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安行(一):春暖翠柳花樹茂

2018/3/30 — 19:36

在五天的西安遊學團中(小子是帶隊導師,可不是學生……),去了不少著名的歷史景點,感受猶深。不過小子首回想分享的,是西安春天的繁花茂樹,讓人驚嘆的美,呈現出和香港截然不同的風光。

或許,存世三千年、歷13朝古都的西安市,是全中國最具歷史厚重感的城市。對未到過西安的人來說,單憑想像,腦海浮現的或是「蒼涼」,但經歷過這五天的旅程,實在完全顛覆了這定觀。現代的西安,小子會用「絢麗」來形容。小子嘗試在本文和朋友分享這箇中風景,但套用太太昔年在台灣關山觀夕陽的一番話:「最厲害的相機是我們的眼睛。」若是有緣,還是期望朋友能親臨其景。

早上來到人頭湧湧的「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沉睡的秦皇在地底深處乘著船,不知漂在水銀河上的哪方,遊人只能夠從陪葬坑中數千個兵馬俑想像秦始皇當年的雄才。或許位處三個陪葬坑中的庭園中,有一棵樹白花開得特別盛,一列列光禿禿的樹圍繞在旁,就像將軍率領著士兵列陣告別昔日的君王。

廣告

然而,悲傷並不是此地的主旋律,尚有青葉伴著淡粉的落花裝飾著人潮大路,中途還有零星一棵艷粉櫻樹,吸引情侶留下倩影。或許,對活人來說,這些才是他們特地來看失去靈魂的俑後,所獲得的最大的獎勵。

廣告

自古楊柳象徵著離別。長安城門外與友道別,拆柳相送,正因知道留不下,才更想「留」。我們讀著過去眾多詩人之作,總感到垂柳是哀愁的,總是帶金黃色的秋意。來到華清宮,一切對楊柳的想像皆是相反的:生氣勃勃、翠綠如玉,高達數米的柳樹,垂著兩三米的綠柳群,圍繞著整個宮殿,隨風飄逸,常低首與遊人打招呼、拍著我們的頭,真是異樣的親密。

花樹之美,當然不止此二地,單憑小子手機之力,也只能呈現其皮毛。遺憾?倒不至於,起碼,小子已曾親臨其景,印在腦海中。望日後攜眷再臨,美景尚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