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除了造假,我是歌手有另一種結局

2015/1/13 — 10:03

這兩天 Facebook 人人都說陳潔儀在《我是歌手 3》唱得真好,但陳潔儀的得分也是最低,最後被淘汰。樂迷不滿批評,豈料主辦單位竟厚顏地把一切過錯卸在陳潔儀身上,指陳在演出當晚全程走音,全靠製作單位「進行一定的加工」,現場記者也說「聽得心如刀割」。不說猶自可,現在可更加群情洶湧了。

已經有很多文章批評這個節目的形式:港台歌手是否墊腳石、唱歌是否一定要拉高把聲嗌嗌嗌等。我反而對於不同國家如何處理歌唱節目感到好奇。

其實,《我是歌手》這個節目源於南韓,這個節目一在南韓推出就萬眾矚目,收視率最高更超過 20%(就連 Running Man 近年在南韓平均收視率也只有 10-15% )

廣告

然而,這個火紅的節目開播不到一個月就陷入停播,復播後一蹶不振,收視率暴跌。

原因只有三個字:不、公、平。

廣告

南韓版《我是歌手》的評分是由現場觀眾與電視觀眾投票,最低分數的歌手就會被淘汰,改換其他歌手上場。結果第三集就出事了。當時其中一位參加歌手是金建模。金建模在南韓是屬於超高等級的巨星,出道超過二十年,曾獲多個大獎, G-Dragon 的 "Gossip Man" ,Featuring 的人就是他,《我的女友是九尾狐》的插曲 "Ohlala" 也是金建模唱的。

金建模地位崇高,然而他在第三集時卻作了一個頗破格的演出:他自彈自唱 "Wearing Lipstick Heavily" 這首歌,最後拿出鮮紅色的唇膏,大大塗在嘴上,最後猶如小丑一樣對觀眾笑了一下才返回後台。結果,觀眾不喜歡這個表演,他得分最低,按照規則應該被淘汰出局。

製作人沒有預料到一向受歡迎的歌手會落敗,因此貼心地想出了一個理由,「觀眾不是不喜歡金建模的歌聲,只是不喜歡塗唇膏這個情節」,於是他們讓金建模自己選擇是否重新接受挑戰,金建模後來表示願意再次進行挑戰。製作人即繼續貼心地開宗明義更改規則,表示「節目本身的目的不是為了淘汰某個人,而是讓最好的歌手在最好的舞台演唱最好的歌並呈現給觀眾」,因此宣佈以後分數最低的歌手將有「再次挑戰」的選擇權。

結果,南韓觀眾嘩然,「不公平」、「造假」、「欺騙公眾」等批評一浪接一浪,「我是歌手」的網站甚至因太多批評留言而一度無法登入。網路上近七萬人聯署要求製作人公開道歉,也有很多人呼籲停播節目。

最後,節目播出第四集後便暫停播出,一個月後,節目撤換製作人,也有演出者表示往後「會徹底遵守規定」。

然而復播之後,收視率低開,後來更一直停留在個位數。

同一個節目形式,南韓觀眾因為「不公平」而齊聲譴責,最後觀眾用收視率投了「不信任」票,因為他們無法忍受一個不公正的制度在眼皮下發生。反觀中國,這個擅於弄虛作假的國家,《我是歌手》開播以來,已有不少批評,指它整個節目唱甚麼歌、安排甚麼歌手、甚麼時候被淘汰,全部都是經過精密計算。台下觀眾哭得死去活來的誇張樣子也為人詬病,被質疑為臨時演員。然而這樣的節目還是長做長有,收視率高,不少藝人前仆後繼去參賽。

其實,即使是同一個節目,放在不同國家,也會有不同的效果。南韓市民無法忍受規則突然因人而改變,後來金建模也退出了《我是歌手》的比賽;台灣也有類似的情況,當時《第一屆超級星光大道》中,大熱的選手叫楊宗緯,但後來他被揭發虛報年齡,於是哭著在節目中宣佈退賽。

然而在泱泱大國,即使制度黑暗、有重重限制、你的個人自主性在這節目中會被壓得低得不可更加低,還是有很多歌手參加這個比賽、還是有很多很多觀眾喜歡收看這個節目。

然後中國版《我是歌手》會繼續有第四季、第五季、第六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