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些觸動過我們的,三部曲

2015/7/22 — 12:28

這兩天,許多人為麥浚龍新作《羅生門》而心情翻滾。作為《耿耿於懷》與《念念不忘》之後的第三部曲,這首歌完全顛覆了本來以男生視點出發的痴情故事,被暗戀多年的女生一句「那動人時光,不用常回看」,刺穿了主角的心,也說盡多少都市男女的心事。

有心人將三部曲湊合在一起,由十年前《耿耿於懷》的青澀,到十年後《念念不忘》的長情(又或痴情),再到今天《羅生門》的恍然大悟……不過十多分鐘的時間,卻彷彿恍如隔世。有人說,這就是流行曲的威力。

廣告

更是流行三部曲的威力。

事實上,在香港流行樂壇出現過的三部曲,絕不止這一系列。

廣告

最早期的,可能是這一首(?):

說笑罷了。許冠傑的這首歌雖有「三部曲」之名,卻只是以一首歌來描寫男追女的三個階段而已。

八十年代,譚詠麟推出了被稱為「愛情三部曲」的《霧之戀》、《愛的根源》、《愛情陷阱》三張專輯,銷量極高,也開創了香港樂壇的情歌時代。

《愛的根源》當然只是裡面其中一首。

其實,我們或許可以猜到,當年之所以出現這類型的三部曲,全因市場考慮 — 第一張以情歌為主打的專輯大受歡迎,第二張就乘勝追擊吧,第三張?也一樣。

音樂工業是盤大生意,因此這種思維在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樂壇,甚是普遍。

千禧年代開始,香港樂壇多了概念大碟。填詞人跟歌手緊密合作,將概念化成歌詞,於是過去十多年,我們確實被不少三部曲觸動過。

最經典的莫過於黃偉文為陳奕迅而寫的病態三部曲。

三首歌,論盡愛情的卑微、不受控制、無可挽回。不知幾多男女深夜聽著這三部曲暗暗垂淚。

在唱《羅生門》之前,麥浚龍其實也唱過三部曲,還要是林夕為其度身訂造的三首作品:

以流行歌詞談生死,顯然有很大野心。

但看得更遠的,是小克。他寫給周國賢的三部曲,告別定律,離開地面,擁抱星塵:

你最喜歡的香港流行音樂三部曲,又是哪個系列?

*

坦白說,香港樂壇的三部曲,歌手的、詞人的;正式的、非正式的,還有很多很多。譬如說,許多人將盧巧音的《好心分手》、《三角誌》、《落地開花》視為一個系列,是「失戀三部曲」;又例如官恩娜的《地平線》、《暗戀航空》、《千帆》,也被有些人稱為「海陸空三部曲」。

篇幅所限,不能盡錄,唯望拋磚引玉,讓有心人提出更多更多作品。

全因我們都被那些年那些歌,感動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