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中的飲飲食食(二之一)

2016/11/1 — 10:13

用心去煮的叉燒飯,勝過九大簋彿跳牆

用心去煮的叉燒飯,勝過九大簋彿跳牆

我愛食物,也是電影迷。以食物作題材的電影,比起警匪片愛情片,真的不算太多,拍得精彩難忘的,更少,一年未必有一、二套。看了幾十年,以下的選擇,包括了一些其他種類的電影,裏面有一些食物場景,印象最深:

Tampopo

「蒲公英」, 1985 年伊丹十三的電影。那時候在讀大學,窮得厲害,沒甚麼好東西吃。一面看電影裏面的老闆娘學做完美拉麵,一面流口水。最記得那白衣男臨死前說,趁著秋天野豬吃得肚滿腸肥時候,把牠捕殺開腔,然後把小腸燒來吃,是世上最美味的香腸。我曾經信以為真了好一段時間。由此愛上伊丹十三的電影,他跳摟自殺(有說他是因為準備拍一套揭露日本黑幫電影時,被黑社會逼死,我選擇相信這說法),傷感了很久。以後看過一些以食為題材的日本電影,覺得及不上此片。

9 ½ Weeks

幾年前香港一些𡃁模,拍一些吃著雪糕扮高潮的寫真,宅男們看了,好像已經頂不住要噴鼻血的樣子。我提議這班年青人,請快去看「九個半星期」, 1986 年的片。那時候 Mickey Rourke 的面未被拳手打爛, Kim Basinger 風華正茂。有一幕男主角蒙了女主角雙眼,打開雪櫃,然後用食物向她挑逗。甘碧辛嘉含著士多啤梨,舔著車厘子,吃下辣椒,猛灌牛奶弄得全身濕透,米奇把有氣礦泉水,沿著她大腿向上噴,然後吻著塗了蜜搪的身體,這,才有點意思。當年血氣方剛,本想找機會試一試, sex and food ,想起在現實中,要自己清理地板,於是打消了念頭。

廣告

Babette’s Feast

1987 年的丹麥電影,拿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十九世紀的故事,說一對住在丹麥小農村的姊妹,為了守著父親及宗教的責任,錯過大好年華,困在窮鄉僻壤,過著清教徒的生活,鬱鬱至老。有一天她們收留了一位法國來的難民, Babette ,作家務助理。又很多年之後, Babette 中了彩票,獎金一萬法郎。老姊妹以為家務助理會拿著錢回巴黎,怎知 Babette 暗地裏决定,為了報答收留之恩,盡用這一萬法郎,從法國運來最頂級的食材,美好的紅酒,做了一桌 ‘real French dinner’ 給這對姊妹及當地的一些嘉賓。原來 Babette 本是巴黎著名餐廳 Café Anglais 的廚師,這一頓飯,把兩姊妹多年的心結平復。很動人細緻的電影。剛畢業年紀少,還未吃過真正法國菜,更何况是很老式的鵪鶉鵝肝配松露醬呢?看得目瞪口呆。

Goodfella

以電影來說,「盜亦有道」及不上「教父」,除了其中一幕。黑社會頭頭在煮意大利番茄醬,鏡頭近距離特寫著大哥拿著刀片,把蒜頭切出一片片薄得透明的蒜片,好等可以「用一點點油便能把之融化」提味。比起教父電影,米高的手下求求其其,教他煮肉丸番茄醬,有型得多了。雖然,這麼多年來,我還未能證實,蒜頭切薄片比起原顆搞碎,效果更佳,這理論的真確性。

廣告

食神

幸好周先生在全盛時期拍了這一片,否則香港沒有一套叫得出名字以食物作題材的電影。笑片看完,大家嘻哈一場,我們做餐廳的,感受較深。飲食界是一個特別多國皇新衣的地方,很多食客人云亦云,有人排隊,自己也走去排隊。史提芬周出了名,亂來一通沒人敢說破,這是本行常事。後來明白用心去煮的叉燒飯,勝過九大簋彿跳牆,雖是老生常談,由本地電影說出來,特別有意義。

Ratatouille

2007 年的「五星級大鼠」,說的是同一道理。能夠感動最挑剔的食家,是煮出母親味道,簡單不過的尼斯燉菜。這是大廚顧問 Thomas Keller 做了幾十年 fine dining 之後的心底話。電影大家看過,不用多說。

Big Night

我很喜歡的一套不很荷里活的荷里活電影, 1996 年出品。 Stanley Tucci 及神探阿蒙的 Tony Shalhoub 皆是好演員,扮演廚師,下過一些功夫,拿起平底鑊似模似樣。電影沒有童話,故事說堅持做真正意大利菜的兩兄弟,最後還是鬥不過無知的美國食客,以及做「變種新派意大利餐」的對手。最後一幕,一個鏡頭直落,兩兄弟無言,互相拍著背,默默地,分吃著最簡單的煎蛋。看著,我差點落淚,那時在澳洲開了一些中國餐廳,生意算是成功,但亦聽了不少澳洲顧客教我們如何做好中國菜的說話,感同身受,分別是,我們及不上電影中的廚師,在餐牌上妥協了不少。這是憾事。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