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競狂潮 — 我們真的準備好嗎?從台灣經驗說起〈下〉

2018/3/2 — 13:33

【 採訪:協恩中學出版部採訪組 Story Lab;撰文:陳怡靜、楊甯喬、鄭婉婷、顏嘉瑩、梁在恩同學 @ 協恩中學;攝影、插圖:顏嘉瑩同學@協恩中學 】

(另看前文〈電競狂潮 — 我們真的準備好嗎?〈上〉〉

血肉模糊的電競沙場

廣告

大眾從抗拒、不認同,到愈來愈受落,台灣的電競發展似乎潛力無限,愈來愈多的台灣年輕人對這個行業趨之若鶩。但想殺進這發展迅速、競爭激烈的新產業,又是否容易?在體能、手眼協調以外,電競手的心理狀態同樣重要。

廣告

電競圈子競爭激烈,成為職業電競明星選手之前,要先經歷漫長而殘酷的淘汰過程。就以南強工商的許相瑄教練所專精的射擊遊戲「絕地求生」為例,遊戲最多只能供一百名玩家同時戰鬥,但現時單單在中國大陸,玩家就有超過九百萬,而中國在世界賽裏只能派出三支戰隊,「所以,玩家和選手的比例是非常可怕。你可以想像,要脫穎而出成為真正選手,難度何其高?背後又有多少人好夢成空?」然後許教練就說,「所以我常常建議想當選手的年輕人,可以給自己一個時段做限期,限期以後還沒有好成績的話,就要認命,承認自己天份不夠。整個電競業這樣大,為甚麼就只挑一樣競爭最激烈的事情去做?」

南強工商電競教室

南強工商電競教室

就算電競選手很厲害,從千萬玩家中跑出,到正式打專業比賽時,面對的又是另一重巨大壓力。洪梓硯告訴我們,在帶領台灣代表對土庫曼亞室運時,期間有選手因設備出問題而輸掉比賽,情緒很崩潰、心態炸裂。結果他和另外的教練,得花許多時間開解他,好讓他調整心情完成餘下賽事。選手如此緊張崩緊,當中又跟當今台灣(以至世界)的網絡文化有關,「網民對失準選手的批評從不留情,留言很苛刻。」在網民眼中,吃飯或上社交媒體,原來也是一宗罪,「看到選手在社交媒體張貼出與電競無關的分享,網民就會罵,『比賽都打輸了,你怎麼還有時間食飯?為什麼不花時間去練習?』。」

網民輕率炮轟,選手卻聽者有意,「一些電競手可能只得十五十六歲,面對這些無理取鬧時,會感到力不從心,也會迷失。故此,電競選手除了需要擁有超凡的遊戲技巧外,還要具備良好的心理素質,面對比賽壓力和網民評論。」洪梓硯說,許多時候,教練要做的不但是技巧提升,更要留意選手心理質素,適當時要加以輔導。

台灣的電競業,滿有生氣和動力,愈來愈制度化;同一時間, 要成為大部分人夢寐以求的選手的話,卻得過五關斬六將——除非你很願意擔任電競業的不同崗位。這個,就是電競產業的現實。

選手專訪:亞室運銅牌得主陳永和

正如許相瑄教練教練所述,許多頂級的電競選手都加入了職業隊。然而,也又電競高手選擇當自由身選手, 外號「山下智久」的電競名將陳永和就是一例。

陳永和是亞室運台灣代表隊成員之一。他現年25歲,本來是經濟學的碩士生,為了全心投入電競事業,從上個學年末起,開始休學一年,「我專注的《爐石戰記》有積分制度,你投放的時間越長,玩得越厲害,排名就會一直上升。專注研究唸書的時候,我就會覺得,對手都在這時候增加成績、爭排名。」然後陳永和笑說,「為了唸書導致排名下滑,我覺得有點可惜和浪費,因此暫時休學,專注在電競的發展。」儘管陳永和為了電競放棄了這一年的學業,可是他卻未有信心讓電競成為他的終身職業,「薪金不穩定乃是主要原因。」他表示,現時收入來源主要是來自直播和比賽,月入介乎台幣四萬至九萬元之間,「但現在年輕,始終想一試。」陳永和說。

