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還來不及喜歡,石內卜就死了

2016/1/15 — 14:40

對我來說 Harry Potter 真的是少年時期很重要的回憶。第一次讀好像是中四,家裡不知怎的放着 1-3 集就拿起來翻翻,好像是從 The Prisoner of Azkaban 開始讀起,之後才回頭看 #1和 #2;還依稀記得那時的男朋友好像也很喜歡 Harry Potter。一直到現在我最喜歡的還是第三集,不僅因為我最愛的暗黑系 Sirius Black 首次登場,還因為那個死唔斷氣的佛地魔難得地沒露面,而且我們看到正義陣營開始壯大,過了這麼多年印象已經模糊了,但總覺得第三集在整個系列裡最溫情、最有希望。

一口氣追完 #1-4之後,The Order of Phoenix 足足隔了三年才出版,那時我已經在英國某小鎮唸預科,出版消息傳出後,整個年級為之瘋狂。當時有一個非常聰明又非常奇怪的同學極喜歡 Harry Potter,頭四集刨過不知多少次,還常常興高采烈地跟我們報告 Harry Potter forum 上 Harrymione 派跟 Romione 派的激辯,據說還有好多人在創作 fan fiction,樂此不疲。書店開賣當天她一大早就跑去排隊,我們其他不夠變態的擁躉則是放學才去買書。

2003 年是很不好的一年,沙士剛過,我們一班復活節回香港放假的學生,再回英國時被當成染病的豬般圈起來,隔離。張國榮在愚人節跳樓,仆街政府又想過廿三條,那時連 facebook 都未有,幾個朋友只能每晚在 MSN 和小論壇上打打嘴炮,除此之外好像甚麼都做不來。Harry Potter 第五集的出版,算是 03 年一樁難得的好事。

廣告

The Order of Phoenix 比 The Goblet of Fire 還要長,接近 900 頁,鐵粉同學好像兩三天就讀完了。因為我們住 boarding house,所以大家一早互相警告不要劇透,想必她也忍得很辛苦吧,那段時間宿舍特別安靜,大家在飯堂吃完晚飯就各自回房攬住本重過磚頭的書做人,幾乎沒有人串門。

接下來的一兩天陸續有其他人讀完,一晚某女剛看畢,興奮得滯居然在走廊大叫「Why the hell did she kill Sirius????」,宿舍的牆很薄,所有正在咪書的人都清清楚楚聽到她那句終極劇透,嘩,結果當然被人插到萬箭穿心。我到十二年後的今天還記得當日那份深深的怨念。

廣告

後來就長大了。最後一本 The Deathly Hallows 出版時我已經大學畢業了,雖然還是繼續追看,早幾年那種幾乎睡不着的興奮已經散失了。電影更加是雞肋,我一直沒有看最後一集,也不重要了。

作為一名少女,我當然從來沒喜歡過 Snape,只怪在最後的最後揭曉他真的是終極無間道之前,他實在太乞人憎,西口西面,鍾意恰細路,啲頭髮又油過乜。到最後真相大白,還來不及喜歡他他就死了。可是後來在 Love Actually 裡面見到他還是會覺得親切,即使他演的是背妻滾女的衰佬,也還是討厭不來。

跟 David Bowie 一樣,Alan Rickman 真是愈老愈好看,氣質破表,七十都算古稀了,看起來還完全沒有阿伯的樣子,一派健朗從容。卻原來他們都老了,看着他們長大的孩子也不再年輕。因他驟逝想起這些,長氣到死,反倒是我,更像阿婆話當年了。

 

(文本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