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些開麥拉眼是否色盲還是瞎了呢?!

2019/4/14 — 15:35

筆者今次阿姆斯特丹之行,除了賞花和觀畫之外,也曾到訪過兩處博物館, 即攝影藝術博物館 (Photography Museum--- House of Foam) 和科布拉現代藝術博物館 (Cobra Museum of Modern Art),欣賞了兩個攝影展覽,其一是有關黑人社區的街頭、日常生活和抗爭故事,另一個是東歐難民流亡往西方國家的漫漫長路寫照。  那好幾位攝影家與被拍攝的人共同生活過,一起經歷苦樂和考驗,只是他們不時趁機抽身於艱難處境之外,用手上的攝影機忠實記載深刻的印象。 所有展出作品都是黑白照片,映象強烈,所發放的社會和政治意識不言而喻,筆者從靜態平面的框架隱隱聽到震撼的控訴聲音,觸動起過去對攝影興趣的聯想和反思:我的開麥拉眼是否色盲還是瞎了呢?!

 一般人購置一部照相機主要是用作生活留影紀錄,筆者早年手上擁有一部專業入門相機,主要收集藝術作品和參考資料,以及把自己的畫作和美設課業拍攝下來存錄,多年以來至今點算防潮濕箱內竟然收藏著兩部專業入門機、兩部小巧的單鏡反光機、兩部「傻瓜機」和兩部攝錄機! 不過,筆者的主要興趣並不在於攝影,而這樣的設備家當其實算不了甚麼。 坦率來說,筆者直接覺得時至今天,精良先進的器材在技巧層面已有基本保證的預設,再加上事後電腦修飾加工的效果,一機在手隨心所欲的按下快門鈕,開麥拉眼一閉一合之間便可以輕易手到拿來一幅似模像樣的攝影作品。 那麼,筆者認為,一件攝影作品往往變成只是技術運用和控制的得宜與否,遠多於藝術層次的磨練和修為的提升。

攝影當然並不是只有藝術性質的成分,包括構圖佈局、色彩對比、光影反差和美術修飾效果等,筆者以為更可觀的是到底那張攝影作品所呈露出來的明顯「訊息」,不管是純藝術技巧的「訊息」也好,個人理念宣示的「訊息」也好,以至借題發揮的社會和政治「訊息」也好,總的來說,一張照片所隱含的「訊息」至關重要,就是所謂必須「言之有物」。  沒有「訊息」的一張照片只不過是肉體橫陳的裸露,並不是一件攝影藝術作品經過洗練琢磨的美感呈現。 筆者十分認同展覽中一位出生於匈牙利攝影家 (Ata Kando) 所說的一句話: "A good photograph had both an artistic aspect and a social aspect, and the best photographers were those who optimally combined these two qualities” (一張好照片有其藝術性和社會性的兩個面相,最好的攝影師最能夠極致的融合這兩樣質素)。

廣告

筆者認識一些傑出的攝影名家朋友,專注拍攝花鳥魚蟲之類的所謂「藝術攝影」,可是筆者頗不以為然。 坦白說,看過數十張這些類似的作品之後便開始有點麻木,只感到著意的堆砌配搭,以及不斷自我重覆營造出來的因循效果,儘管保持著一定水準的攝影藝術質素,可是有關「訊息」卻顯得薄弱蒼白,甚至只流於圖象鋪陳和色彩渲染而已。 筆者當然肯定攝影這門藝術在生活紀錄媒體方面的實用意義,更無意低貶某類主題性質的「藝術攝影」特色,畢竟這是個人藝術品味的取態,況且必須尊重藝術百花齊放的基本原則。 不過,主觀上筆者更傾向於認同攝影藝術作為歷史見證和社會現實反映的深層價值,這也許就是「個人成見」罷!

繁花茂林美景、湖光山色風貌和雪地雲海奇觀固然吸引動人,令人嚮往不已,把映象攝取下來留存固然無可厚非,可是,如果對於周遭環境生活上和社會上的其他人物、事件和景象卻視若無睹,那麼,那一雙開麥拉眼是否經已色盲,或者真的瞎了呢?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