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 Cheung 張高翔

Ko Cheung 張高翔

現為獨立文化記者/自由撰稿人。早年從事電影助理美術,後來轉投傳媒領域,曾任職《Milk》影視記者、《明周》文化版記者及《號外》專題編輯。熱愛本地以至國際的影視、音樂、攝影、藝術與設計、文學及戲劇等題材,希望以文字記下「一切關於人的故事」。文章現散見於不同本地媒體,包括網上音樂平台KKBOX、《Harper's BAZAAR HK》、《Jet Magazine》、《經濟日報》及《攝影是藝術》等。

2019/11/12 - 10:47

「雲耕一族」:空中田園教育都市人設計快樂人生

你自覺生活有選擇嗎?

香港樣樣講效率求實用,人的本能又追求安全感,不期然就養成某些慣性。樓價及租金高昂?為了有瓦遮頭,再無奈也得樓照供窩居照捱;港鐵瘋狂加價?為趕路為快捷也得照搭;市面不乏小店?飲食購物想方便,仍舊幫襯大集團。有時我們是「無得揀」,還是「懶得揀」?

「想像限制選擇。一個城市的空間構成與資源分佈,深刻影響一個人對世界的認知與反應。假如你遇過更好,知道什麼適合自己,或會有概念和動力,求改變、識得揀。」徐伽(Andrew)創辦社企「雲耕一族」推動「都市耕者」計劃,「想給市民、農者、餐廳及供應商的心田播種,鼓勵大家透過親身經歷,了解食物產業鏈運作,爭取『五大綠色素求』,設計更快樂和多元的生活方程式。」

廣告

Photo by Michael Lie

Photo by Michael Lie

被規劃的無知覺人生

城市規劃如何,生活亦必如何。古代社會以漁農和畜牧業主導,生活與經濟模式強調「天地人萬物一體」,但當代社會轉型工商及金融業為主,人對環境的感知變遲緩。70年代,港府曾因應人口稠密與土地有限,援引「花園城市」(Garden Cities)和「輻射點城市」(Radiant City)理論,嘗試發展和諧有致的「模範城市」(Model Town)。奈何千禧年後,政府、地產商與鄉紳等難敵利潤誘惑和管理便利等,沒因時制宜更新規劃,還盲目開發綠化帶、郊野公園與農地,狂建大型商場鼓吹消費和物質主義,市民長年活在乏味的高樓、狹窄的窩居、機械式環境,社交與精神生活難免匱乏。

譬如你是否不再敏感於四時變化?像跟Andrew訪談前,香港剛渡過「霜降」節氣,按「常理」,暑氣已退、氣溫轉冷,初冬不遠。可是訪談之時,我隨Andrew登上「雲耕一族」於九龍塘賽馬會環保樓天台設置的「雲耕學院」園圃,卻驚覺頭頂的豔陽熾熱,微風掠過皮膚竟帶溫感。那一刻,我猛然記起全球暖化、碳排放高和水位上升等環保問題,又聯想到周邊商廈,無數人仍不以為然地大嘆冷氣、瘋狂購物或浪費食材⋯⋯不禁疑問:地球淪陷中,何以我們仍活得無所知覺?

Photo by Michael Lie

Photo by Michael Lie

沒有比較沒有成長

「香港市民向來無法參與城規政策,生活每部分都長期為霸權主宰及規範,也不曾有機會比較其他地方的情況,久而久之就失卻自主的觀念,將一切安排視作所理當然。」修讀建築工程的Andrew,生於香港、長於新加坡,到過中國工作與居住,見證無數城規影響民眾思維與習慣的案例,故他全然理解這狀況的由來與癥結。

即使如此,Andrew倒沒向悲觀處想,反而以過來人經驗思考,「初中前,我和家人住在香港,跟多數人沒兩樣,每天返學放學忙功課,放假行商場買吓食吓,完全沒想過長大後跑去做社企、推農業,連我媽都好驚訝!」他朗然一笑,憶述轉變的首個契機,始於初中後移居新加坡,生活模式劇變,「起居上,新加坡租金比香港平一倍,室內空間卻大一半;街道綠化多、重清潔、休憩空間寬廣;社會節奏也沒香港趕急;教育政策,因行精英主義,要求學童由小六起分流,我雖避過此階段,但為適應英語教學,花了頗長時間重新學習日常種種。」更特別是當地有軍制,他於18、19歲,因獲得政府與軍隊獎學金後,開始進入軍隊學習和工作約六年。

