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離婚恆久遠 媽寶永流傳

2017/2/23 — 16:16

陸游

陸游

中國歷史上,有個號稱「愛國詩人」的媽寶,名字叫做陸游,字放翁。如果史上有所謂的「惡婆婆」排名,陸媽媽應該算是第一名。不過,惡婆婆往往都與媽寶相輔相成,所以我也不知道陸游是媽寶第一名,還是陸媽媽是惡婆婆的榜首。

陸游,是南宋時代的著名文學家與史學家,雖然因為秦檜討厭他,所以政治路上不太順遂,但據說他寫了九千多首的詩詞,表達他滿腔愛國的熱血。他同時編撰了《南唐書》,留下對於南唐這個朝代的記錄。他的書法一流,同時精通楷書、行書與草書。他這生可以說相當精采,還活到85歲才過世。若說遺憾,大概就是他的第一段婚姻,也就是他與前妻唐琬之間的故事。

唐琬,許多人以為她與陸游是表兄妹,不過事實上他們應該是同宗族而已,陸媽媽雖然姓唐,但是她父親與唐琬的爺爺不同人,所以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不知道為什麼,唐琬父母雙亡,從小就在陸游家長大,跟陸游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日久生情。比較特別的在於,唐琬寫得一手好詩詞,與陸游不相上下,後來兩人就在陸游20歲的時候結婚,婚後感情更好,然而陸媽媽正虎視眈眈,經常要求陸游這個乖兒子,與唐琬離婚。每天不是藉故訓斥唐婉,就是碎念逼迫陸游。

廣告

為什麼?歸納所有的記載與推論,大概有幾個原因:

第一,兩個人感情太好,陸游開始對於唐琬以外的事情沒興趣,陸媽媽覺得這個兒子被媳婦帶壞,無心於功名,所以討厭這個媳婦。

廣告

第二,陸媽媽曾經到城外的庵裡算命,結果庵中的尼姑跟她說,這兩人八字不合,唐琬剋夫,繼續在一起,陸游應該性命難保。

第三,唐琬個性比較開放,不屬於溫柔婉約型的女孩,雖然據說長得很正,而且又會詩詞舞蹈,在社會上也是小有名氣,但是「女子無才便是德」,陸游家只需要陸游厲害就行,陸太太只需要相夫教子而已,功能不需要這麼好。

第四,唐琬似乎不孕,陸媽媽看到兩人結婚以後,都沒有生下孩子,這應該嚴重的讓她不爽。

拖累老公前途、剋夫、有才氣、不孕,這樣的女人,陸媽媽當然要他們離婚。好的,陸游是孝子,所以聽從媽媽的意思,離婚了。

離婚以後,陸游迅速再娶,妻子王氏溫文儒雅,對婆婆言聽計從,因此陸游與她一共有七個小孩。一開始陸游還想要明著離婚,暗著繼續照顧唐琬,但精明的陸媽媽很快就發現,陸游只好真的捨棄唐琬,開始認真準備科舉考試。他能力確實很好,當年就考上榜首。但是,他支持反攻大陸,秦檜主張一宋各表,所以,直接藉故把陸游從名單中剔除。陸游滿腔報國熱血,遇到重大挫折。與此同時,當時有個也是小有名氣的文學家趙士程,與唐家交好,在陸游再娶沒多久後,唐琬也與他結婚,趙士程非常可以理解他的妻子,也願意照顧她。

好的,背景鋪陳完畢,我們來談《釵頭鳳》這個可怕的故事。《釵頭鳳》是一種詞牌,也就是必須依照這個詞牌的平仄與字數等來填詞,《蝶戀花》也是。只不過我們想到《釵頭鳳》,就會想到陸游,想到《蝶戀花》,就會想起周比倉,不,是歐陽修。

落榜以後,陸游到紹興散心,路經過沈園這個旅遊勝地,就這麼剛好,遇到唐琬與趙士程,正在沈園遊覽。唐琬看到陸游,兩人卻都已經是使君有婦、羅敷有夫。唐琬跟趙士程說,這是我前夫,然後敬了陸游一杯酒,順便送上了點心。面對還有感情的對方,似乎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默默無言相對。而陸游喝完酒後,在沈園留下了「釵頭鳳」這闋詞,送給唐琬,原文是這樣的:

「紅酥手,黃滕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閒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在《釵頭鳳》的一開頭,陸游就提到唐琬送給自己的酒與點心。黃滕酒是宋朝官家釀制的黃酒。紅酥手則是紹興當地很昂貴的點心。接著陸游再提到春色染滿沈園,但兩人卻因為「某些原因」(不敢提自己媽媽),導致恩愛夫妻被迫離異,各自忍受著精神上孤寂的折磨。眼前雖然春色如舊,但是人卻因相思而消瘦悲啼。

喔,這真是夠了。我要是唐琬,一定會當場吐血身亡,這是要寫給誰看,我老公嗎?你把我老公當死人嗎?而且陸游,你老婆很火,正站在你後面,這闋詞,已經可以構成侵害配偶權的損害賠償要件了。

唐琬看完這闋詞,想必思考好久。後來回到沈園,也以《釵頭鳳》為題,回了這闋詞,內容是這樣的: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闌。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寫完這闋詞以後,唐琬在不久後的28歲過世。她在過世前,想的人是趙士程,抑或是陸游,我不知道,但是,陸游在感情上,是個完全不值得我們紀念的人。

就像慕容復一樣,在陸游的心裡,容得下南宋的復國夢,卻容不下一個唐琬,或者是,自己的愛情。

我只能說,「離婚恆久遠,媽寶永流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