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公瞓街記」第五回之Deal嬋出馬

2017/11/16 — 10:22

資料圖片: 《關公在劇場》劇照

資料圖片: 《關公在劇場》劇照

上回講到通州街七人足球赛一事,看台上廿多名古惑仔因嘘國歌而被捕。拉返警署後,青竹蛇親自落柯打,全部當係重犯處理。班靚仔呱呱叫,根本唔知發生乜事,話等阿公保釋。須臾,咖哩羊知會字頭律師前來,但青竹蛇話今回冇咁簡單,因為律政界前要员白髮魔女已出左聲,「國歌法」呢單嘢有追溯期,所以班友全部會被送去荔枝角拘留所,監禁至立法後才提堂。字頭律師當場呆左,話冇咁嘅先例。青竹蛇曰,上頭通知係阿爺意思,班靓仔多數判無期徒刑。因為班師奶議员要殺一警百,所以入硬「侮辱國歌」罪名。如「國歌法」立法過程被拉布,則入「颠覆國家」罪,重衰多幾錢重。最後,他苦口婆心勸告個狀師,「合埋眼乜都睇唔到」壯烈犧牲班細嘅了事。不然他自己被定性為「維權律師」,咁就一身蟻,隨時被安排坐洗頭艇返大陸。

字頭律師嚇到鼻哥窿冇肉,連忙向咖哩羊及浙江仔報告,話咁咁咁咁,大碌了。浙江仔見搞出大頭佛,於是吩咐一眾人馬按兵不動,暫時别找關公等人麻煩,待風頭過後再作打算。

翌日,田雞煲與浙江仔商議收樓一事,話如今不宜動武,不若施以美人計。經討論後,決定由「田雞地產」銷售阿姐Deal蟬出馬。

廣告

阿蟬乃新移民,大波中女。臉如三月桃花,暗藏風情月意。最厲害是一雙水汪汪大眼,明眸流盼,電波秒殺阿伯。由於在九龍專做大deal,故地產界人稱Deal蟬姐。
Deal蟬姐出馬,目的是色誘會長偉,令他乖乖代佢阿叔簽左份二樓出售協議書,咁收購一事便大功告成。

於是乎第二天,阿蟬一早打比會長偉,話同佢講下賣樓一事,偉哥直言冇興趣。蟬姐說地產經纪生意好差,老公近排又瓜柴,自己如果再開唔到單,就只有下海,求大哥幫忙云云。之後梨花帶雨,話無論如何見面詳談。偉哥衰心軟兼衰鹹濕,心中即時起痰,因為佢聽蟬姐嚦嚦鶯聲廣東話唔正,十成十係徐娘半老風韻猶存之人妻,九十九点九秀色可餐。偉哥於是決定,無論如何,條女就算點差都係良家婦女,即是OL,自己成年不知肉味,好醜都一於食番餐。於是嗱嗱聲叫佢即刻蒲頭。

廣告

看官,今回正式係姣婆遇着脂粉客,雙方各懷鬼胎。好戲馬上登場。

是日上午,蟬姐穿了條細一碼白色低胸窄身裙,務令雙峰破雲而出,事業綫清清楚楚冇花冇假有板有眼。佢又專登大熱天時在深水埗步行十五分鐘,搞到全身香汗淋漓,白衣呈半透明才登樓。蟬姐心想:今回睇怕你唔死都流鼻血!

蟬姐駕到,會長偉慌忙奉茶。一睇,此姝如潘金蓮再世,袒胸露臂不在話下,最攞命是輕颦淺笑,騷媚入骨。

蟬姐笑笑口道明來意,話哥哥仔簽左份售樓協議書,咁就乜都得。偉哥雖然三魂唔見七魄,但此事關係重大,唔使旨意昆阿叔。於是乎佢帶蟬姐遊花園,又話經纪難撈老公瓜柴不如去拍艷情片,自己製片出身好多關係,以阿蟬咁嘅人材,如果肯犧牲下,咁就…。

蟬姐面泛桃紅,在偉哥耳仔邊細細聲話:「都冇解既。嗱,今回就靠晒你啦。」

偉哥意馬心猿,主觀願望當然係即場將蟬姐「就地正法」,但唐樓地方淺窄,朱滴及老鬼勝兩公婆去左開工,新移民阿芬個排骨仔返左小學,但芬姐在天鵝湖桑拿做清潔下午才開工,此刻正元龍高卧睡在大廳,話之你貴客到訪。咁搞法,偉哥只好急call南昌街銀星賓馆區伯,「十萬火急,借間吉房用下」。區伯正想蛇王出去飲茶,於是回應「今早一個客都冇,偉哥你自己搞惦。」

偉哥嗱嗱聲帶同Deal蟬,一支箭咁直衝南昌街去也。

話說芬姐在大廳瞓覺,但Deal蟬同偉哥打情罵俏,全都聽得一清二楚。二人一走,佢馬上WhatsApp朱滴、老鬼勝、鄭旦西施。

「弊傢伙啦。偉哥中左美人計,如果一旦簽左賣樓書,咁大家仆街鳥。」於是朱滴馬上聯络福祿壽關公,要求支援。

眾人見面,商議後,由於事態緊急,時間無多,福伯提議「馬上執行大行動」,由鄭旦假扮偉嫂帶領大軍殺去銀星賓館踢竇,绑架會長偉回來。

祿叔為人謹慎,佢話偉哥係自投盤絲洞,一旦Deal蟬報警,差佬查起上來,咁就一鑊熟。

朱滴心生一計,話不如咁咁咁咁。眾人一聽,齊叫好。於是馬上分頭行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