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邊一個發明了親戚?

2015/2/18 — 16:14

【文:周回】

 

有人說,如果你三餐溫飽,不是文盲,那麼你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5%人。

廣告

我說,如果你過時時節不用應付親戚,你就是香港最幸福的3%人。

我屬於那 97% 之一。

廣告

從小到大,我都不喜歡長假期。對於一個小學生來說,不喜歡假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但對我來說,長假期跟「返大陸」劃上了等號,「返大陸」,意味著你要見親戚。我認為我人生大部份的童年陰影、不快回憶、痛苦經歷都是跟親戚有關的。農曆新年可以逗利是和暴食,該是小孩最喜愛節日第一位。但你問我眾多節日最討厭哪一個,我會毫不猶疑說是農曆新年。

印象中,自出生以來,我共得過3次腸胃炎,其中兩次是發生在農曆新年的。十八歲那年,不知道阿爺(真的是我父親的父親,不是進步無私團結的阿爺)的表弟的誰,送我阿爺一桶蠔。姑媽興高采烈把蠔炸了。開飯,一吃下去,還未吞,姑媽就沾沾自喜地問:「阿X(即是我),係咪好食呀?係啦!你睇佢,食多啲啦一年一次。好正嫁炸蠔!」Sorry,我用字不精準。「問」是有機會回答,而我完全沒有。然後接下來整頓飯她就不斷幫我夾蠔。那麼那蠔好吃嗎?我不會說它未熟,只是…很…juicy,太juicy。半夜,睡夢中,胃叫了一聲。中伏。一地都係,我嘔到一地都係。當然,我沒有追問她事前有否把蠔洗淨;而她,也沒有追問我感覺如何,卻不停恥笑我腸胃差,受不了油炸的肥膩。

翌年的新年,一踏進家門,hi auntie,又有炸蠔。對了,在這一年間,我聽過姑媽不下10次形容我如何愛戴她的廚藝,吃蠔吃得如何津津有味。而這次我先發制人,說:「啊真可惜,最近喉嚨痛。」逃過一劫。返大陸唯一值得高興的是有湯飲。也許是家母煲湯實在太神乎其技以致我對湯的要求不高,又也許是姑媽煲湯是真的有一手。當晚我飲了3碗湯。(可參:得罪講句,識飲一定飲雞翼魚蛋湯)

誰又想到,半夜,再次,一地都係。

家母看見我如此辛苦,說了一句:「唔通係啲湯?」需知道那碗湯是新年的唯一慰藉,此時此刻,就好像地球只剩下李偲嫣、蔣元秋和李嘉欣三個女人,你滿心歡喜向李嘉欣走去,卻竟發現她是戴著李嘉欣面具的葉劉。葉劉,不,湯發生甚麼事了?「原來隔夜湯真係要煲滾。你姑媽用煲湯拜神,喺神枱放咗一個通宵,翻熱時話翻煲湯會令營養流失,不過只係煲到熱就無問題。下次都係煲滾。」

下次下次,下次大概可以。大概吧,我不知道。因為一地都係過後,我胃病了一星期,便秘了一星期。對,足足七天,我屙唔到屎。難道你認為我會容許「下次」出現?我要Recap一次,那是農曆新年,正如靚女都要屙屎,醫生都要返大陸…總之就是放假。經過臨床驗證,喇叭丸治不了因腸胃炎引起的便秘。於是,連續兩年,我都到急症室拜年。咦周回,又係你啊?係啊。

「翻煲湯會令營養流失,不過只係煲到熱就無問題。」香港最偉大的科學家首推Master Joe,副推我姑媽。如果楊洛婷是Master Joe最忠實的擁躉,那麼我姑媽的楊洛婷就是家母。說不定我姑媽真的認識TVB的職員。TVB冷知識節目所提及的科學謬誤,姑媽提出過9成。可惜,TVB會邀請專家講解正確知識,但家母覺得姑媽就是專家。幼稚園三年級的那個新年,我在大陸出水痘。出水痘嘛,輕鬆,只要醫你的是醫生而非親戚。當時姑媽不知從哪裡找來中藥給我洗澡。那水不僅熱得冒白煙,而且,好臭,很臭,好很臭。又熱又臭,我只得大哭。然而她不僅是Master Joe,更是蘇民峰。一句「新年流流唔好喊,喊衰家」,我連哭的權利也沒有。

洗澡頂多只是半小時的事,但剩下的23.5小時更難過。表姐表弟,也就是姑媽的女兒和兒子,知道我出水痘,生怕會遭我傳染,不許我踏出房門,吃飯也不例外。科學家姑媽除了對外敷有研究,對內服也有一套哲學。她要我戒口。戒甚麼我想不起了,我只記得臨回港前一天,我吃了一碗有味道的通粉,我覺得那是天神的禮物。那天以前我吃過甚麼,也許是創傷後失憶,我想不起來了。

對了,最後我的水痘是怎麼好的,是回港後看西醫才好起來。

My little airport之所以能寫出〈給親戚看見我一個人食吉野家〉,前提是親戚的屬性本身就是招惹不得。親戚親戚,其實不親,一年見不了多少次,卻以為自己跟你很親,是世上最了解你的家人。中七時,親戚說:「畢業啦,大學讀咩?你一定入到大學啦,由細到大最勤力係你。」大三時,親戚說:「畢業啦,做咩工?」Come on James,其實你連我預科選修哪幾科也不知道。但親戚總持著在你3歲時已伴在你看邊,就把你3歲的性格硬套在現在的你身上,以為自己很了解你。Come on James,女大十八變,何況我早已不止十八。OK,我也有自認很了解親戚的時候,就是我深信在這些場合辯解的話,遭殃的會是自己。所以,最好還是收口。

「自以為了解你」還好,更危險的是認為自己是你最親的人,然後對你毫不客氣。女人最怕忽然間姨媽到,但更可怕的是你姨媽,媽媽的姐妹,忽然上門。一次,電話響起,一聽,姨媽(媽媽的姐姐那種姨媽)說:「我包咗糉,一陣拎去你屋企啊!」在親戚心中,你就是一個閒人,不會有日程,不會有正事,正事就是為她隨時候命。然後,因為姨媽到,那天我取消了原來的日程。姨媽到了,出於禮貌,我說了一句:Hi auntie。

究竟是邊一個發明了親戚?如果可知知道答案,我不會給佢米田共,我只會,給佢一個親戚。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