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中的飲飲食食(二之二)

2016/11/2 — 11:00

甚麼叫「飲食男女,人之大慾存焉;死亡貧苦,人之大惡存焉」?李安 1994 年的《飲食男女》,除了拍出中國家庭趣味,在這課題,亦做了完美示範:當我們一直為老廚師郎雄三位女兒感情問題擔憂的時候,原來在暗裏,他已經無聲無息,搞定了歸亞蕾的年輕千金張艾嘉。「人之大慾」,飽暖繁殖,一不離二,能煮能吃,較易泡女,李導演說的。

《沉默的羔羊》之後,殺人狂安東尼鶴健士,繼續逍遙法外。在 2001 的《 Hannibal》一片中,他用藥麻痹了另一壞蛋,乘他還清醒時,打開其頭蓋骨,切出一點腦袋,下調味,炒熟餵給他吃。影片是《沉默的羔羊》狗尾續貂, Julianne Moore 亦不是 Jodi Foster ,我睡了半場,獨是這一幕,自己吃自己腦袋,把我嚇醒。

為了爭取合理的人道對待,在絕食了 66 天之後 (!!!) ,北愛爾蘭軍 Bobby Sands 死在監獄時,才 27 歲。怎樣的意志、甚麼的原因,可以令一個人用最漫長而痛苦的方法自殺? 2008 《Hunger》電影中 Bobby 與牧師的 17 分鐘對白,說得清楚。

廣告

Freedom means everything

This is one of these times when we' ve come to pause, it' s time to keep your belief pure

廣告

就是這樣,不用多說。關於食物的電影,大都嘻嘻哈哈,除了這一套,「不吃」,沉重得令觀眾站不起來。

一套輕喜劇能有多大力量? 2004 年的《酒佬日記》,把當年美國紅酒中的 Merlot 銷售拉低了 2% , Pinot Noir 提升了 16% 。電影中說了很多關於 Pinot 的資料細節嗎?也不是:

Pinot needs constant care and attention. You know? And in fact it can only grow in these really specific, little, tucked away corners of the world. And, and only the most patient and nurturing of growers can do it, really. Then, I mean, oh its flavors, they're just the most haunting and brilliant and thrilling and subtle and ancient on the planet.

嗯,我相信畢明能形容好十倍,至少。只因為這是荷里活,還拿了奧斯卡、金球獎,如此而已。

喜歡喝酒的人,不能不看 2008 年的《Bottle Shock》。十一個評判,當中只有一個美國人,其他是一個英國人,九個法國人(包括布根地區最高級酒莊 DRC 的老闆,巴黎二星餐廳負責人等等),一起去試酒,結論是 Napa Valley 的紅酒勝過 Bordeaux 紅酒。 1976 年的真人真事,叫 Judgement of Paris 。電影沒有說的是,法國人反口不認, 1986 年再來一次,結果一樣,然後三十周年在 2006 年又再做一次,美國紅酒更是壓倒性大勝。一句說話,信權威,不如信自己。飲酒如是,美食如是,做人亦如是。不喝酒的也應該看此片。

網上有位傻佬,從上年開始,大部分時間喝營養沖劑,取代實質食物。據說價錢更低,健康更佳。他叫這飲品為 Soylent ,取名美國 1973 年的三流電影《Soylent Green》。我於是好奇,上 Youtube 看了一些片段。故事說很多年後食物短缺,人類只能吃合成食物 Soylent Green ,原來材料是人體及死屍。照看現在我們的食物衞生情況,已離此不遠。說回這位傻佬,原來他不傻,在網上籌了三百多萬美元,把他的營養劑做成製品,在本年五月公開發售。選擇題,去到絕路,良心已死,地溝油或營養劑,你選那一種?

還有,《Julia and Julia》梅麗史翠普演得太落力,只顧看着她,看不到食物;洛奇一口喝五隻生雞蛋,影響着我年輕時代,好立克加蛋,華田加蛋,滾水雙蛋;本來想多寫 1991 年的《Delicatessen》怪雞電影,但只想起兩人坐在彈弓牀和着音樂在兀來兀去那一段,如何殺人做晚餐已經記不起;最近的美味情書,最厲害的是那句:「我們送午餐的人,是絕不會送錯地方」,印度孟買的 Dabbawala ,一天送二十萬個午餐,風雨不改,永遠準時,男主角跟着他們去找女主角,應找得着吧?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