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邊城

2017/5/23 — 18:39

就是這樣嗎,剷雪,通馬桶
修燈,把垃圾跟自己的影子
倒在不知何處,半條抛物線
舊物是會回到應得之所,是
這樣嗎,海鳥,藍,點不起
灰,燼處無餘裕,虛擬一拂
綠,少年人的臉,需更換的
引擎,一道長河在遠處伏聽
入夜給聲音漸壓下去的聲音

就是這樣嗎,酒,拳頭,血
你不認識我為甚麼盯著我
目光低到塵下的土土下的灰
任誰也不能放過我輕輕放過
我,把焦色燒回一臂滾動的柴木
回到山色,雲岫,入看的青靄

是這樣嗎,路,欄杆,轉角
不叫早晨不喚晚安不說對不起
不說,共桌的生人,了之的
一走,讓四壁剝復光光的四壁
冬沿襲冬,剷掉的雪覆蓋雪

廣告

是這樣嗎,不戒而掉,低頭還是
走,不徐,不疾,把焦點悉數
散去,不會有甚麼從底下走回來
還可以嗎,再把街角看成轉角
上不去的哽咽不一定卡住
不,不是這樣的,只有燈
還可以修,柔光往復,暈染
鋪在我續走的路,我沒有
也不容我選擇的路,在山的
另一邊,一朵受孕的雲
一張嬰孩臉,在手推車的篷蓋背後

2017年5月17日
在長途機上看《情繫海邊之城》後作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