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間便宜的日本食店

2019/4/9 — 15:09

資料圖片,來源:llsheri1994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llsheri1994 @Pixabay

想不到原來屯門,還保留著舊日的香港。

星期日收到了教學要求要到屯門南區教學,本來要來回兩個多小時就不太划算,但是想到學生是個七歲的小女孩,還是答應下來。本來對於女生就容易心軟,而且國際象棋只有男生下其實不健康,發掘多點女生參加這個運動來平衡一點之餘,也可以幫助那些男生走出他們內向 nerdy 的性格。

這個年代女生比男生聰明,也因為她們情緒上比男生早點開竅,所以也就更能發揮她們的智慧。小孩子的頭腦就像一台馬力大的車子,智商和運轉力都很強,但他們的情緒管理和控制不夠好,就像駕駛技術不夠好無法好好駕駛。到你已經二三十歲才成熟起來,體力和腦力卻已經大不如前,錯失了學習和進步,人生十多二十歲的黃金時期。

廣告

從東區出發地鐵轉乘巴士也要一個多小時,961 到了友愛之後再走行多分鐘到達學生住處。心情一開始是有點不太好,在她家樓下也等了幾分鐘才到。到她來到時,才記得除了她七歲的女兒還有一個歲半的女兒。講課講得頗輕鬆,而她的女兒看來也吸收得很快。和一般老師不同,基本上我都是把所有的課本和學習資源丟給她,然後外加一本 Step Method 練習本。

廣告

課本和學習資源可以自己讀隨自己速度和心情,練習本則用來看看她是否真的吸收了。沒有限定練習本要做多少,只要她自己用資源自習後把相對應的練習題都做好,I don’t have a problem with that。從自己喜歡做的事上培養主動性和自律,這教學風格比較接近我自己的個性和學習經驗,想當年中學都是自己做 paper。課堂以外,她們禮賢下士非常客氣有禮,我也敬重願意為自己子女花時間精神找好老師的家長。畢竟教國際象棋有時也像服務性行業,有主見有氣度有教養的家長買少見少。

回到友愛站等車時,發覺在身旁有間香港人開的日本便當店,想來巴士還有十多分鐘,於是便走進店內點餐。

餐牌看上去盡是湯頭麵團和食材亂拼的圖片:墨魚是街市買的那種食指長度,子彈形劃上井字花紋的墨魚殼,麵是香港製造那種皂水味很重的黃身粗麵,免不了的照燒雞扒飯總是帶著過多或過少的超甜鰻魚汁,炸的雞軟骨小食總是七味粉過多油分過多,還有旁邊有些伴碟的廉價的椰菜絲和甘筍,還有一道根本不像是日本菜的芝士炸魚蛋。

毫不猶疑點了鰻魚帆立貝飯,雞軟骨和三文魚腩刺身,加多一杯蘋果蘆薈,然後放行李放下到行人路上散步,只因為這種風格的店實在勾起了我很多中學時的回憶。

中學時學校在油麻地,我們總是準時十二時半就從樓梯或斜路跑過對面馬路。一般而言你不會在這個時候在路上碰到老師,他們如果是空堂的話早就在半堂之前到了扒王之王或花園餐廳,偶而還會帶上幾個在測驗之中考到滿分的學生,年輕一點的老師會選擇一起到較為前衛的商業大廈樓上鋪。旁邊的女校總是慢我們幾分鐘,也比較習慣買外賣回學校,不像我們嬉嬉鬧鬧在旺角招搖過市。

覺得吉野家太 dry,扒王太貴,車仔麵太難食,又不想在學校食預製飯(栗米六粒飯,etc)肥姨飯(臨時雜炒扒腸飯),就可以到女人街那些隱蔽的日本餐廳,三十四蚊有交易。一行人過了麥當勞之後左轉豉油街,西洋菜南街前右轉。一入門口必定有人在侍應問之前說「十二個人唔該呀姐」,一行走走江湖的小混混拉大隊落場宵夜,不同的只是現在太陽還曬著屁股。一行人坐底,大家心知要幾 A 幾 B 幾 C 幾 D,這是惟一我們能決定自己的 ABCD,決定我們自己命運的時候。「唔該 1A2B3C4D,1 沙律 1 麵豉,4 凍檸茶 4 啡」。

然後侍應趕快上菜,像政改當時的口號一樣,大家都有得食就食住先,仲等隔籬焗飯意粉先一齊食都傻,要點扒類或便當總是特別快。當中三四位先離坐,因為要趕到好景的地下拿回早上送到釘裝的 project,又或到四樓(必定帶上友校校章以作識別),那時未有 BT 高清,原始的問題用原始方法解決。不到好景就會和同學逛信和,看看有什麼新碟出,腦裡盤算著快點放學回家上 Discuss 下載大碟,放進那隻 Creative 512MB 的 MP3 機。

回過神來,眼前的鰻魚看上去生前患上漸凍魚症,帆立貝受了幅射,飯的汁又少又過甜,椰菜絲和甘筍碎滿一碗還帶些芝麻和潮濕的紫菜。雞軟骨份量多但太細碎而基本上只有炸粉,而炸的油多得浸透過紙,杯上的蘋果蘆薈糖漿過多,甜得像當年的初戀女朋友一樣,眼睛看了就足以患上糖尿。趕快把飯菜塞滿嘴,然而嘴嚼了幾口之後又忍不住陷入沉思,半個鐘才把東西都吃完。

此時眼見 961 埋站,便拎著行李箱飛奔過去,飛奔時還不禁望了一眼隔籬的阿波羅雪糕屋一眼。這店早在柴灣筲箕灣消失了,而藍莓和士多啤梨總要比其他生果額外再加三蚊,怎料這店現在居然不用加錢。剛才散步還和店姐說要三十分鐘之後回去吃,但想想現在要健身而剛才也破戒了多吃了澱粉質和油,巴士也剛好埋站,不走留下來吃的話,恐怕要再多踩一小時機才能消耗掉。為了要再嘗到戀愛的味道,只能放棄眼前的甜味,這就是等價交換。不拔足狂奔,只怕會忍不住口。

車子在屯門公路上,而夕陽剛好從右前方的角落射進車廂。我拿起手機開 YouTube,把耳機塞進耳朶、然後找回星光大道蕭敬騰對楊宗緯的《新不了情》,再閉上眼睛。

說實話,當下有過那麼一剎那去恨為什麼不能就死在那個最好的年代,而非得活下去看著自己慢慢變醜變老,眼前人事面目全非。我們都再也回不去那個時候,那個沙士之後一切沒有政治化複雜化的時候。那時候的社會,我的中學歲月,一切如此粗疏簡單卻平淡滿足,一如那些難食的日本料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