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還在宇治的《源氏物語》

2017/2/2 — 12:24

這幾天,有位好友「暢遊異國,放心吃喝」。暢快得每天傳來藍天白雲下的和式建築、細緻味美的日本料理、精靈可愛的各式吉祥物,令困身於工作中的人垂涎欲滴兼心心眼。

今天這張照片是給我的:圖中的手信是給我的,來自宇治(編按:日本京都府南部城市)。嘩,是《源氏物語》的圖帖,隔著mon也看得出很精美!說來慚愧,我那本《源氏物語》不知藏在家中哪裏,還是忘了借給誰人,總之好幾年沒見過蹤影。為了這套圖帖,下一次去京都,我必定會從宇治帶一本《源氏物語》回來。

《源氏物語》圖帖 😍 😍

《源氏物語》圖帖 😍 😍

廣告

因為我有這種嗜好:旅遊時遇到以當地為背景的書(指的是文學創作,不是旅遊書、景點簡介和歷史書之類),我就會買回家。記憶所及,比較有趣的包括這些:

廣告

卡洛斯魯依斯薩豐的《風之影》 (The Shadow of the Wind by Carlos Ruiz Zafon),購自西班牙巴塞隆拿歌德區某書店。小說中那間書店Sempere & Sons純屬虛構,當然去不了,聽說有些店是作者靈感的來源,現在書迷都會去找,變成一條大眾文化旅遊路線。這個奇情故事以西班牙內戰後的巴塞隆拿為背景,以暗黑虛幻的歌德風格為主調,從有種「古老詭異美」的歌德區把它帶回家,讀者可以在巴塞隆拿的實地和虛景之間發揮想像力,也是一件非常引人入勝的事。

安妮法蘭克的《安妮日記》 (The Diary of A Young Girl by Anne Frank),購自荷蘭阿姆斯特丹的安妮故居博物館。這絕對是實景考察沒錯,從那條陡斜而又窄又長的樓梯開始,當你步步為營的向上走,馬上便感覺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時一個猶太人家庭為求保命而躲藏在這間屋內的壓抑和危機感。那是個博物館沒錯,但令人投入其中的真正原因是:河邊的這座房子是一個家,我們看得見法蘭克一家幾口在那裏生活的情景。加上在那段時間,我剛剛到訪了波蘭、德國、英國等地的二戰歷史景點,也看了不少書、紀錄片,幾個月以來帶著那種心情和思考,不是不沉重的。所以記得我參觀完安妮的家,在紀念品店買了那本書後,實在未能馬上開始看,畢竟閱讀戰爭或傷痕文學的難度就在於此——需要一定的心靈力量,看書也要挑時候看。

華盛頓艾爾文的《阿蘭布拉宮的故事》(Tales of the Alhambra by Washington Irving),購自西班牙格拉納達的阿蘭布拉宮。那是三年前,我在山上的宮城行走一整天後,在紀念品店即興買、當日即興看的書。後來我才發現,它不只是作者一百多年前暫居這座摩爾皇朝故宮中的紀實,內容還包括一些我姑且稱之為半野史的篇章,與及當地人代代相傳下來的神話化故事。閱讀變成虛實相間的奇幻體驗,倒跟阿蘭布拉宮那種仙境靈氣很相配。

湯瑪士曼的《魂斷威尼斯》 (Death of Venice by Thomas Mann),購自威尼斯總督府 (Palazzo Ducale,又譯公爵宮)。故事是在麗都島 (Lido Island)上的Grand Hôtel des Bains發生的,我沒有到過那裏,也因為總督府的書店有頗大量的英文書出售,反正在威尼斯買來留個紀念也可以啦。這本書放了兩年還未開始看⋯⋯還好電影版我早就忘得一乾二淨,正好當作從頭認識,先看書,再看戲,就這樣決定了。

我想,舊的那本《源氏物語》反正未碰過,無論是借出多年而等如已轉贈某朋友,或是塵封在我的舊物堆中,能否找回來都沒所謂。因為我知道,真正屬於我的那本《源氏物語》,現時還在宇治,或者就在那個源氏物語博物館的店中,等著我去買回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