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公瞓街記」第三回 -關公大鬧深水埗

2017/11/7 — 19:15

上回「關公瞓街記」講到關公凌空露宿,各政府部門合埋眼睇唔到,於是關公正式落户橋底,成為福祿壽自组的「瞓街大聯盟」一分子。

兩天後早上十一點,關公凌空睇報纸,替自己增值。福祿壽三人無所事事,又開「人生意義」硏討會。福伯沉溺於西方社會理論,例牌攞佛洛姆的名作《逃避自由》出來嚇人,說今天香港人普遍焦慮及空虛,係想逃避自由。只要臣服於獨裁系统,便乜問题都冇。祿叔當然唔同意,引唐君毅《人生之體驗》之言,說眾生常遇困境,但其實是考驗之一。如能從陷溺淫靡之中跳出來,則是生命智慧開顯,從而可自我創造出充實飽滿的人生與安樂的社會。壽仔最愛唱反調,話根本唔係咁,人生唔一定有意義,問题亦唔一定有答案。就是因為你們兩條友鑽了牛角尖,走火入魔,所以才出入青山多回。褔伯祿叔連忙追打壽仔,三人吵鬧間,忽見會長偉及朱迪哭喪着臉出現。乜事干咁閉翳,原來是收樓問題,一樓鳳姐及二樓「庶民影藝人協會」同受影响。會長偉及朱滴來求救也。

原來會長偉所住之元洲街唐樓,被近年活躍於收樓界的「田雞地產」睇中,並已與地舖及三四五樓業主簽了收購協議書,就只剩下一二樓未搞惦。一樓業主為會長偉叔父,早已移民加拿大,層樓由偉哥打理,每月係咁恁滙番多少當交租。偉哥有瓦遮頭之外,兼做包租公。二樓業主為徐娘半老的鄭旦,老公瓜柴之後佢冇收入,只好下海,並找來金蘭姊妹盲妹西施一同經營一樓鳳,輪流開工,日子得過且過。由於阿偉及鄭旦唔肯搬,所以便經常被人騷擾。

廣告

說回「田雞地產」,老细田雞煲,老牌撈家(撈家係六七十年代用詞,即撈偏門之老細,但不一定係社團中人),專起釘及收舊樓,與地產界大孖沙經常有來往。田雞煲同深水埗浙江街猛人浙江仔乃沙煲兄弟,二人夾計揾食。田雞煲搞惦地產佬、議員及差佬,浙江仔則負責「做嘢」。浙江仔旗下有兩大南亞裔打手,一個叫嚤囉雞一個名咖哩羊,外號「印巴雙煞」。二人兇殘成性,唔係人咁品。

事發當天,半夜三更咖哩羊手下幾條靚仔去一樓淋红油,撞正西施落街倒垃圾。幾條靚仔淫心起,想抽下水食霸王餐。誰料西施天生眼疾,卻食過夜粥,一脚拆祠堂,三兩下散手便打到班友一仆一碌。今回大鑊鳥,幾條靚仔回報阿公,咁咁咁咁,於是咖喱羊下令,第二天晚上在通州街公園足球場講數,四四六六拆惦佢。如果唔係,就火燒唐樓。於是乎一二樓鄭旦、西施、阿偉、朱滴、老鬼勝同阿芬,馬上召開緊急會議。會議结果係對方人強馬壯,己方男丁太少,於是決定向「瞓街大聯盟」福祿壽三件大叔求援。

廣告

看官,所謂「仗義每多屠狗輩,炒樓多是讀書人」,褔祿壽當然拍心口應承,但三人加埋會長偉、朱滴及老鬼勝,都只係六個男子漢,尚欠一男才可落通州街波地講數。

何解咁情況,一定要七個男丁?

