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雷霆救兵說 Oscar

2018/8/7 — 13:10

資料圖片,來源:Aman Bhargava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Aman Bhargava @Unsplash

香港九間大學聯招(JUPAS)即將放榜(編按:文章發表於 8 月 6 日,即 JUPAS 放榜日),數以萬計的 DSE 考生很快就會知道人生的前途和歸屬。

今年暑假,有幸收到幾個香港學生的感謝,他們一年前經我的轉介去了英國,進了很好的英國大學,挑選了學科。其中有一位 Oscar,是 JUPAS 放榜後進不了香港大學和科大,感到萬念俱灰。我還記得去年今日他一個人拿着成績表和大學聯招的通知上我辦公室內茫然的神情。那一刻我還以為自己不是開升學顧問公司,而是撒馬利防止自殺會。

我當時安慰 Oscar 的第一句話,就是不要害怕,上帝為你關上了維多利亞的一扇窗口,但命運安排你見到我,或許英國的一道大門正在向你打開。

廣告

我當時看見 Oscar 長相俊偉,只是有點憂鬱,直覺上我認為一定要扶他一把,他絕對不是人生失敗之材,即使失敗,也不應該在 18 歲這個年齡遭到這麼早的殘酷判決。

而且 Oscar 是獨自上來的,並沒有母親帶同。這樣的個性,在今時今日的香港實在很令人敬佩。在短短幾小時內,我替他找了四五家英國大學。他想報讀機械工程,但高考成績不夠進入港大和科大,我替他找了一家排名十數位的英國大學,讀「聲學工程」(Acoustical Engineering)。

廣告

這一科不是教你做意大利高音歌手,而是學習研究所有關於聲音的科技:由潛水艇海底發出的聲波控制到音樂廳的音響,全部有這一科的科學家一手包辦。我認識一位英國朋友,在劍橋的一間醫院做專家,他不是醫生,是音技工程師,他在那家醫院專門為鼻鼾過度的病人設計了一個控制鼻鼾聲的科技裝置,因為鼻鼾聲過度可以致命。

Oscar 在那邊讀了一年,成績優異,還獲得大學發給五百鎊獎學金。上星期他來多謝我,說他不信上帝,而我是為他打開了那道門的人。

做這一行最開心是幫助了無數感到茫然的孩子而有了結果。我感謝 Oscar 令我今年的暑假感到真正的一點事業成就感。而這點滿足與錢無關。我希望他前程錦繡,因為這一科畢業,將來不必回香港,肯定會在大西洋兩岸找到很好的事業。

Oscar 問我:為什麼我肯那麼熱心幫他?在這裏,我可以告訴他:他是當年少有上來沒有媽咪陪同的香港仔,我對他另眼相看,其實由這一點開始。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