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屬於處女的味道

2015/2/6 — 17:49

若果處女的味道是一種花,大概就是有點羞澀又快樂的小白花吧。

若果處女的味道是一種花,大概就是有點羞澀又快樂的小白花吧。

說到處女的味道,首先讓我有最深刻印象的不是酒,卻是《香水》那本小說。(電影完全不是那回事,一點味道也沒有)故事說主角出身極低下、又沒有體味,小時候受盡歧視和漠視。他在誤打誤撞進入了香水廠工作後,學會了在不同物件如花瓣、木頭、甚至動物身上提取氣味,也愛上那香氣世界。然後,有一天,他在街上聞到一陣令他非常心動的氣息,原來那來自一個少女,為了聞那種香氣,他一直尾隨她,直至被發現後,為了不讓那心動的氣息跑掉,就殺了她,並在她的身體上提煉出那醉人的香味。然後,他開始收集味道,都是來自處女的。

這是一個連環殺人犯的故事,而且有很多可以解讀的方法。但最縈繞在我心頭的,卻是那令人心動的處女氣息。到底是怎樣的一番味道?香的、甜的,聞得人酥的、軟的?到底是從那裡出來?毛髮、汗水,還是甚麼,為甚麼可以提煉出來呢?想了好久。

然後,我在法國布根地區遇上一個老伯釀酒師Bernard。他年屆70歲,滿頭白髮,但活力充沛,滿面春風的,一點老態也沒有。他並非在布根地最貴的、大家耳熟能詳的村莊如Chambertin或Nuits Saint Georges釀酒,卻是在Hautes Cotes de Nuits,簡單來說就是在那些最貴重的村莊再上一點的山上,深山一點,風少一點,陽光比較多的地方。這一帶特別多酒莊維持以最傳統的方式釀酒,Bernard的酒莊Chateau de Villars Fontaine就是其中一家。

廣告

一家並不有名、所在村莊又沒有甚麼特別酒莊卻是我在布根地極深刻的一站。為甚麼?就是那處女的味道!我到達以後第一個晚上,就在他那由酒堡改建成的B&B裡住,當然獲招待一起吃晚飯。吃的都是蒜蓉烤蝸牛、歐芹火腿那些地道菜,Bernard在說他的威水事,那也真的威水,他年輕時做機械工程,整個酒窖都由自己一手一腳搭起,現在在大學教釀酒,又有不少女友(!)。一邊喝著他的酒,覺得不是不好,但不是特別出色。但因為打從心底敬佩他的活力和多姿多彩的人生,所以口上也不住奉承和贊歎。

廣告

原來好東西總是壓軸的。一餐飯由八時吃到午夜,連甜酒也喝過以後,人也有點醉,以為這一晚要完結了。怎料帶點醉意的Bernard繼續開酒,本來已很疲累的我不太想喝,但他首先開了一支來自Clavelier莊1991年的Chambertin Grand Cru,這當然難以抗拒,還沒喝完,他就興奮地再開入選品酒碟騎士會(chevalier du tastevin,有機會再跟大家解說這個傳奇組織)年度酒的1983年自家出品!為了立即能喝,他竟在開瓶後以加速醒酒器醒酒,讓我看傻了眼。從來都說加速醒酒器會將好酒粗暴地破壞,面對這種老酒,一些飲家連大力搖杯都怕弄散了香氣。

結果酒當然相當好喝。醉意甚濃的Bernard毫不掩飾法國男人好色的一面,「太美味了,這瓶(91年)就像女人的wet pussy,這瓶(83年)就像處女的pussy!」......(汗)別家的酒我不說了,但若說他那支83年,怎麼說呢,聞起上來帶花香、酸爽,喝下去跳脫的果香中帶一種脆弱感。若想再確認一下那味道,彷彿就會捉不住了。沒有源源不絕的風情和豐腴的美味,每一個美好環節都只能朦朧地感受,但那卻是實實在在的美好。就算不是處女,那也是初戀啊!

對了,不得不提他那傳統的釀酒方法。他說現代的釀酒方式令酒不能陳年,一釀好就可以飲,那是虛偽的、充滿化學劑的酒。酒一開始不好喝是正常的,在經歷陳年後,層次和味道慢慢建立起來,那種酒隨便就可以放數十年。

那麼他的酒是怎樣的?隔天早上,我參觀了他的酒窖,和那家酒窖相連商店。店裡大部份都是上世紀的出品。他首先讓我試了一支99年的粉紅酒。大家應該常常聽人說,粉紅酒只喝她的鮮爽果香,3年以後只剩酸味,幾乎可以當壞酒處理掉。但他這支一斟進杯裡,香料如荳蔻丁香的香氣四溢,橙粉紅的顏色證明酒經歷過一些歲月,喝下去仍然有一定的骨幹、酸度和蜜香,很厲害!接下來喝一支87年Chardonnay白酒,豐富的烘烤麵包香和果香,加上富含礦物和平衡的酸味,跟她的創造者一樣,簡直像個青春不老的玉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