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著名指揮杜托華,你或許不知道的三件事

2017/10/27 — 7:23

下月,本應見到眾多古典音樂明星輪番來港:先是杜達美 (Gustavo Dudamel) 率領西蒙·玻利瓦爾交響樂團 (Orquesta Sinfónica Simón Bolívar) 演奏貝多芬全部九首交響曲,再是鋼琴家郎朗與柏林愛樂樂團合作巴托《第二鋼琴協奏曲》。可惜,由於這樣那樣的原因,杜達美與郎朗均無緣見到今秋香港美景。

不過,還有一位老大師的音樂會值得樂迷期待,那便是杜托華 (Charles Dutoit) 與香港管弦樂團在十一月中旬的兩場音樂會。闊別多年,這位81歲高齡的瑞士籍指揮家再度訪港,與俄羅斯鋼琴家魯根斯基 (Nikolai Lugansky) 合作被譽為「鋼琴家試金石」的拉赫曼尼諾夫第三鋼琴協奏曲,以及他擅長的法國曲目。

一、拒絕卡拉揚的人

廣告

杜托華過往五十年的音樂履歷可說是豐盈燦爛:他是「指揮帝皇」卡拉揚 (Herbert von Karajan) 看中的音樂天才,二十歲出頭便獲邀指揮維也納國立歌劇院;他執棒蒙特利爾交響樂團整整二十五年,幫助一個原本籍籍無名的樂團贏得世界性的聲譽;他曾擔任包括法國國家管弦樂團、費城樂團以及日本NHK交響樂團等世界頂尖交響樂團的音樂總監或首席指揮,將其中任何一個樂團單拿出來,都足以成為一位指揮的畢生夢想……

他曾提到自己年少氣盛時的一樁趣事。1960年代初,因為卡拉揚的舉薦,維也納國立歌劇院邀請當時名不見經傳的杜托華去指揮《費加羅的婚禮》和《卡門》這兩部歌劇。

廣告

「試想現在哪位年輕指揮會拒絕這樣的美事呢?」杜托華回憶道:「但我說不,因為我還沒有準備好。」

真是個性十足。或許,正是這樣淡定從容、不急不慌的脾性,幫助這個瑞士人在過去半個世紀中,於古典樂壇屹立不倒。

對於杜托華來說,履歷上的耀眼成績似乎是「得來全不費工夫」。有些指揮家將音樂視作他的生命,恨不能吃飯的時候都在鑽研樂譜,而杜托華呢,音樂當然是他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但絕不是全部。

二、環遊世界不只是夢想

相信你我小時候都曾有過環遊世界的夢想,多年後再回首,有幾人還記得兒時的願望呢?杜托華記得。如今全世界統共有195個國家,而杜托華曾經旅行或到訪的國家,也正好是195個。

每到一處,他並非只是蜻蜓點水式的觀光或打卡式的拍照留念,而每每沉下心來,去了解當地的建築、繪畫以及音樂,並從中摸索出歷史與文化變遷的脈絡。他曾與日本電視台合作拍攝紀錄片《音樂之城》,介紹的正是世界各地音樂重鎮的文化沉澱與不凡歷史。

這位見多識廣的爺爺對於當下人們過於急速的、輕巧的行事作風很有些看不慣,前不久還在與英國《衛報》記者的一篇訪問中感慨:

「唉,現在的年輕音樂家似乎都沒什麼文化底蘊。」

身為一個手機不離身、看Facebook搞笑圖片多過看書的(還算)年輕的人,我真不知道能說出什麼話來反駁。

中國有句古語: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杜托華可說是全都做到了。

三、當天秤遇見雙子

講杜托華的故事,除去他的恩師安塞美以及卡拉揚之外,還有一位音樂家不得不提,那就是阿格麗希 (Martha Argerich)。
這位被稱作「鋼琴界女祭司」的阿根廷人,曾與杜托華有過一段婚姻,雖說這段婚姻僅僅維持六年,但兩人之間的緣分可謂綿延久長,細說起來,足夠寫一本言情小說了。

兩人初遇,是在1959年。阿格麗希當時剛剛獲得日內瓦國際鋼琴比賽大獎,同樣初出茅廬的杜托華與她合作演出。初見即有好感,只是當時杜托華已婚,這段關係只能止步於此。

不過,請別忘記,杜托華是天秤座,阿格麗希是雙子,這樣靈魂高度契合的兩個人一旦互相愛上,絕不會那麼容易放棄。十年後,兩人重遇,彼時都是單身,自然而然走到一起,步入婚姻。

誰知,婚後的兩人發覺,婚姻並無法單單依靠談論理想、音樂與人生哲思來支撐,也要操心柴米油鹽的瑣事。阿格麗希習慣整晚不睡,約朋友來家中飲酒暢聊,這對於經常需要早起排練的杜托華來說,無疑是十足困擾的事情。點滴積累,自然生出嫌隙。兩人因相愛而結合,因相知而分手,而這段關係來去從容,即便到最後告別時,也沒有吵鬧與糾葛。

「我們中午去離婚,下午還在一起看電影。」杜托華說。

這是再典型不過的天秤座行事風格:再困難的事情,也要做得優雅得體。

我忽然想到杜托華是詮釋法國音樂的高手。或許他對於那些旋律中微妙難言傳情愫的拿捏,也會受到天秤座細膩從容性情的影響?

杜托華與魯根斯基
2017年11月17日及18日 星期五、六 晚上八時 
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網頁按此

節目

白遼士
《羅馬嘉年華》序曲

拉赫曼尼諾夫
第三鋼琴協奏曲

史特拉汶斯基
《夜鶯之歌》

拉威爾
《達芙妮與克羅埃》第二組曲

門票於城市售票網發售

(本文為立場新聞X港樂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