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遙想當年狂

2015/4/22 — 14:50

上星期六全家去了 Berkeley,主要是接送阿樂參加 Cal Day 2015 的活動;這些活動父母不必出席,於是我們便由得阿樂做「獨行俠」,兩口子趁這機會去探望了一對很久沒見的朋友。

這對朋友夫婦是我們當年初到 Berkeley 就認識的,跟我們年紀差不多,但男的那位(以下稱他為 Q)已是物理系的助理教授(現在是正教授了),而我則只是個剛開始的研究生;女的那位(以下稱他為 T)與我跟同一鋼琴老師學琴,老師是她介紹我的,琴技了得,至今難忘。夫婦兩人都來自中國大陸,人品挺好,十分和善,亦愛助人。還記得那年因為租住的房子一下子大幅加租,我們負擔不起,要倉卒搬屋;因為時間銜接得不好,有好幾天沒地方住,Q 和 T 雖然在那段時間要外遊,卻樂意讓我們暫住他們家裏,還由得我們將沒有寄存的不少雜物也搬去暫放。

上一次見他們已是七八年前的事了,那時阿樂只是十歲左右,轉眼已是個即將入讀大學的青年;這次見面,不由得驚覺時光飛逝,大家都老了。我特意帶了一本《魚之樂:哲思隨筆集》送給他們,T 接過書後,翻開目錄來看,接著隨便說了一句 "I still remember you had an opinion on everything"(我的普通話不行,所以我們是用英語交談的)。

廣告

T 這句話沒有惡意或貶意,卻令我記起當年跟他們的一席話,談的是科學(T 也是讀科學的,拿了 materials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的 PhD);對話的具體內容已記不起了,只記得是關於相對論和量子力學的。那是我還未惡補科學,對於相對論和量子力學可說一無所知,然而,我卻跟他們爭辯起來,認為他們說的不合理。這就是我當年的狂妄,以為憑自己的邏輯和概念分析能力,便可以看出 Q 和 T 說的話有問題。當時我認為自己的看法很有道理,振振有詞,Q 和 T 最後放棄跟我爭辯下去;現在回想,雖然記不起內容,但可以肯定錯的是我。

我過去十年讀了不少科普書,但對相對論和量子力學的認識仍然很皮毛,不過,就是這點皮毛的知識,已足以令我意識到自己當年是如何的無知,也意識到現在不明白之處仍然非常多,千萬不能當自己已懂。

廣告

邏輯和概念分析固然是十分有用的思考工具,用得其法,可以令人思考清晰和避免謬誤;然而,這工具本身並不能直接增進我們對世界的認識。要增進對世界的認識,還是要依靠其他學科,而對其他學科內容的批評,也不能單靠邏輯和概念分析。我當年就是因為太看重自己的邏輯和概念分析能力,成了一個狂妄的哲學人。現在雖然仍有性格上的狂放,但應該不是當年的那種狂妄;假如跟 Q 和 T 再談相對論和量子力學,應該可以談下去,向他們多多請教。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