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配子新生代

2018/4/30 — 17:24

輔助生育越見普遍,如何保障孩子的知情權,是值得正視的課題。

輔助生育越見普遍,如何保障孩子的知情權,是值得正視的課題。

【文:吳宛盈;圖︰香港電台】

「你哋唔可以相愛,因為你兩個係親生兄妹! 」別以為《雷雨》中同母異父兄妹相愛的老套劇情,只會在電影出現。自從人工受孕、試管嬰兒面世,一方面為不育夫婦、同性戀人帶來生兒育女的希望,另一方面卻引伸兄弟姐妹亂倫的問題。另外,借助捐精、捐卵孕育出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若被隱瞞親生父母的身份,或會影響他們的身心發展,他們對親生父母身份的知情權,為輔助生育這個複雜的道德命題,加入更多爭論。

音樂家阿蘭娜的母親因為前夫不育,在匿名捐精者協助下誕下她。阿蘭娜19歲時終於知道生父是波蘭人,她特意改名、親身到波蘭、與俄羅斯人交朋友,嘗試接近自己體內一半血統的文化。她形容母親在她對生父知情權上處理不佳,令她尋根的心被親友視為忘恩負義,亦間接影響她與養父的關係。她開展「匿名的我們」計劃,收集在輔助生育下出生的人的故事,發現很多同路人都渴望知道血緣父母是何許人。

廣告

阿蘭娜19歲才知道自己身世,年少時因此飽受困擾,她開展「匿名的我們」計劃,收集同路人的故事。

阿蘭娜19歲才知道自己身世,年少時因此飽受困擾,她開展「匿名的我們」計劃,收集同路人的故事。

廣告

除了子女想尋根,作為捐贈者都希望了解自己的後裔。蕭菲雅因為情路不順又想當母親,在80年代決定接受人工授精成為單親媽媽,之後因為想協助其他不能自然生育的同路人,決定成為捐卵者。捐卵後數星期,傳媒鋪天蓋地報道一對夫婦在該中心接受捐贈卵子,懷了雙胞胎,蕭菲雅深知自己是該中心唯一的捐卵者,幾乎肯定自己是雙胞胎的血緣媽媽,但卻從未被中心通知,深感不受尊重。蕭菲雅很想知道兩個小孩的狀況,但為免影響對方家庭,決定留待他們長大成人才相認,幸好他們自小已獲父母告知自己的身世,當蕭菲雅出現時,大家沒有太大疑惑,兩家人也能好好相處。

蕭菲雅是輔助生育的受助者,之後成為卵子捐贈者,協助不育人士。

蕭菲雅是輔助生育的受助者,之後成為卵子捐贈者,協助不育人士。

捐助中心用蕭菲雅的卵子協助一對夫婦懷孕,但從未知會她,令她感到不受尊重。

捐助中心用蕭菲雅的卵子協助一對夫婦懷孕,但從未知會她,令她感到不受尊重。

捐贈者及小孩的知情權,越來越受重視,有精子銀行將捐贈者的種族、膚色、身高體重,甚至童年照片等資料上載,讓整個輔助生育過程更透明,他們認為開誠佈公對各方都是最好的安排。受匿名捐贈影響的中年人大衛,認為匿名方式對他們的成長過程帶來負面影響,他成立組織爭取修改法例,令英國在2005年起禁止匿名捐贈,他的下一步是要爭取因輔助生育出生的人,擁有知情權,要求政府在證明文件上記錄捐贈者身分,給予他們了解血緣父母的權利。

大衛是匿名捐贈的受害者之一,認為開誠佈公對孩子最好,推動英國修例禁止匿名捐贈

大衛是匿名捐贈的受害者之一,認為開誠佈公對孩子最好,推動英國修例禁止匿名捐贈

有精子銀行將捐贈者的資料及兒時照片上載到資料庫,令輔助生育更為透明。

有精子銀行將捐贈者的資料及兒時照片上載到資料庫,令輔助生育更為透明。

精子銀行的負責人認為公開資料,對捐贈者、受助者及孩子都是好事。

精子銀行的負責人認為公開資料,對捐贈者、受助者及孩子都是好事。

另外,亦有組織在網上設立「捐贈者子女登記冊」。始創人溫蒂聯絡了逾萬名捐贈者和他們的後代,發現大部份人都希望認識血親。捐精者托迪是其中之一,他估計自己至今有24名血緣子女,並透過登記冊與部份子女見面,他的目標是在未來幾年,與每位子女見面,讓這種既親密又疏離的關係,加入更多聯繫。

托迪透過捐贈精子,育有24個子女,他希望能與他們所有人見面,互相認識。

托迪透過捐贈精子,育有24個子女,他希望能與他們所有人見面,互相認識。

現今社會有人透過捐贈者輔助懷孕,已經越見普遍,與其糾結於輔助生育的道德問題,不如正視小孩們知道自己身世的權利,認真探討是否需要透過法例去保障他們,讓他們在成長過程中免卻遺憾。

--

港台電視節目《31看世界》(電視雙語廣播,本集於5月2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三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31seetheworl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