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公瞓街記」第七回之審死官

2017/11/30 — 18:00

上回說到蟬姐在銀星賓館被關公五花大缚,朱滴更大整蠱,偷偷在她玉背用红筆寫上「我不是潘金蓮,導演馮小剛題」一行大字。
眾人散水後,蟬姐驚魂未定,自行鬆缚冇着衫便衝落街叫救命。當時南昌街遊人如鲫,忽然有裸女狂奔,一眾麻甩佬、阿伯、南亞裔小販及好事之徒自是興奮得呱呱叫,仆到咁圍觀,搞到成條街水洩不通,車龍一直排到去荔枝角。

事後有人將手機錄影貼左上網,大龍鳳紀實對白大概係咁。路人甲口花花曰:「姐姐仔,因乜樹跑天體馬拉松,使唔使幫手?」阿婆乙曰:「啋,日光日白有冇搞錯,剝光豬企街拉客,真是世風日下!」師奶丙遮住個仔對眼,嗱嗱聲拉佢返學:「正衰人,周街打出對奶教壞細路。」阿差曰:「嘩,白雪雪,唔係好似我咁黑黑實實,正呀喂。」有條文化界老柴曰:「背脊刻左字,戴番副眼鏡睇真些先。馮小剛題,應該係拍片。」另一老鬼搭訕:「這個國產女星好熟口面,哦…似係叫乜冰冰…。」文化界老柴回應:「凍冰冰。」

蟬姐衝左落街,發覺唔對路之時,已經太遲了。佢連忙用雙手掩住要害,欲退返賓館上,但可惜樓梯口早已企滿睇熱鬧之人。說時遲那時快,一大群咸濕佬把她團團圍住。大庭廣眾下,成班麻甩男雖然未至於郁手郁腳,但評頭十足已經夠攞命。蟬姐此刻花容失色,羞得無地自容。正是前無退路,後有色狼,她只有哀求商舖内的大嬸打三條九救命。

廣告

十五分鐘後,沙展阿蟲施施然帶埋女警阿珍抵達現場。嘩,弊傢伙,南昌街有如旺角暴動咁嘅場面。阿蟲馬上揮動警棍,追住個廢伯亂舞,「冇嘢睇冇嘢睇,後面嘅人唔好迫埋嚟。…喂喂喂,係個阿婆食左藥冇着衫,唔係靚女…。」但街坊話之你,人一世物一世,繼續睇大戲。最後佢急召防暴隊,好不容易才驅散了數百名街坊。之後,阿珍將蟬姐成條肉蟲帶上豬籠車,回警署審案去也。

警方出動防暴隊驅散數百名鹹濕阿伯,事件馬上傳遍深水埗,更上埋報紙電視。生果報採訪部經明查照訪,竟然比佢起到蟬姐個底。嘩,今回大新聞囉。老總一聲令下,一於作大佢。一仔馬上開工,寫一篇又黄又賤嘅「財經界賣淫實錄」配合。各版面编輯開會後,由於蟬姐及田雞地產有頭有面,決定升級為A1頭條,標題「地產交易不景氣,金牌經紀淪落風塵亅。動新聞一出,各媒體嘅港聞版、經濟版、財經版、「東張西望」…即時跟進。一眾記者兵分兩路,一時間深水埗警署及田雞地產公司門外人山人海,如臨大敵。

廣告

另一方面,探員阿蟲與女警阿珍拉左蟬姐返警署,差館也出现小騷動。事缘深水埗雖然流鶯眾多,但九成九甩頭甩骨老弱傷殘,少見蟬姐這等貨色出沒。於是一眾狗公議論紛紛,又話相頭似足小川阿佐美,雙峯則十足十小早川怜子。警署内被扣查等候保釋賣四仔的成班老同則持相反意見,話相頭係秋吉雛,身材有如愛田由。雙方意見不同,嘈喧巴閉,爭持不下。

阿珍及阿蟲嗱嗱聲帶左蟬姐入房落口供,問話半小時後,才發現今回真是審死官,大鑊鳥。

看官,如果你看過黑澤明的名作《羅生門》(改编自介川龍之介的小說《竹林中》及《羅生門》),就知道這世間只有上帝才知道真相,因為每一事情每個人都在説謊話。

蟬姐脱困之後,面對女警阿珍,她又怎可提及田雞地產收樓及色誘會長偉一事。所以事情經過只有老作,前一半是假,後一半是真。根據蟬姐的口供,她是途經南昌街,有條麻甩阿伯向佢吹了一口迷煙。迷糊之間她被帶上賓館剝光豬,麻甩阿伯繩缚意圖迷姦玩SM,還有一班買左飛等睇真人表演的騎呢怪,包括潛水人、古裝红面佬、美國隊長、豬八戒、神奇女俠…。

面對惡劣環境,蟬姐根據美國探索頻道製作的生存技能電视節目教路,發揮「绝境求生」潛能,死也不肯就範並拚命扺抗。一眾騎呢怪見佢狂叫救命,驚慌下連忙鬆人。她脱身後冇着衫就追落街,跟住便被咸濕佬圍,後來差人便到了。

阿蟲及阿差聽完成個古仔,面面相觑。條女如果冇妄想症,就一定係食左藥。事件經過全屬天方夜談,如果照寫落簿的話肯定比人炳。於是二人除帶左蟬姐去驗尿之外,即時上報老顶青竹蛇話個受害人好眉好貌好身材,可惜卻很大可能患有精神分裂症。今回點搞好?

