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醫生相信有鬼嗎

2015/8/24 — 12:40

每當有靈異事件發生,媒體總愛找來醫生作出科學解釋。但是,醫生真的不相信鬼神的存在嗎? ( 圖片來源:vincentchrisp.com.au )

每當有靈異事件發生,媒體總愛找來醫生作出科學解釋。但是,醫生真的不相信鬼神的存在嗎? ( 圖片來源:vincentchrisp.com.au )

每當有靈異事件發生,媒體總愛找來醫生作出科學解釋。但是,醫生真的不相信鬼神的存在嗎?

教授:「見鬼就是有精神分裂?」

鬼怪之說在醫學生年代聽最多,可能是讀書太苦悶吧!但是當中很多都沒甚麼根據,所以都是聽聽算了。

廣告

有一天在精神科的課堂,被教授問:「若病人跟你說見鬼,他是不是就得了精神分裂病?」

我和大家都不太懂回答,只好面面相覷。

廣告

教授看著我再問一次,我回答:「我想大概是……因為有幻覺。」

「你們放學後,到巴士站,逐個問問排隊上巴士的人,有多少個有見鬼的經驗。」

我們當然沒有去問陌生人關於見鬼的經驗,只是不懂裝懂地點點頭。

病楝怪談

到了做實習醫生的時候,因大家經常要通宵當值,很自然不會想談及這些話題,免得在夜闌人靜時心驚膽跳。

但有一件事,到今天依然記得,我希望是當時看錯了。

事發在一間小醫院,整個部門晚上就只有我一個實習醫生。

在零晨大約兩時左右,傳呼機響起來。

「醫生,有病人要CERT。」就即是到病房為病人做心電圖,照瞳孔,聽心跳以證實死亡的程序。

當時心想︰「剛剛就只睡了半小時……快快做完再休息吧!」

睡眼惺忪的我慢慢地走到宿舍的升降機。等候的時候不忘補眠一下。

叮噹。

升降機門打開一刻,從鏡裏看見背後有一個全黑色的高大身影,在走進升降機後回望,竟發現空無一人。

我對自己說:「應該是醫學上的初醒幻覺(hypnopompic hallucination),是剛睡醒的正常現象!」但即使是作為醫生,第一次有這樣的經驗,科學解釋也未能完全平息心中的不安。只好再想︰「我問心對病人還是很盡力的,就算是看見了,也不會是有害的。」

神秘空間

另一次經歷是在數年前另一間小醫院發生的,時間大約是下午五時左右。那天快要完成手上的工作,打算到1樓的病房看看一個病人就離開醫院。我當時是在頂層大堂,剛好有一架升降機已開門等著我,心想「今天真幸運,連升降機也在等我。」

我走進去,隨手按下「1」字。

升降機關上門後,一點動靜也沒有,我再按一下「1」。

突然,感覺到升降機向上升,顯示屏出現了一個英文字母「H」。

門打開後,我踏了出去,只見除了白色的牆,甚麼也沒有。怎麼在這間醫院工作了這麼久,從沒到過這個樓層?我急急的走回升降機。這次門關上後它也沒在動,幾秒後門再次打開,竟回到了剛才所在的頂層大堂。當下擔心是否升降機故障,所以就沒再使用同一架升降機了。

事後跟同事分享,無一到過我所見的樓層「H」,而且今次也不是剛睡醒,很希望有人可以跟我說︰「醫院有一個樓層平時是鎖上的,當天剛好沒鎖上。」不過,當天已經是在頂層了……所以這個說法還是不太能夠完全說服自己。

遇上「撞邪」的病人

病人是一個法律系的學生,到印度旅行後出現了幻聽,聲音有男有女,時而有汽車的噪音,時而有嬉笑的聲音。她懷疑這是與在印度買的一個古錢幣有關。她曾經找牧師幫忙,做了一些驅邪的儀式,可是都沒起甚麼作用。她的情況越來越嚴重,害怕得只敢躲在床上。

被送到病房後,她不斷要求出院,堅信這是撞邪而不是精神病。

「醫生,你信有鬼嗎?如果不信,我不會再說。」

「嗯,我很想知道妳的經歷。」

「我在印度畫了一個Henna紋身,是宗教的圖案……」她掀起了手袖給我看了一下︰「我現在想起來那個紋身師傅當時的笑容是有點詭異……」

她接著說︰「街上的人望著我的眼神都很奇怪,他們都被印度的鬼魂附身了,想要跟著我……醫生,你不相信嗎?」

「你遇到這種經歷一定令你很害怕。不過我們無法以科學實驗的方法證實或否定鬼神的存在。況且,你已經找過牧師幫忙,好像沒甚麼效果。醫生遇過相當多的病人有類似經歷,但他們服用了一種藥後,可以減低恐懼的感覺,被鬼纏擾的感覺也會消失。既然宗教的方法不可行,不如我們試一試藥物,好嗎?」

病人就在半信半疑下服了幾天抗精神分裂藥物,幻聽減少了一點,增加了對藥物的信心。最終,她不需要任何宗教儀式,只是靠著藥物,「邪靈」便消失了。

若今天回答教授,到底見鬼是不是就等於患上精神分裂,不妨留待下篇跟大家分享更多「撞鬼」個案後,再作定論。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