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韓國女生

2015/1/13 — 0:25

我很喜歡韓國女子組合【少女時代】。寫過好幾篇關於少時的文章,連故事的角色也起用了成員的名稱。

不過,我從來沒有想過找個韓國女生當女友(日本的反而想。白痴的,哪個香港男生沒有想過女友在床上對你講“kimoji”?)。除了因為不認識美麗的韓國女生,更重要是我一直認為韓國女生十分粗魯。

大學時同系有幾個韓國女生。只要她們一聚,就會談個不停、高談闊論,而且手舞足蹈,大呼小叫。談起高興時,更會指手劃腳,拍抬拍櫈,哪理會你是在課室還是圖書館。只要你在飯堂遇上她們,保證沒有一餐安落茶飯。她們一直在chum chumchum,chum至日落,好煩好難受。當然,她們不太美也是令人難受原因之一。

廣告

那時電影【我的野蠻女友】熱爆,我望望這些女同學,深信全智賢並不是在演戲,而是在演活生生的自己。正如某名錶廣告說Elegance是種態度一樣,粗魯也是一種感覺。

去過韓國兩次,在街上從來沒有遇到半個美女。不要說是美女,就連樣貌標青一點的也沒有。走在街上,一街都是像漫畫花師奶的豬頭炳:單眼皮、雙眼無神、矮、身材欠佳,化粧技術也不見得好。不怕貨比貨,日本女生單在化粧技術上幾乎滿分,宇宙第一。韓國女生在地鐵上依舊大呼小叫,在商場開門關門時對待那道大門像殺父仇人,狠狠的開和關。當然,在街看到不美的,還是“raw food”;在電視上見到美麗的,已是經“manufactured”的製成品。後來,女同學告訴我,在韓國整容與上廁所一樣的普遍,男的、女的,老的、嫩的,全部整容。對他們來說,割雙眼皮已經是最低門檻-她說的時候,自己也剛好割了。

廣告

即使整了容,但本性難移。多年前看過一套所謂少女時代真人show,拍攝成員在家中的生活。我從來不會認真對待這些真人show-不論唱歌的、演戲的、日常生活的,全部都是scripted,有劇本照著演。這個所謂真人show,少時成員在家中也化著粧、戴著胸圍(!)。這應該不能再假一點-除非粧與胸圍都是卸不下的。節目我只看了一幕,剛好是Sunny(還是其他?記不清楚了,反正她們之間的樣子越來越相似)穿著睡衣,戴著胸圍,坐在梳化上邊吃提子、邊與另一成員談話。吃的是提子,不是荔枝。

我仍記得這幕,因為Sunny吃提子時,腳是戙起的。

她咬提子的動作,像one piece主角路飛吃肉塊,大啖大啖咬下去。

不錯,少時也是人,她們要吃飯、要大便,也要挖鼻孔。但對於一個以吸引少男的女子組合成員,吃堤子時居然戙起腳,大啖大啖這麼麻甩的行經,實在難以接受。當然,如果她像小學生等候打防疫針般坐在長櫈上、合上雙腿,腰骨直挺地吃提子可能更不知所謂,但那戙起腳的畫面至今還清晰地印在我腦海。見微知著,我知道這九個女生,平時也應該十分粗魯,說話粗聲粗氣。電視畫面上那些矜持與含羞,與樣貌長腿舞藝一樣,都是經工廠製造出來的。

前往夏娃家時,在小巴上偶爾會遇到中年韓女大媽。一拿起電話,她們就要全車人上韓語課,由上車chum到落車,三十分鐘不停的chum。韓國女人講電話異常緊張,神情語氣聲浪推至極限,不知就裡,會以為她們勞氣甚麼-她們可能不過在談街口的佳寶牛扒大減價。每次有韓國大媽上小巴,心裏面總求神拜佛,希望她們能早早下車,不要chum我半句鐘。

韓國大媽粗魯,多半是為了應付男人。身邊的人怎樣,自己就變成怎樣的人。香港男人不粗魯,但無心裝載,於是香港的女人十居其九煩到爆、通通變身控制狂。韓國男人粗魯-友人多年前說若女生在韓國街頭抽煙,可能會給韓國男人衝過來掌摑-大媽漸漸地自己都變得粗魯起來。女兒看得多了,耳濡目染,魯粗的因子入血變成自己的一部分,改不了。

見到任何韓國女生,我就只想到她們粗魯的一面。若果有投票要選最粗魯的女生,韓國應該是頭二三名。

第一名?當然是大陸女人。

說起大陸女人,恐怖的事跡聽過很多。最恐怖的還是友人在英國留學,與一個內地女生拍拖。朋友要離英回港,想盡辦法分手也不得要領:親面講、facebook單方面宣布、寫信、whatsapp一切方法都用盡。最後自己為自己刻意設下陷阱:邀請別的女人回家小聚,留下蛛絲馬跡讓正室找上門。大戰三百回合時,內地女友開門看到兩條肉虫在床上摟作一團。

居然要陷害自己才能分手,做人至此,當真無話可說。友人以為可以安然回到香港,臨出發前,那個內地女友趁他不在家,偷偷混入去把家中所有衫、鞋、領帶、衭、襪、內衣衭用鉸剪逐一剪爛,一.件.不.留。

「啱囉,橫豎你成日驚帶唔晒啲嘢返嚟,佢幫你做咗決定。」他回港後向我說這事,我笑騎騎地回應。

「唉,真係好在我唔喺屋企。否則佢剪剪下,分分鐘剪撚埋我碌嘢。」說時友人摸摸春袋。

「咁又係呀。你碌嘢咁大、咁長,目標咁大,好容易剪中。」

友人所有衫衭成為剪下亡魂,惟獨兇案時身上穿著那套。有一陣子,他星期一至五也穿著那套衫和衭。

許多男人的女友/伴侶也是內地女生。我認識的,每一個也給她們食住,呼呼喝喝,半點也不溫柔。內地女生,逢場作興,可以;終生結伴,萬萬不可。

不久後,友人居然與那個內地女生復合。友人應該已有心理準備讓自己的小弟弟壯烈犧牲。痴男怨女,世事真的無奇不有。

最後說一句,可憐我的少女時代,成員去年九個變八個。數年前做過統計,有成員離隊,是少女組合沒落的催化劑。想真一點,她們之間的樣子越來越相似-最近我連Sunny和Tiffany都分不清-八個與九個,我也說不清有甚麼實質分別。

原刊於作者博客 ( hkoriginals.hk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