深水埗總指揮青竹蛇為官之道,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做少錯,唔做唔錯。「有事合埋雙眼當睇唔到」。但今回蟬姐「雙燈大鬧南昌街亅事件上晒動新聞,則再冇辦法掩耳盗鈴,置之不理。

麻煩事來了,頭痕間,外號「順嫂」的區議會主席果然登門拜訪。佢話作為香港第一大党民賤聯之深水埗代表,不可以再容忍區内之企街及露宿者問题。如今北京已驅趕「低端人口」,所以議會也要緊隨中央政策,大力掃蕩區内的流鶯及窮鬼。根據高登起底组资料顯示,差人所拉之祼奔少婦居於油麻地,屬誇區賣淫案,必須嚴懲云云。

順嫂教仔咁,講足45分鐘,口水多過茶。青竹蛇冇佢符,最後答應一定起訴蟬姐「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又派出金牌CID儍豹侦查,才打發走個婆娘。

須臾,阿珍阿蟲又來報告,案情曲折離奇,簡直比《出埃及記》影片中張家輝報案所言之驚天大秘密更加荒謬。於是青竹蛇召來儍豹,曰:「此案複雜,耐人尋味。你等三人循以下方向侦查:一,此姝身光頸靚,不似北地胭脂。近年婦運團體冒起甚多,看看係咪Slutwalker Hong Kong之流在區内搞事。

二,蟬姐裸背寫有「我不是潘金蓮,馮小剛題亅。循此綫索,問下銀都電影公司,是否馮導冇經申請,在區内開拍《我不是金蓮》續集。

三,搜查銀星賓館及盤問管房區伯,必要時帶同蟬姐,剝光豬返回南昌街重组案情。」

深水埗警署内其他伙記,青竹蛇所言乜都聽唔入耳,只收到最後兩句「必要時帶同蟬姐,剝光豬返回南昌街重组案情亅。於是眾人異常熱心,猛問儍豹三人是否人手不足,自己好得閒可以幫拖。

正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深水埗區從此多事矣。

Deal蟬在警署大話西遊半天,由始至终認為自己係受害人,直至阿珍話警方決定起訴佢「公眾地方行為不檢」。蟬姐當堂打個突,花容失色猛咁問點解。阿珍叫佢自己上網睇下新聞。一看之下,蟬姐差點暈低,嬲到七孔生煙。原來動新聞及一眾媒體,將她全面抹黑。東記定性此事件為「吸毒少婦祼跑」;生果報標題「地產經纪收入大減,暗營副業謀生計」;日月報頭條「香港地揾食艱難,流鶯裸露爭生意」…。蟬姐嘔血之餘,唯今之計,只有打電話返公司班救兵。

是日田雞地產辦公室,成班經纪正廣傳Deal蟬祼照,七嘴八舌評頭十足猛講是非。阿姐來電,於是班靚仔強忍住笑,話會通知内部個律師仔四眼甘,叫佢馬上飛的到警署。

四眼甘抵達差館,睇完口供纸,私底下同蟬姐講:「咁嘅古仔,你估個官會唔會信?嗱,足球賽事成日有鬼佬裸跑,碎料來的。法庭處理"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多數罰幾千蚊守行為半年了事。」跟着他向蟬姐曉以大義,如果唔合作,一陣班差佬玩嘢,帶你回南昌街重組案情,咁就該煨囉。

蟬姐一聽「重组案情」,即刻冇晒心機,成身震過貓王,最後死死氣簽名認罪。

四眼甘辦過保釋手續,二人由差館後門鬆人,避過一眾記者。返到寫字樓,蟬姐直衝入田雞煲間房,梨花帶雨,一哭二鬧三上吊,話今回比公司害死。田雞煲連忙安慰,「怕左你先怕米貴」。心想,如果條女真係飲「拉掃」(六七十年代殺蟲水的名字)自殺,咁就大乜鑊。於是馬上叫佢去會計部支取兩個月薪水,自動失踪行開下,待事件冷卻後才蒲頭。

蟬姐見錢開眼,攞住張支票走頭。好,一於去泰國布吉島玩番轉,散下心。

看官,正係「人衰行路打倒褪」,蟬姐出埠散心,報名之布吉島五天豪華遊,竟然係「九皇齋節拜神團」,全部團友都是邪牌撈家古惑仔。今回又再搞出大頭佛來。此是後話,暫且不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