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露絲咒

2016/5/6 — 19:55

雙魚座男人的 DNA 是浪漫的:Steve Jobs 的攝人魅力,Bernard Arnault (LVMH 老闆)的唯美主義,或多或少可跟他們的星座扯上關係。但跟雙魚座的男人就是欠缺了一點緣分,所以無法親身感受他們那行走幻想與現實之間的獨有氣場。

最近,終於認識了一位雙魚男。名不虛傳,浪漫到嘔電。

寫過一篇文章,主角叫 Samuel Chan。自此之後,這位 Samuel 對我窮追不捨:「我認識你嗎」、「可否見個面」、「真的很感激你」,諸如此類的留言,每隔兩三天就一個。見他如此有恆心,終於給了他回覆:「你我不認識,但從別人口中聽過你的故事,有趣得來帶點勵志,於是發揮一下,謝謝你的靈感。」

廣告

唔答佢由自可,答完之後,佢成個著晒。「你竟然 reply 我」、「you made my day」、「求你可以見我一面嗎」,以前兩三天一個留言,現在變成一天兩三個。

開始懷疑佢係唔係基。

廣告

這位年輕人交遊認真廣博,竟然搭上搭上搭,透過我身邊的好朋友問我,會否跟他見個面。呢個朋友問得我,當然知道我會畀面。就這樣,我主動聯絡 Samuel:「You win,下星期三有空?」中間的細節不談了,只想說,吃完那頓飯,我交了一個好朋友,原來雙魚男真的蠻有趣的:敬重他的野心,欣賞他的創造力,佩服他的愛情理論,and the most intriguing of all,愛情理論。

因為這方面,我和他有 99% 相似。

「Marcus,你有冇試過遇過一啲人,真係見過一面咁多,嘢都講唔到兩句,已經係 more than enough to drive you crazy?」我喝一口清酒,想不到這個年輕人跟我一樣怪誕。

有遇過呢啲人,and in fact,唔係呢啲,係呢個,只有一個,我說。

「Yes。」他也乾了一杯。「得一個。」

Samuel 的一個,叫 Lucy Lam。

「嗰陣時我同佢都喺英國讀書,我喺學校嘅 sports hall 第一次見到佢。」Warwick 與 Nottingham 之間的比賽,他們是觀眾。「佢對我笑咗一吓,my heart stopped beating right there。」雖然有啲誇,但我理解。「佢啲氣質好澎湃。」Samuel 這樣形容她。由八歲開始過英國讀書的 Samuel,中文實在麻麻,我第一次聽人用「澎湃」形容氣質。

Samuel 對 Lucy 呢啲,唔係一見鍾情咁簡單,係一種超越 feel 嘅地步,講得魔幻少少,係一種詛咒。

雖然聽落魔幻,但其實是很多科學因素加起來的現像,包括你那刻身在的環境氣氛,驅使你的荷爾蒙分泌到某個級別,加上對方衣著的顏色,整個場景的溫度,甚至你當天吃過的東西所產生的化學作用,all things combined,in that split second,you took a fleeting glance at her,and she smiled right back at you,boom,詛咒 is formed,and stays there for good。

為什麼是詛咒而不是感覺?

感覺是一時的,詛咒是一世的。

七年前,地點是英國,兩個身份都是學生;七年後,地點是香港,一個是搞升學生意的老闆,一個是律師。

二千五百天的光景,寫出來寫不完,唱出來,就是「遺憾才會令你珍惜得徹底」。

儲了七年的勇氣,他第一次約會她。「好得意,見到普通女仔,可以笑得好自信,講嘢要幾 chok 有幾 chok。」相反,當見到詛咒,會急性口吃,淨係識傻笑。「Exactly,所以嗰晚,I don’t think I am any different from 一個烚熟狗頭。」自我評分極底,但無損創業家的大無畏氣魄。「我可唔可以同你傾多陣偈?」Samuel 在 Sumac 跟她喝了一杯後,問了這樣一個白癡問題。女神來個菩薩憐憫蒼生般的嫣然一笑,點點頭;就這樣,他們上了山頂。「唔係飛蛾山,係太平山,上到好高好高。」高到四望無人,但血仍未冷,車仍未震。

「當你真係遇到人生裏面個 curse,你唔會掂佢;唔係唔敢,唔係唔想,係直情諗都唔會諗。」

為她,他買過一份大而無當的禮物。

為她,他行過老土的外母政策。

為她,他願意兩日來回英國,只為跟她吃一頓飯。

結局是?

「佢冇揀我。」他黯然地嘆口氣,銷魂地再乾一杯。

輸咗畀邊個?

「There is no winning or losing in this kind of thing,is there?」

怎麼現在是他反過來教我?他忘記了他是粉絲,我才是偶像。

小粉絲,贏輸只是一個比喻,況且你才二十八,來日方長。

以你為榮。

年輕的時候,要做正事,為的是給自己將來好一點的生活;年輕的時候,也要做點傻事,為的是給自己將來美一點的回憶。

正事和傻事做得恰到好處,那個平衡點才叫完美。

 

原刊於plasticpublic.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