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郭靖的人生問題

2015/1/26 — 17:56

金庸武俠小說裏直接談到人生問題的,我印象中只有在《射鵰英雄傳》第三十九回裏,郭靖因為「一年之間,母親、黃蓉、恩師,世上最親厚之人,一個個的棄世而逝」,百般思緒湧上心頭,越想越困擾:

「我一生苦練武藝,練到現在,又怎樣呢?連母親和蓉兒都不能保,練了武藝又有何用?我一心要做好人,但到底能讓誰快樂了? [...] 學武是為了打人殺人,看來我過去二十年全都錯了,我勤勤懇懇的苦學苦練,到頭來只有害人。早知如此,我一點武藝不會反而更好。如不學武,那麼做什麼呢?我這個人活在世上,到底是為什麼?以後數十年中,該當怎樣?活著好呢,還是早些死了?若是活著,此刻已是煩惱不盡,此後自必煩惱更多。要是早早死了,當初媽媽又何必生我?又何必這麼費心盡力的把我養大?」

郭靖問的是「活著為了甚麼?」這個最根本的人生問題,他提不出滿意的答案,是因為他由出生到受困擾的那一刻,主要的活動是「苦練武藝」,而練好武功只是手段,不是目的。他之前大概從來沒有想過「活著為了甚麼?」這個問題,或者以為練好武功就是他人生的主要目的;可是,當他想到自己「連母親和蓉兒都不能保」,便意識到練好武功只是手段,否則他便不會問「練了武藝又有何用?」了。

廣告

「活著為了甚麼?」這個問題,一旦問了,便很難不去尋求答案。郭靖正是如此,既然練好武功不是他的人生目的,那甚麼才是?他想到了「做好人」和「快樂」(自己的和所關心之人的快樂),然而,這是否滿意的答案,就要看「做好人」和「快樂」是不是最終的目的,抑或仍然不過是手段 --- 是否還可以問「做好人為了甚麼?」和「快樂又如何?」。

我說人生問題一旦問了,便很難不去尋求答案,不過,鍥而不捨追尋下去的人卻是少數,因為只要心境平復,困擾之感減輕,回到日常生活的軌道,一切都好像恢復正常之後,大多數人都會被日常生活的大小事情重新佔據心思,那「活著為了甚麼?」的問題便會退居意識之下,也許要等待下一次人生的打擊出現時才會再度浮現。

廣告

郭靖也是如此,他重遇黃蓉,知道她還在生,兩人又再一起之後,很快便不再被「活著為了甚麼?」這個問題困擾,還華山論劍去也。對郭靖來說,那未必是壞事。

其實,人生問題,是問好,還是不問好?這也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