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閒談中醫收費斷層

2016/1/16 — 9:00

Jimmie / flickr

Jimmie / flickr

很感恩自己是一位醫師,自己的病自己醫,老婆有病自己醫,一年真的省下不少醫藥費。行醫越久,越是明白,醫療開支對收入一般的百姓,絕對是沉重負擔,而中醫治療,對中產以下的階層(即使是 NGO 收費),很多時也屬於奢侈品。

在 NGO 工作數年,發現經濟差的時候,病人不但沒有減少,反而不斷增加——多了慣常在私營診所看病的。今年又是股災年,又多了一大班未上車或苦供樓的主任級人仕成為 NGO 診所的常客。 

廣告

有病人因經濟問題而流到 NGO ,看所謂的平價中醫;亦有本來在 NGO 看病的患者因個人經濟更差而流走,但今年整體是多了很多病人。一天七八十個病人,每人平均四分半鐘,有的甚至兩分半,根本不理想,但不快一點,就會多一些負擔不起外間醫藥費的人白等。曾經有經常排最後幾位的患者反映:「四天前大感冒,排不到,今天再來。」我很離地的說:「感冒不要等四天,去別的先看吧!」病人回:「西藥,每次吃完也很累,其他中醫又這麼貴。」其實,他已是夾心中較富足的一群,才能負擔 NGO 的收費。

中醫在港規範化已有十年多,不論那一個階層,對中醫的需求都越來越大,但現時中醫醫療服務的提供明顯出現了斷層,不是每一個階層也可享受到足夠的中醫服務。香港中醫主要是靠慈善團體和私營診所橕起,故便宜極有限,若一年只病一兩次當然不成問題,但事實是大部份人,是經常有很多不同的長期病如失眠、胃病、心悸、調經、更年期、筋骨等問題。這些病都應服用較長時間中藥,以作長遠改善,若然只靠現時提供服務的單位,即使是最便宜的 NGO 也有很多人未能負擔。

廣告

中產以上當然選擇多,較富足的夾心中慘也可到 NGO 睇病,但中下層又未有資格拿緩助的「中慘」,即使明知中風後針灸,調經、頭暈、胃不適等病服中藥效果佳,都未能負擔,只好放棄治療。

成年人有病,「吽好」是平常事,慳得一蚊得一蚊是常識!有小孩的,自己不看,小孩也要看,但若不治好自己,又怕傳染小孩。感冒高峰期,全家一同來診的個案一定增加,到俾錢時,父母們多會呻:「真係睇醫生都睇到窮。」如果家中有人得了須長期針灸或服藥的病,如中風, 誇張一點,可因看病和照顧家人,由中產變破產,便何況大部人只是得不到緩助的草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