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鄺俊宇,我有少少欣賞你

2015/1/30 — 10:11

圖:鄺俊宇facebook page

圖:鄺俊宇facebook page

我最近愈來愈欣賞鄺俊宇這個人。我重申,我是欣賞鄺俊宇這個人,而不是他的文字。

我總是覺得鄺俊宇、Middle之流的文字過於矯情,這些字句容易模仿,人人適用,朋友失戀,我隨意傳了一小段鄺俊宇,他也真心覺得催淚。

我誤判,我以前不解為何鄺俊宇、Middle、孤泣情心之流能大熱於社會,大家的壓力大到真的要天天抱著樹洞訴苦?還要是差不多的情景不斷上演:暗戀、苦戀、失戀、空虛寂寞凍、爭執冷戰絕交。原來真的有人(還要是很多人)將「數到三就放手」這類字句當成心靈雞湯。

廣告

我仍然無法被鄺俊宇的文字打動,但我開始明白,鄺俊宇的文字之所以能擊中人心,是因為我們活得過於壓抑了,每個人在生活中都需要一點大眾文化來解毒,正如大家愛看張家輝練大隻做打手,也愛看他做化骨蟲呀。

要大眾化,至少表面要淺白,那怕你寫得像駢文一樣字句工整、那怕你拋多少學術字句出來,別人看不明白也是沒用。我也可以說鄺俊宇這些大眾文化就是生產出來麻痺你們的心智,令你們沒有思考的空間、流於情緒化。但,失戀時誰理你資本主義與否誰理你文化霸權呀。High Art和Low Art是需要並存的。而且,沒有鄺俊宇,也會有其他人頂替他的位置,因為我們有廣大的需求,以一些人人適用的字句去幫自己情緒解毒。

廣告

我對於鄺俊宇的字句開始釋懷,於是就願意更進一步了解這個人。(我也中了名叫偏見的癌症,討厭一個人時就主觀討厭,無法客觀看事情)

除了治癒系作家,鄺俊宇還有另一個民主黨的身份。他前幾天辭去民主黨中委,倒令我刮目相看。當他經營自己的作家事業時,大家好像也忽略了,他也是個挺不錯的區議員,至少他還未成為著名作家時我已記得他爭取動物權益。剛看了他接受了立場新聞的訪問,寫他辭中委後希望區諾軒作主席,政治手腕一流,不但贏得旁人對民主黨少壯派的支持,同時也委婉地摑了民主黨元老們一巴。

看一個人,不能只從單方面出發,若你只收看他那個十多萬Like的FB Page,你不會得知他擔任議員的工作。我常覺得香港人的特性就是這樣,身份不斷轉換,有不同的興趣同時可以勝任不同的工作,身份只要沒有衝突,就可以不斷重疊,有時甚至能互惠互利。一心多用、一個人打幾份工,我們就是以這樣的方式,生活在這個變態城市裡頭。

所以,我有少少欣賞呀鄺生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