《爐石傳記》為戰術卡牌遊戲,與前文提及的《英雄聯盟》和《絕地求生》相比,對選手自身的體能和反應要求較低。故此,陳永和也不必進行恆常的體能訓練,「卡牌遊戲要求周全的出牌策略,我的練習就是不斷研究最佳的致勝策略。由於『爐石』比較個人,我也沒聘用私人教練,更常做的是相約朋友研究策略。」

陳永和每天大約花十小時在電競上,當中有四到五個小時開網上直播(那也是收入來源),其餘時間則專注打「爐石」、做比賽訓練。有別於一般戰隊,陳永和沒有很硬性的起床、入睡時間。然而,這並不代表陳永和的電競手生活過得輕鬆自在:現在,陳永和的生活,基本上離不開電動,每天早上起床,刷牙以後就啟動電腦,連吃飯的時間也不放過打電競:「可能是邊吃東西邊直播玩遊戲」。陳永和平日也不常外出,「就是外出的話,主要是為吃飯或買東西。然後就回家繼續打電競遊戲。」

這一年,在陳永和的日常生活,就是吃飯、電競、睡覺、電競和更多的電競。我們問陳永和,天天忙碌打電競,還有時間見電競圈子外的朋友嗎?「也沒有呀。但也沒有覺得孤單甚麼啦,我們都是用Line聯絡。」

2017亞室運電競示範賽台灣代表隊成員(爐石戰記)陳永和

2017亞室運電競示範賽台灣代表隊成員(爐石戰記)陳永和

繁盛背後:網絡遊戲成癮

但一片「電競」超級浪潮下,我們腦海裡卻浮現了個非常掃興、有點不合時宜的問題:近年困擾許多各地青年的網絡成癮、遊戲成癮這問題,怎麼彷彿不再被人提起呢?然而,這問題該未被解決吧:世界衛生組織在2017年底也宣佈,將會把「遊戲成癮」(Gaming Disorder)列入為一種精神病;電競王國南韓,同時也是網路成癮重災區,政府甚至在2011年推出了非常具爭議、俗稱「灰姑娘法」(Cinderella Law)的網絡宵禁措施,來禁止16歲以下的少年在深夜玩電玩(在韓國登入網路得鍵入身份證號碼)。我們當然知道,網絡成癮、遊戲成癮是一個複雜社會問題(升學制度、青少年支援等),絕不能把問題都怪在「電子遊戲」上。只是成癮問題既未解決,而「電競」一時間好流行且獲各地官方與媒體大力加持,當中有沒有任何問題值得小心/留意之處?我們也有興趣知道,所謂的網絡遊戲成癮者,跟一個每天要打許多小時的電競選手,當中有何分別?

誰是遊戲癮君子?

懷著一堆問號,我們走訪了好有趣的台北心理醫生林子堯 — 林從前是網絡成癮患者、至今天仍然熱愛電競。林醫師有豐富的治療網絡成癮經驗、亦經獲邀到不同學校向師生解說這一問題。問其醫人之故,原來他亦曾受成癮之害,大學時曾二十四小時上線玩電玩,一度荒廢學業,得了1300多度近視。

所謂網絡遊戲成癮其實網絡成癮的引伸,針對因打電動而起的成癮問題。據林醫生所述,大部份向林醫生求診的網絡成癮患者都是出於遊戲成癮。 現時世界衛生組織(WHO)已計劃於2018年把其列入《國際疾病分類》中,而精神病診斷疾病手冊(DSM-5)已把遊戲成癮納入附錄。美國精神病學學會也列出9種症狀,若符合其中5項,將可能診斷為「遊戲成癮」。

成癮者還是電競選手,這條線,怎樣劃?

