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遭到撻伐的不婚者

2018/12/4 — 21:51

洪曉嫻和男友Jonathan那篇不婚訪問底下的留言令我瞬間明白,為什麼之前我會被朋友形容為「未」結婚。一個「未」字,含義可多了,意思是說你總是想結婚的、你日後應該也是要結婚的、而且如果最終「結不了婚」,那會是比較遺憾也比較難堪的事。可是你有問過我嗎?我有說過我想結婚和組織家庭嗎?憑什麼你的價值觀可以用來定義我?如此被朋友誤解而且無從申辯,總是令我難過。

如果香港也有「愛家xx」,肯定也是有很大市場的。家庭價值就是香港人的核心價值,不容僭越也不容挑戰。

坦白說,我並不反對婚姻,對我來說那是個人的選擇。比如以前在英國有個上司,他和女友在一起很多年,一直沒結婚,生了小孩還是沒結婚,後來在生第二個小孩後結婚了。我心目中婚姻是這樣的,不結沒所謂,什麼時候想結也可以結,也沒所謂。當然那是一個所有人都視作平常,周遭沒有人竊竊私語的環境。

廣告

總體來說,我覺得我是不適合婚姻的,而像我這樣的人,在社會上其實不是少數,只是許多人在經歷許多痛苦也造成許多痛苦後才了解這個事實。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結合形式,有人喜歡是可以的,但它不見得適合大部份人,不應該是社會的主流,更加不應該被視為人生唯一可取的選項。

你們知道「家庭」的霸權造成了多少悲劇嗎?你們總以為那是異例、是「他們」的問題,但不是的,那其實是深植於「家庭」內部的爆彈。因為主流的暴力,許多人還未好好想清楚、好好認識自己,就被推搡著走上結婚生孩子的路,結果不快樂的婚姻生出不快樂的家庭,養成不快樂的孩子,這根本是世間的常態。只要走到街上看看那些父母和孩子就知道了,大部份人就是被囚禁在家庭的牢籠中,走不出來,因此心裡充滿了憤怒。偏偏單身者走到哪裡都備受歧視,社福制度就是明顯的例子,所以真的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源去違背社會規範(當然也有很多人其實有資源,只是沒想法也沒勇氣),一想及此就為那些沒有選擇的人感到悲哀。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