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遠時像遠山

2016/6/13 — 16:35

中學預科班弄了一個 WhatsApp 群組,回憶便從四方八面湧了過來。說起以前的老師(離世了的,以及不知所踪的,甚至忘了名字的),以前的學習生活,以前的躁動,以前的荒唐⋯⋯以前的更多更多。

打開了匣子便一發不可收拾。回到老家翻出遠年的相簿,一幀幀以為不在的照片還在。人好像還是那個樣子。那是你還停留在那些年月裡,不知不覺。晃眼間你便已回到現在,此刻,下一秒你已發覺上一秒已然老去。人還在。只是不再說私己的話。不再打電話。不再,或不再容易見面。而老在那些小框框上說,不斷說,也不是說,而是按鍵,輸入,傳送那些經過選擇的可以公開的話。而笑話,與閒話,是最多的也是想當然的了。

而我往往又很快選擇逃離。閤上相簿,讓那時的人停在那時,笑與哭都停在那時,好了。

廣告

而不想再見的人偶然也還會有人提起,輕輕的似若無其事。我只記得那人在暗夜的石崗機場跑道旁,扶著單車,非常矯情地哼起關正傑的歌。

「遠時像遠山霧迷濛,千里霧飄送⋯⋯」

廣告

是的,那人非常矯情,歌也唱得不好。但遠時像遠山,兩個「遠」字,卻讓我記憶至今。

雖然夏夜暗沉沉的天,離地不遠,離充滿牛糞味的草地不遠。

一直也不大喜歡關正傑的唱腔。今夜在網上找到關正傑這首歌,也播不出來。YouTube 一直說 Error,也好,Error 就是一種委婉的拒絕。突然發現林憶蓮的重新演繹版,姑且一聽,才發現她的重新演繹,方始為我找對了時間的入口:只有更簡單,更緩慢,才能免卻急速的跳離;而換了聲,易了位,彷彿一切也可重新開始。

雖然,這歌名真俗,大部份歌詞也是。但我們不是到底還是要回到俗世中去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