林醫生告訴我們,玩電玩之人大致可分作兩類:電競選手和單純玩電玩者。前者能夠透過參加電競比賽,得到優異成績,從中賺到錢、贏得名氣和為國家爭光;後者則不能,但兩者均會花大量時間打電動。當然,電競選手亦曾經歷過單純玩電玩的階段,後來表現出眾,進而成為電競選手。而踏上網癮之路的,往往是夢想自己會成為職業選手的年輕人。

誠然,真正的電競選手甚少受到遊戲成癮之害,一方面因為接受正規訓練,有專業醫師及教練等安排其工作和日常生活。同時,亦因為興趣已成為工作,而非娛樂,如下班後繼續玩電玩,他們反為感到沉悶,沒有那種成癮者常見「無法自拔」的狀況(即內心知道該停下來,卻無法控制自己行為)。「電競運動員在成為正式選手之前(即每天都要按規律打機、休息),最容易成為網絡成癮者。

成為選手之後,反為能夠克服那種成癮的問題,能夠控制作息。再者,網絡遊戲成癮會影響選手的比賽表現。成癮者在比賽中表現,很難達到最專業的水平。」反之,單純玩電玩的人,花上大量時間玩電動,卻沒法好好管理日常生活和分配時間。

遊戲心理學

「很多來看我門診,有網癮的小朋友都會跟父母說,打遊戲不是為了玩,而是為了將來成為職業選手。」林醫生指出,近年台灣積極推廣電競,吸引很多青年懷著「想成為電競選手」的夢打電玩。但電競界競爭激烈,再者年輕人通宵達旦把自己困在房間裡土法煉鋼,訓練無方,真正能成為電競選手的人卻少之又少,「所以最危險的是希望成為電競手、又沒有足夠指導的青少年,每天就在單純玩電玩。」

遊戲成癮者的行為,可以很瘋狂。林醫生在之前出版一有關網絡成癮著作《網開醫面》,就提及一名沉迷於線上遊戲的高雄少年,他每天花最少10小時賺取「寶物」,結果在蹺家大約兩個月後,返家時滿頭白髮、黑眼圈深陷。「遊戲開發商聘請心理醫生當顧問(像英雄聯盟LOL所屬的Riot Game曾公開承認聘請了心理醫生做顧問),了解如何吸引玩家一直玩下去,其實都不是秘密。透過記錄滑鼠的軌跡、玩家停得比較長的畫面等,便可了解和迎合玩家的口味,讓其非常沉醉在當中。」曾為網絡遊戲成癮過來人,林醫生對於線上遊戲的魔力背後的運作,毫不陌生。

曾為網絡遊戲成癮過來人,林醫生對於線上遊戲的魔力背後的運作,毫不陌生。

曾為網絡遊戲成癮過來人,林醫生對於線上遊戲的魔力背後的運作,毫不陌生。

推動電競 配套措施足夠嗎?

社會大力推廣電競,吸引更多年輕人從興趣中找職業,本是美事。但若沒有相應配套照顧這群追夢的年輕人,確實有可能讓遊戲成癮者增加,「推動電競、讓大家覺得電競好玩是沒有問題,但同時要告訴大家,玩的時候該注意甚麼;知道何謂健康地打電玩、何謂不健康。」

根據台灣衛生福利部心理過往調查顯示,台灣12至18歲青少年約8%有網路、電玩成癮風險。然而林醫生認為,相比起推廣電競,政府與媒體卻沒有用同樣心力資源去處理電競相關的健康議題,「要見一個網路成癮個案, 你要理解他整天難以自控地打電玩的深層原因,是家庭、學校還是社交方面有甚麼不快樂,諮商時間最少30分鐘。」

在中國和韓國等電競大國,網路成癮問題嚴重,政府甚至開設了專門戒網癮的診所,「暫時台灣沒有很正式的戒網癮的診所。所以我們就只能盡全力做,能幫多少就多少。」林醫生苦笑道。

南強中學電競教室

南強中學電競教室

後記

電競世界愈來愈厲害、愈來愈有規範了,這行業,光鮮吸引充滿趣味。但光明背後,也有著一系列要處理的問題和議程:像選手的出路問題,電競手與之糾纏伴生的網絡遊戲成癮、精神醫療配套不足,等等。台灣推廣電競之路,尚且不是一條康莊大道,仍在起步階段的香港,可準備好了沒有?這是我們到台灣採訪的目的,也是我們回到香港後不斷反思的問題。

 

原題為〈電競狂潮 — 真的準備好了?〉

採訪系列參考資料連結:BBC自由時報;《電子競技納為體育運動合適性評估報告》台灣教育部體育署

鳴謝:「香港教師夢想基金」贊助是次採訪實習計劃經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