是咁的,話說2014年佔旺之後,九龍警區除覺得學生好烦之外,對黑社會借機抽水亦十分反感,故大力打壓。另一方面,習總上台後,香港政策是「维穩」,要太平盛世,乜事都冇,所以差佬一再警告各字頭,切勿搞事,大規模講數晒馬成為江湖大忌。此外,舊時大佬講數,唔係大酒樓就係桑拿,貪地方夠睇頭。但隨着地產狂升,深水埗老店信興酒樓结業後,黑社會便欠缺個似樣嘅茶居搞大龍鳳。一日,江湖上外號孤寒智多星嘅猛人吳化,卻想出一條绝世新橋。佢話之前在餐館講數,班馬阿公使唔少,但出來支撑場面企後面嘅靚仔,個個玉樹臨風成條排骨,唔打得不在話下,最離譜係全部好似餓鬼出籠開大食會,鑊鑊食左大佬幾皮嘢。長遠來說,咁搞法唔係路,勞民傷財,未見官先打八十。於是佢提出江湖講數新建議,就係在康文署屬下的七人足球場舉行,雙方大佬各帶六人詐諦踢波實則講數。至於旗下嘅大班靓仔,則各领一盒檸檬茶坐在看台扮觀眾。如此講數法有幾大好處,一:由於正式有踢波場纸(康文署出的),反黑冇位入,唔可以拉兩隊球員/運動員。二:反黑更加冇理由拉觀眾席上的古惑仔。三:足球場嘅場面,係咪比大酒樓更加壯觀,更加似樣。四:吹雞而來班靚仔,每人只派支水,又或一盒檸檬茶,阿公計落慳唔少。五…。六…。此計一出,各字頭叔父齊聲話好,舉腳讚成。於是乎一夜之間,「七人足球講惦佢」成為江湖新秩序。至於球場講數,茅招百出,精彩過《少林足球》嘅電影場面,就真係「腦艾斯」!

今回班馬踢波一事,福祿壽三人對望一眼,指一指空中飛人關公。朱滴醒水,忙說:「大俠,江湖救急。章台脂粉大難臨頭,乞求壯士拔刀相助。」關公曰:「老某知道了。唯是踢波一事,愛莫能助。」會長偉當頭棒喝:「紅面佬咪食古不化,踢波係做下樣,開片至係真。」關公開始醒扒,開片冇問題,想當日老夫過五關斬六將…,於是頓首答應。

朱滴於是點齊兵馬,大軍殺去西施檔口,共商大事去也。

話分兩頭,江湖永遠冇秘密。咖喱羊嘅門生相約西施隊波通洲街談心一事,早已傳到深水埗警區指揮官青竹蛇耳中。

青竹蛇近日正心火盛,比班議員搞到佢一頭煙。事缘今年香港球迷嘘國歌,政府要推國歌法,凡侮辱國歌/嘘國歌者要坐籃。娥姐一話嘘國歌绝不能接受,班馬屁精馬上加把口做應聲蟲:「係囉係囉,一奏國歌要馬上"企定定喺度,得正正喺度",如果唔係馬上拉人封艇。」青竹蛇一聽就人都癫,班契弟議員講嘢完全唔負責任,講完拍拍屎忽繼續領津貼。執行拉人封艇卻是自己同埋班伙記,球場咪多球迷,個個樣子差不多,點搞好?今回正式大頭佛,最鸠多口就是那兩條師奶,正%$#@$。
青竹蛇噴完一輪$%#@&,下屬慌忙報告,今晚通州街公園球場有七人赛事,康文署場纸寫話係「”印度餐”對“庶民影藝人協會”」。青竹蛇一聽,就知係咖喱羊搞事。平日講數冇相干,今時今日踢波則麻煩大囉。事關通州街多左派團體,又有班大陸太晚上係公園跳大媽舞,萬一有人播國歌,咁就麻乜煩。好彩重未正式立法。忽然之間,青竹蛇心生一計,嘘國歌拉人封艇要演習操練,花墟球場正式比赛人咁多…。今晚七人赛數埋觀眾都係五六十人,一於…。

於是乎馬上落柯打,秘密行動代號「唱歌仔」。整個警區全軍出動,十輛豬籠車十輛衝鋒車飛虎隊全部候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