「整個生活與思想翻天覆地的變了。」Andrew直言是一場震撼教育,「改變總是痛苦,太多未知和不懂,極花心力和時間適應。可是撐過去,卻發現付出有價。成為新移民,令以前養尊處優的我,明白弱勢的處境;嚴謹的教學,養成我刻苦獨立的個性;軍隊的專業訓練,給予我宏觀的視野,深入認識國家安全、經濟與民生政策、世界資源分配等國際議題,啟蒙了公民責任的意識。」他說,自此多了比對各地區的環境差異,「不為分誰對誰錯、誰好誰壞,純粹有感全人類活在同一地球上,受不同的政策與文化影響,會產生出截然不同的處境與機會,好神奇。」愛好建築與歷史的他,由此萌生研探「城市與人」等課題的好奇心。

服務式農耕社企填補市場缺口

恰好Andrew回流後從事商業地產資產管理,某次因公務接觸中國的可持續發展社區項目,知道了以綠色環境設計發展社區的概念,「內地應付人口和經濟增長,採用工業、化學和農藥極速拓展農務,造成無數嚴峻的環境弊端。部分投資者察覺問題想改革,但欠缺相應的服務提供者作配套,由此發現食物市場的缺口。」

由此Andrew想到香港現況,「本地漁農業老化,經濟模式不再重視他們,政府放任由行業、沒有長遠支援政策,由其自然淘汰,我覺得好可惜。想到外國的未來城市,正嘗試把農業轉型、提出都市農耕等新概念,我也想試將服務式農耕引進本地,幫助有需人士渡過低潮。」

藉由參與社企民間高峰會活動,Andew得以向眾多社企前輩請教心得,機緣地他又結識到恩師,中文大學的陳志輝教授,並在對方的支持下於EMBA課程中,研究起本地社企的經營模式與故事。最終,2015年他跟夥伴Michelle(孔嫻慧)和Pol Fàbrega Vilella取得共識,成立了專營服務式農業的社企「雲耕一族」。

Photo by Michael Lie

Photo by Michael Lie

「環圓經濟生態」缺一不可

「雲耕一族」的營運模式,主要跟本地不同工商廈與屋苑合作,由對方提供閒置的天台或平台空間改裝成農場,再聯合本地農夫於改建的都市後花園中,栽種適合城市耕作的蔬果食材,譬如粟米、蕃茄、櫻桃蘿蔔、薄荷葉或羅勒等,及自製天然的堆肥與酵素,於城市空間提升綠色生產力。為支援弱勢或小眾,Andrew又特意培訓聽障人士打理農場,善用他們敏銳的視覺與觸感,應付耕作時需要高度專注與觀察力的工序,提高農作物質素,也讓這些優秀的人力資源,在對的地方發揮所長。

另外,推廣綠色意識,又開辦「雲耕學院」招募學員或跟院校合作,培育年輕人成為「都市耕者」,承傳相關知識與技法,體驗農耕之樂。而且,最有心又實在的一環,是聯繫支持本地農產的供應商或餐廳,選用農夫與學員辛苦種植的有機農作物成產品或入餚,讓本地市民真正享用到最新鮮的在地食材,從而連結食物、社區和都市人間的共融關係。

作為農業生態圈的其中一員,「雲耕一族」以服務式農業的新方向,著重「軟」實力,由城市生活角度出發,如邀請專業修讀土壤科學(Soil Science)的夥伴,教授學員種植介質以至廚餘回收及堆肥等知識,討論「Ugly Food」等議題,帶出每一個環節與每一個環節既有扣連,與其他持份者共同推動本地農業發展。幾位創辦人曾應奧地利政府邀請,交流學習以及分享香港社會商業模式;亦有應邀到其他亞洲城市如首爾,新加坡及台北分享推廣都市農耕,將香港故事帶到海外。

Photo by Michael Lie

Photo by Michael Lie

挑戰中堅持「五大綠色素求」

「我常跟年輕創業者分享一個道理:一個人擁有創業精神,比擁有一間具體的公司,賣出什麼高銷量產品,更見重要也更具永續性。」Andrew解說,「為何我們社會毛病叢生?全因城市太重消費與成效,一直忽略人性的需要與感受。像工業式食物鏈,將生活的重要部分,從耕作到包裝,全分配給機器去處理,產品可能美觀,但它跟你沒關係、感情和故事,怎會有歸屬感?更枉論珍惜。」跟訪問初段,我們談到由利益階層操控城市規範與設計,使人對生活環境漸無感的道理,如出一轍。

