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雪國書店裡談人生

2016/2/6 — 10:36

尼泊爾地震發生時,有這麼一幕特別深刻。

在整間書店左右大力晃動之際,我努力保持平衡,並同時向大門奔去。門口很小,幸好顧客數目不多,我們都擠在這個樽頸位置要衝出大街。我清晰記得在我前面一名個子高大的男生穿着一件粉紅色的襯衫,我還記得在我保持平衡間,我的雙手搭在他的背上,心想:「速逃啊!背後那堆書櫃和書快要掉下來了!」

地震後,書架上的書散落一地。

地震後,書架上的書散落一地。

廣告

地震後我一直沒有機會再回去這間書店,直至約七個月後,我走進這書店,高個子男生看到我,難掩笑容說:「地震發生時,我記得你坐在那個角落的小圓椅上。」我看看他手指指着的方向,心想,他可真好記性啊!我說:「我也記得你當日穿着一件粉紅色的襯衫。」我們繼而相視大笑了一輪。他,就是年輕的書店老闆丹增(Tenzin)。

廣告

我看看書店,當天全部掉在地上的書籍已齊齊整整地回歸書架上,一堆堆的佛學和生活智慧典籍在陽光斜照下散發着金光,我慶幸書店裡一點損失都沒有。

這間「Tibetan Bookstore」已聳立加德滿都泰米爾二十年,有別於其他如工廠生產出來,所賣書籍全都一模一樣的尼泊爾書店,「Tibetan Bookstore」有着其獨特的藏書。在這裡,你可以找到很多在其他書店找不到的心靈書籍、瑜伽典籍、藏文經典。這是為甚麼地震前,我已坐在這書店裡「打書釘」將近半小時,直至地震發生才「捨得」放下手上的書逃命。

除了書店有趣外,丹增也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物。西藏的新年跟我們的農曆新年日期很近,我問他會否慶祝,剛巧街上有一隊婚慶的樂隊經過,打鑼打鼓,十分噪吵,他說:「我們很少如這樣慶祝一個節日。」他續指,現時世界上很多悲劇發生,我們寧願以「為世界祈禱來慶祝」。

剛巧昨天有一個內地朋友問我,是否會在尼泊爾過年?我說是的。她又問:「是否第一次在異鄉過年?」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問題,卻刺激了我深層的反思。

其實,我已記不起上一次我在香港過農曆新年是何時,好像年年都在外啊。而即使在香港,從小到大,由於沒有任何親戚,基本上我家都是不慶祝農曆年的。農曆年這個東西,實際牽涉到「家」這個概念。不過,即使是有家人的,亦家家有本難唸的經。這位朋友便說,如果能找到藉口,就不會回去家裡過年。

除了農曆新年以外,我這幾年人在外,基本上所有所謂的節日,包括自己的生日,也不會慶祝。何解?「因為我每一日都以活着來慶祝。」丹增微笑認同:「一位喇嘛便在他的書裡說,其實我們的一呼一吸都是在慶祝生命。」

丹增很年青,所以我尤其欣賞他對世界深刻的理解。我相信這與他整天在書店有關,你問他任何一本書的內容,他都可以告訴你,我不禁笑問:「這裡所有書你都讀過了?」他笑說:「那有可能啊!但我嘗試每天也讀一點點。」

丹增可是一個小帥哥。

丹增可是一個小帥哥。

他續靦腆地說:「我小時候,父母幾乎把我送到寺廟裡當僧人,但給舅父阻止了。」他說現在很多小孩,雖被送到寺廟當僧人數年,但當返回家鄉渡假後,都一去無回頭。他倒認為,其實到不到寺廟裡出家也不重要,那只是外在而已:「最重要是即使身在世界裡,心反而是僧人。」

丹增說話很柔和輕緩,就如整間書店散發的能量一樣,讓人覺得很安心和寧靜,相對書店外那此起彼落的疾馳引擎聲和喇叭聲,無疑成了強烈的對比。這裡,可說是泰美爾的心靈綠洲。

燭動名信片登陸尼泊爾。

燭動名信片登陸尼泊爾。

多謝丹增,讓我們早前通過「燭動你」尼泊爾攝影展招募回來的13款名信片能在他的書店發售,收益將用作我們的重建學校項目。如果你下次到尼泊爾旅遊,記得去找這間書店,買張名信片。如果有緣,說不成能與丹增喝杯茶,聊人生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