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構人與人關係的Pokemon GO

2016/8/4 — 17:33

很久沒有沉迷一隻Game了,講的當然係Pokemon Go。

作為80後,我們有非常驚奇又不一樣的成長經歷。記得小學雞的時候,當我們第一次沉迷捉小精靈,手裡握著的是Gameboy(當然還有數碼暴龍和四驅車),由黑白到彩色,依稀記得黑白機約一百多元,彩色約二百多。成班同學仔,返學放學都機不離手,甚至上堂時也偷偷地玩。那時,學校開始設置電腦室,我們有了電腦堂。我家也安裝了第一部大牛龜電腦。

然後上了中學,Gameboy被淘汰了。我們開始沉迷另一種新興的Online Game。除了ICQ,人們交友的另一個園地就是線上遊戲,那時人們還會常常約相識的網友出來見面。慢慢地手提電話也開始在校園流行起來了,那時細長的Nokia是最火熱的牌子。勝在夠硬正,跌極都不會壞;跌散了砌返依然用得。慢慢地手提電話有了拍照功能,那時候很優質的手機照片約是25萬像素左右。不到幾年。然後到了可以拍500萬、800萬、1000萬像素高清照片的智能電話也出世了。

廣告

之後就跳躍到了iPhone與Facebook的時代了。80後的成長經歷與見證了整個數碼時代的瘋狂競逐、發展與變化,這成就了我們對於新奇事物極有彈性的學習與適應能力。數碼科技的發展的確改變了人們對於時空的概念。飛機只不過縮短了空間的距離,使旅行變得更快捷;但網絡卻取消了距離,它使人們得以「同步」,無論你身處宇宙的哪一個角落。但或許網絡並沒有像它許諾的那樣,真正縮短了人與人的距離。人們發覺生活在數碼時代下,人與人的關係越來越「疏離」。電話問候取代了見面;Text取代了電話問候;Emoji又取代了Text;社交媒體成為排除異己異見的圈圈子地盤⋯⋯

然後,我們有了Pokemon GO,這個Game很不一樣。當PS4等Online Game讓不同人安坐自己的房間都可以「方便」地享受一齊同步打機的時候。Pokemon GO的不一樣,在於它刻意地製造了玩家的「不方便」。玩家坐定定是無法讓遊戲Live起來的。於是它重新把人「夾硬地」帶上街頭。

廣告

星期日,當我跑在街上與其他精靈訓練員一起追逐收服啟暴龍與卡比獸的時候,我重新遇見了十幾年未見的小學同學。我們有了共同分享的話題。講的不再是工作與地位,政治立場與車價樓價,而是大家各自捉了什麼Pokemon,哪裡有什麼珍貴的小精靈,然後一起上氣不接下氣地追逐特定小精靈出沒的地點。仿佛經歷了一次時空旅行。它把我們帶到了那些年──當我們還會在街道上見面聊天遊戲奔跑的童年少年。(我並非認為齊齊玩Pokemon GO,可以讓不同立場的人放下或解決分歧與問題;我只是認為當大家有了共享的樂趣、共同認同的價值與文化,人們會多了一份理解、包容與耐性,會更容易透過溝通解決紛爭、尋求共識。)

細妹經過沙田公園的時候說,除了中秋節,未見過這裡如此熱鬧。如今它晚晚是中秋節;也同時發生在全港其他有櫻花盛開的地方。這種Pokemon Go奇觀盛況還會延續多久?一位前輩朋友對這種一時興起的熱潮保持理性與懷疑的態度,認為不到一個月、最多三個月就會消失。

我不知道。但在這個遊戲的過程中,產生了不少善意的價值──三五朋友仔約一起去捉Pokemon、父母帶上仔女在飯後一起邊散步邊捉Pokemon、打工仔在飯後與同事特地在公司附近散步尋找Pokemon、帶寵物出街散步並捉Pokemon、陌生人與陌生人分享珍貴精靈的位置並一齊為它奔跑、我也見過孫女推著坐輪椅的祖母到公園散步,一人一手機捉Pokemon,齊齊為了捉到一隻奇異種子而歡呼、也為了一隻逃跑了的比卡超而慘叫⋯⋯如果這些共享的價值與文化能久久地延續下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