因此Andrew才會想藉由最親切的「食物」鑽入人心、喚醒人性。參加過不少海內外關於電信5G及智慧城市的論壇及會議後,Andrew反思科技發展固然重要,但各城市在人工智能,大數據等的相互競賽中是否忽略了我們生活上一些最基本的幸福元素,以及「以人為本」的精神呢?經過與伙伴幾年間的實踐探索,「雲耕一族」在其原創的環圓經濟模式下,發展出「五大綠色素求」,這亦與支持可持續發展的的國際企業現正倡議提交的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ESG)及聯合國的可持續發展目標(UNSDG)不謀而合。

「第一G,Green Our City,強調融入自然及保育的城市發展觀,推動綠色文化,近年的全球素食運動是一成功例子;第二G,Grow Food More Locally,有效解決全球食物問題並非盲目的追求機械式生產或海外採購來增加供應,而是著力舒緩分配不均,著眼負責任消費。根據研究顯示,最有效既食物源頭減廢方法就是讓消費者參與到食物的生產過程中,親身體驗到“粒粒皆辛苦” 的生命教育。第三G,Go Circular,從既有的直線工業化(索取,使用然後棄置)模式中重新塑造出循環經濟,回歸自然,近年倡議的綠色儐喪,撇開宗教文化等來看,亦可謂人生的終極返璞歸真;第四G,Groom the Future Generation,傳統漁農業在高速城市發展中”被“息微,似乎在所難免,但當中刻苦耐勞,追究真善美的『工匠精神』(Artisan Spirit)在現今世界卻是難能可貴,值得去守護甚至發揚光大。雲耕學院亦是本著這個信念,與各方農友共同培育新一代像我們的『都市耕者』諧音『都是耕者』,意味每個人也是土壤,從個體做好生活每一步,積少成多從而正面地去改變大環境;第五G,Generate An Ecosystem,以上幾點需要融合連貫,每個人的努力不可割裂,唯有同心同步構成一個『圓』,方可有效持續地活出我們憧憬的快樂宜居城市。」

Andrew深知「五大綠色素求」知而行難,但他不會放棄堅持,「如種植之道:一顆種子沒被放進土壤,好好灌溉、好好栽培,永不可發芽成苗、開花結果。同樣,修補人與自然的關係,令綠色生活成主流,不能單憑空想和口號,也不可一蹴而就,必須持之以恆地落實行動,將理念真正融入日常生活,使每個人於居家、工作和玩耍的地方,親手參與、親眼見證、親嚐成果,知識和技巧才能紮根、成熟,不會被輕易遺忘與放下。這個過程固然漫長而艱苦,可是當你對一件事有感覺和感情,自然而然就會更懂得,也更有決心做出正確的抉擇,這種改變才會恆久,可以永續地建構出宜居的生活空間。」

Photo by Michael Lie

Photo by Michael Lie

「雲耕一族」參考資料:
縱然「雲耕一族」的業務已步入正軌,可是創業難、守業更難,面對未來的種種挑戰,Andrew與團隊不敢怠慢,他們期望可透過不懈的努力,與其他他支持綠色生活的持份者,一起為本地農業發展盡其所能。

查詢網頁:https://www.rooftoprepublic.com

另外,如你亦有興趣投身於社企事業,敬請留意於11月21至23日期間,假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的「社企民間高峰會2019」。這場大型活動將以「設計快樂」為主題,雲集超60位、來自15個國家地區的社會創新領軍人物和學者,分享現時世界最新的社企資訊、營運模式與創新方案。特別留意,於11月23日的場次,特設了「快樂周六」時段,邀請多位年青企業家和社創領袖聚首一堂,交流心得;另外,全新的「圓桌」環節,亦歡迎不同界別的人士參與。

「社企民間高峰會2019」
日期:2019年11月21日至23日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票價:三天通行證 成人:HK$500、長者或全日制學生:HK$200
購票及詳情:http://bit.ly/34qpQD2
購票日期至11月17日,額滿即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