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遊塔門

2015/11/16 — 11:51

【文:Sally】

上次來塔門,已是—年多前的事了。那天,亮兒把風箏放得高高的, 50 碼的線一下子就放完了。然後,風箏掙脫了他的手,頭也不回地向海的另一邊飛去了。亮兒哭得很傷心,那種傷心勁兒,好像出生後還是頭一回。從那天起,亮兒就不肯再放風箏。

然後大概隔了一年後,不知哪天開始,他突然一想起那隻風箏就哭,吃飯哭、出街哭,甚至上廁所也哭。他問我它到底去了哪,是不是去了天上陪公公,他們會不會一生都不能再相見。後來我叫他把自己的想法寫出來,幫他製造了一張相片貼在家裡的櫃門上,一想它就看那相片。慢慢地他不再哭了。

廣告

最近天氣轉涼,又到了放風箏季節。先生說他這星期天有空,建議再去塔門一趟。亮兒聽了很不高興,但最後還是被我們拉了去。跟以前—樣,刺激的街渡後,我們先光顧了張太的小店,點了亮兒最愛的菠蘿牛肉炒飯,坐在石級上看了一會兒游來游去的小魚羣,然後買了隻新的風箏上山去。

廣告

風勢很大,風箏很快就上了高空。亮兒興致不濃,去了旁邊的球場跟其他小孩踢起球來。先生收起箏線,讓 Christine 看着兩小(妹妹正入神地看着螞蟻搬蘋果),跟我倆去山的另外一邊走走。

來了塔門這麼多趟,還是第一次過來山的另一邊。想不到這邊景色别有一番天地,我們拍了好幾張照片。先生手上拿了一把傘,沿路看到樹上掛得高高的斷線風箏,就停下來仔細地看著。但它們要麽太高,要麼已破,我們最後還是空手回頭。這一來竟然已去了差不多一小時,兩小跟Christine已經坐在亭里等我們。他們—見我,就大叫:「XXX, I miss you!」原來,剛才 Christine 也在這里向最近宿霧的海角大叫:「Angel, Ina (她兩個女兒) , I miss you! 」 Christine 聽到他們的話,媔婰地笑了一笑,但眼圈卻紅了起來。

天色已暗,行人已稀,我們—行人向碼頭走去。就快轉彎時,簡直像奇跡—樣,前面出現了一隻斷尾但跟以前的一模—樣的風箏!我不禁興奮地向亮兒大叫:「你知道嗎?有句詩,眾裡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就是現在這様了!」亮兒也傻乎乎地笑了。

晚飯過後,心裡還是十分興奮,於是跟先生說今天怎麼這麼幸運神奇。誰知一貫含蓄的他淡淡地說:「撿不撿到那風箏不是重點。無論如何,在今天後,亮兒在塔門的經歷會再多了點。」說得也是,但那淡然的態度卻實在恨得我牙齒癢癢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