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還拖

2015/6/30 — 11:26

今早看了三篇文章。一是錢詩文被襲後的感想,讀著好心痛。在東京,一覺醒來讀到這篇文,不無感慨。錢詩文說出了一種真實的恐懼。近日我被一些批評我的人士追擊到大學,學校和明德書院(事源在此)也給了非常合理的回應。在網上的惡言,我倒沒有怎樣,但搞到來港大,也難免有點心煩,日後的生活和言論,是否更要步步為營,驚被人襲擊,還是要「還拖」…… Or both?

我說的「還拖」當然不是練武 or 各種各樣的以暴易暴,而是繼續要裝備靈魂,努力讀書,希望自己能有更好的方法回應這個黑暗的時代。這兩天也溫習了一點 Umberto Eco 的 14 general properties of fascist ideology, 了解一下一個現代社會的 standpoint on Facism,越看越心寒,我們僅有的文明去了那裡?香港是不是已經來到這個地步?

另一篇必讀的文章是「陳祖為對談陳景輝」on 修憲。因為昨天溫泉之旅,讓我有了多點力量把這文章從頭到尾認真看一次,我看見這兩條仔(我幾乎想說我的兩條仔)的對話,也是十分感慨。他們說出了香港政治的危機和我們必需面對的政治現實,好到肉。他們各自從不同的路徑入手,都是情辭懇切,我幾乎可以看見他們在未來民主大學以此為基礎再作一場辯論。還可以請到陳祖為嗎?最難的部份是我的心只能認同陳景輝,也即是說我和溫和民主中間路線已經漸行漸遠,我當然希望對話未盡,問題是自己的能力,必須大大提升,才能成就某一種美好。恐怕要出走多幾轉呀!

廣告

當然,還有梁文道寫的「陶傑究竟想說什麼」,簡直是拍案叫絕。很久沒有看過這樣好看的辯論, 能夠從對方的文字和言論入手,找出當中的邏輯,然後顛覆一輪,真有大將之風。來到今天,我們要有多一點這種還拖的能力,我會加油!先刷牙,再去轉個運,決定了把手上有的書送給 Maruyama-San! 昨晚找不到他,只好麻煩轉交。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