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閒話癡肥

2015/3/25 — 17:43

今天跟阿樂討論癡肥的問題,不是煞有介事地討論,只是兩父子閒聊,由一個話題扯到另一話題,不知怎的,就談到了癡肥。我們說的癡肥,沒有甚麼嚴謹的定義,只是泛指非常肥胖,例如肥胖到前臂粗過一公升汽水瓶或臀部大過椅面;如果只是中年發福式的圓頭粗腰,我們不會稱之為「癡肥」(當然,發福可以發展到發脹,變成癡肥)。

阿樂首先說:「我真不明白為甚麼有人會容許自己的身體發展到癡肥的程度!發胖是漸進的,而且要經過相當長的時間才會變成癡肥;因此,發胖的人應該胖到某一程度便有所警覺,然後想辦法防止自己繼續胖下去。」

廣告

我說:「也許有些人根本不介意肥胖,甚至不介意癡肥呢...」我還未說完,阿樂已急不及待回應:「那我們就只談那些介意肥胖、介意癡肥的人吧!」我接著說:「好吧,只談這些人。就算他們已經有所警覺,想防止自己繼續胖下去,甚至想到辦法,可是,他們大多沒有實行這些辦法的意志力,於是便繼續發胖,終於變成癡肥。」

阿樂對這個解釋不盡滿意,反駁說:「如果不想肥胖,更不想癡肥,那已經是一種動力,應該足以推動他們去實行減肥的辦法;還有,如果只是剛開始發胖,要減肥應該不會太難吧?」

廣告

我說:「我相信有你說的這種人,剛發胖便有所警覺,然後決心減肥;不但有這意圖,還付諸實行,例如多做運動和注意飲食。不過,大多數人都不是這樣的,他們不只後知後覺,還意志薄弱。你也許是將人看得太理想化了!」

阿樂沒有反駁,一臉沉思的樣子,像在消化我的論點,我趁機立刻補充說:「還有,正如你剛才所說,發胖是漸進的,這也解釋了為甚麼發胖的人大多後知後覺,沒留意自己已經肥胖了不少 --- 他們每天照鏡,都不會覺得自己胖了,直到有一天驚覺自己已經相當肥胖時,要減肥已不是容易的事。」

阿樂說:「如果真的不想癡肥,不容易也要做呀!」我說:「人的適應力很強,到自己變成癡肥時,便會逐漸適應,終於會接受癡肥的自己。」阿樂立刻回應說:「我一定不會適應,一定不會接受癡肥的我。」我笑說:「不要這麼肯定,假如你真的變成癡肥,到時你很可能便接受到那個癡肥的自己!你現在不能接受的,只是想像中的癡肥的你;正因為你不能接受那個想像中的癡肥的你,你才勤於運動。」阿樂隨即說:「你也是這樣啊!」我答道:「對,我也一樣,不要說癡肥,就是想像自己有個大肚腩,我也不能接受... 」阿樂這時樂了,說:「你貪靚!」我只得說:「你也是啊!」阿樂的反應不出我所料:「遺傳你的!」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