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醫門故事:性病流行

2015/2/28 — 9:00

Abhishek Singh Bailoo / flickr

Abhishek Singh Bailoo / flickr

在國內專科訓練,醫學知識當然有增進,但最大得著還是觀察到人生百態。

皮膚科中,不同教授會有不同病人群。那位病人,為方便就稱她為張小姐,二十多歲,外表斯文端莊,只是說話聲偏大,第一眼還以為是普通「袪痘增白」 case 。

張小姐:教授你好!那些報告可否幫我看看!
教授看一看驗單:你結婚了沒有?(平日笑容滿面的教授突然變 cool)
張小姐:結了。
教授:把你先生叫來,要一起治療!

廣告

我即時想起「夫妻同治——性病」,但國內師兄已拿起驗單大聲說「尖銳濕疣」
(國內門診的門是常開,門外是一堆病人)

張小姐如常答:教授,這件事不可以給我老公知道的。
教授繼續冷淡:不成,傳染性高,如果你先生有,還可以再傳染你。
張小姐冷靜道:你可不可以開些藥,我拿給他吃,他就會吃!
我小見多怪:吓?!
教授見怪不怪,斜視我一眼,直答:這個病不成!
張小姐若有所思,似乎心中有物:我想一想⋯⋯

廣告

她走出診室,對電話大聲罵: @[email protected]# ,你做過甚麼,不是你,難道是我?

張小姐收線後,神態輕鬆,回復端莊:成了,我老公會來。

果然兵以詐立,先發制人,自嘆不如,無話可說!

剃人頭者,人亦剃之,這是一個可悲故事!鳴呼!

因性病來我門診求醫的人極極極極極極少,但意外成孕,假裝來調經的卻很多。有時年輕,經驗不足的還會爆出「前男友的」、「無諗過一次都仲」、「不能給新男友知」的說話。一些不知廉恥的,就會說:「我上次好快搞掂」不論原因,也不可能殺胎,所以必須立刻拒絕,絕不能讓她有半點僥倖之心。

花款多,病更多

經由性行為傳染的,不一定只是性病,普通病都可。所以不論傷風感冒,還是大病初愈,我們中醫都要求禁房事,以防加重病情或傳染疾病。

HSV 單純疱疹病毒分為 HSV1 和 HSV2 。 1 型在口唇旁, 2 型在生殖器。 1 型可以因共用牙擦,接吻,共用飲品,幼兒期等直接接觸傳染,但我還是 buy 當年 family medicine 教授的那句:

「而家啲人又上又落,咩都用齊, type1 落咗去, type2 上咗嚟,又或者落咗去又上番嚟都好難講, HSV1 同 2 實際的傳染方法已經混亂」

HSV1 相近於中醫的熱瘡,曾經感染後就潛伏體內,在陰虛,休息不足後,再食熱氣刺激食品時發出來。臨床上,以年輕女性較多見,以口唇「黏膜交界處的成群小水泡」,灼痛為主, 1-2 週內自然好轉。女性每月週期,容易陰血虛,所以在感染後比男性更復發。

性病人數日多

性觀念開方、個人享樂主義,但道德教育追不上、防護知識又不足,這個問題,不止國內,香港亦然。

以下兩張圖分別是,國家和香港,不同病的每年數字。

香港衛生署愛滋病監測工作室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香港衛生署愛滋病監測工作室

香港對安全性行為的宣傳相對國內充足,周圍都是便利店,避孕套的質量和供應都不成問題,但仍有部份,太年少無知、特殊癖好、或爛玩醉酒人事,需要多加注意,以減少病患數字。

覓食高手,長期一套防身,雖然真的減少了患病機會,但避孕套不是完全能防止性病,(genital warts 就是一個常見例子)再加上 Multiple sexual partners 這個因素,所以仍然有一定風險。

感覺上 “Multiple sexual partners” 的人離我們很遠, 但只要把此字演譯為「尋歡、偷吃、easy come easy go 」, 或更具體事件「北上、嫖、一腳踏幾船、宿舍中的各傳奇人物」,你就會發現身邊都有這些高危份子。自己當然不要做高危份子,但若然伴侣是高危,風險亦相對大。

近年的電影題材,不少圍繞性愛作主打。向西、夜蒲、雞、鴨,一年數部,部部大賣,雖然是反映現實,但亦把歪風吹得更厲害。「揚人惡,即是惡」不論是好是壞,只要接觸多就會習以為常,甚至無意識的有樣學樣。這個性開放的潮流似乎不可逆轉,作為平民,可以做的是,做好個人本份,培養個人道德,防範過態的個人享樂主義,時時提防自己和別人的歪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