制於地偏差之餘,兼在終點最後幾步趕過日本代表「白山明月」,令香港首次有代表揚威高松宮紀念賽 (世界短途挑戰賽第三站,草地國際一級賽1200米)。平行時空,難怪有馬迷在facebook留言指「『友瑩格』曲線贏了『幸福指數』」。

不過,「友瑩格」和「幸福指數」在港決鬥時互有勝負,「幸福指數」兩次不敵「友瑩格」,均是緣於韋達早段把「幸福指數」留得太後,導致馬匹在賽事末段後上不及所致。但在這兩仗中,兩匹賽駒的勝負距離也是非常接近,可見牠們在實力上不相伯仲。只是「幸福指數」再次受韋達大賽失準定律影響,無法贏得阿喬斯短途錦標。嚴格來說,「『友瑩格』曲線贏了『幸福指數』」的描述應改為「潘頓曲線贏了韋達」。

盃王大摩不重視與韋達合作

韋達大賽表現不濟的另一重要指標,是大賽練馬師約翰摩亞(綽號:盃王、大摩)甚少在級際賽事中與他合作。約翰摩亞麾下良駒俯拾皆是,牠們卻與韋達沒甚緣分。2014年全球排名第二、奪2014/2015年度香港馬王機會高唱入雲的「步步友」主要交由莫雷拉策騎(只要他沒有傷病或被罰停賽) 、2013/2014年度香港馬王「威爾頓」分別交由貝湯美和莫雷拉主轡、前馬王「軍事出撃」分別交由潘頓和莫雷拉主轡、2013/2014年度最佳長距離馬「多名利」分別交由潘頓和莫雷拉主轡、前香港馬王「爆冷」主要交由蘇銘倫、靳能和白德民主轡、2014年新航國際盃冠軍「花月春風」主要交由貝湯美和郭能主轡、2008/2009至2009/2010年度馬季中長距離爭勝要角「閒話一句」交由白德民主轡等。盃王大摩曾交給韋達主轡的賽駒之中,級數最高的只是一匹曾勝本地二級賽的「一寶」。由此可見,在大摩心目中,韋達並非可倚重的大賽爭勝「拍檔」。

運用「曲尺手」?只要有實力坐騎在手,誰人都可以

再者,運用「曲尺手」推騎馬匹獲勝並不是韋達的專利。在2014/2015年馬季,每次莫雷拉(綽號雷神)夥拍步步友出戰1400-1600米的途程,他也彷彿在教導「達少」何謂真正的「曲尺手」。「至少必須手足並用力策坐騎到終點」這句說話,既是馬會競賽董事小組告誡騎師未有盡全力確保馬匹有足夠的爭勝機會的「官方辭令」,亦可用作形容「步步友」輕鬆贏大賽的姿態。當雷神贏大賽已是常識,兼在港發展第一年已於杜拜世界盃賽馬日這每年一度的國際盛事中,同時時囊括兩項國際短途一級賽時,達少只是多年在國際賽事中浮沉,當中僅有一次在香港國際賽事日中連奪兩項錦標,兩人的實力差距已顯露無遺。「前江後浪推前浪」、「學無前後,達者為先」,大概就是這個道理。

韋達在遠征方面劣績斑斑

韋達雖挾十三屆香港冠軍騎師的威名,但他在國際一級賽的表現遠不及一眾頂級騎師,例如蘇銘倫、莫雅、莫狄、莫雷拉、范義龍、潘頓、貝湯美等。柏寶和潘頓雖曾多番在冠軍騎師榜屈居在韋達之下,但他們在代表香港遠佂的表現均較韋達的出色(詳見下表)。

可以說,在香港主權移交至北京前後的一段短時期,韋達策騎「原居民」、「倫敦新聞」和「奔騰」出戰國際賽事的表現一度惹人憧憬,但其往後多年在國際大賽的表現已令一眾馬迷大失所望(尤策騎香港代表馬匹遠征海外時)。

韋達近年夥拍的多匹名駒中,以「事事為王」的表現最不受爭議,惟他亦無法透過此駒贏得海外一級賽頭馬。「事事為王」更在首次遠征杜拜後因腳傷問題退役轉型為種馬。至於策騎「魔力蹄」勝出京士頓城經典賽,雖是他到目前為止碩果僅存的海外國際一級賽頭馬(成報2014年12月6日) ,但這項賽事並不在國際賽馬組織聯盟於2015年3月3日公佈的全球百大一級賽排名榜之列,故此勝出此賽並不足以洗脫他在國際大賽經常演出失常的污名。

基於韋達多年的遠征劣績,即使他未來有可能憑藉「幸福指數」或其他馬匹一嘗代表香港贏得海外國際一級賽的滋味,筆者也不能立即見風駛舵,轉而吹捧他為國際一級騎師。部分理性、冷靜、力求客觀公正的馬評家或馬迷對韋達所作的批評,也遠超於輸打贏要、趨炎附勢的層次,因為他在國際一級賽頭馬的數目與總頭馬數目的比例實在異常地低。如他能憑「幸福指數」或其他馬匹贏得海外國際一級賽,那更大程度上反映着那些馬匹的「卡士」屬於著名足球評述員黃興桂所指的「神奇、頂級、超卓!」級別,實非「一般」香港馬王所能做到的。

韋達是國際一級騎師?認真便輸了!

「認真便輸了」這句說話,如套用在韋達的大賽表現上,可以有兩種解讀。第一種解讀,是「韋達是國際一級高手」這種陳述只是開玩笑的說法,馬迷一旦認真相信便輸了。第二種,是韋達一旦在需要認真作賽的重要關頭,便輸了。

正所謂「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凡事太盡,緣分勢必早盡」,韋達長袖善舞的性格,令他與很多賽馬記者保持大致良好的關係,不少行家也不忍把「達少跑大賽得啖笑」這句語帶譏諷的說話宣之於口。但如果有人認真地相信韋達是國際大賽騎師,筆者不禁要倒抽一口涼氣。韋達雖能在本土吸納一些「死忠」,但他的競賽成就也過度集中於在香港。一旦走到國際層面,他的騎功便相形見絀。因此,即使香港賽馬會以軟實力的形式輸出「韋達模式」,恐怕也難以顯示出近十年香港賽馬達國際頂級的水平。「信韋達,得永生」,這是香港賽馬過往十多年來的悲哀。


參考:

余伯樂(2012年5月21 日) 。〈馬王落敗騎練舌戰〉。《星島日報》,頁H01。
惹愚(2012年5月14 日) 。〈馬王落敗騎練舌戰〉。《明報》,頁A33。
成報(2014年11月6 日) 。〈韋達首勝澳洲一級賽〉。《成報》,2015年4月3日擷取自網頁
香港賽馬會(2013年)。〈賽事資訊 - 浪琴表國際騎師錦標賽騎師簡介〉。香港賽馬會,2015年4月3日擷取自網頁
香港賽馬會(2015年3月29日)。〈杜拜世界盃賽夜「幸福指數」、「積多福」力拚獲亞雖敗猶榮〉。香港賽馬會,2015年4月3日擷取自網頁
香港賽馬會(n.d.)。〈賽事資訊(本地) - 騎練資料 - 騎師資料 - 韋達 - 策騎紀錄〉。香港賽馬會,2015年4月3日擷取自網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