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音容宛在

2015/1/3 — 18:37

說真的,在很小的時候,我一直以為卡通人物是活的,以為他們就像身邊的人一樣那麼自然地存在,只不過他們生活在與我們不同的另一個世界。到長大後,開始有基本的認知能力,才知道卡通人物是虛構的。我還很記得,當時發現這「真相」的第一個感覺,不是失望,而是疑惑:「那麼,這些卡通人物的聲音是怎樣來的?」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樣的童年經驗。因為卡通人物的聲線實在很真實,與卡通人物的表情動作配合得天衣無縫,叫當時仍然童幼無知的我,怎能相信原來這些聲音是假的,不是卡通人物原本具有的聲音,而是由一個可能與卡通人物完全不相像的人所配音。譬如,當初我發現大雄的聲音是來自於女士(盧素娟女士),震撼程度好比第一次知悉宇宙原來是有限無邊,難以想像卻必須要接受。

當時我一方面接受卡通人物的聲音是由真人來配音的,另一方面卻盡量不把「卡通人物的聲音是配音出來」這個事實牢放在腦裡,避免在看卡通動畫時不入戲,繼續視卡通人物有自己的生命與聲音(後來我才知道在形而上學的哲學討論裡,稱我這種信念為「虛構信念」(make-believe) )。唯獨叮噹,我真的很有興趣知道到底由誰來聲演。因為,叮噹,是我從小就最喜歡的卡通人物。還記得小學時與兩個同是叮噹迷的同學,相約各自編作劇情畫叮噹漫畫,再互相分享給大家看。到了現在,我還是會每日上youtube看叮噹,有時更會從叮噹的劇情中抽出一些哲理思想,與朋友分享(有機會撰文與大家分享)。叮噹是那麼可愛可親,那把聲線又如此與叮噹的形象相襯,在情感上我實在難以接受聲演叮噹的人與叮噹不相像。

廣告

後來,我認識了藝術哲學多一點,才深切反省這種一廂情願的想像來自於對配音這門專業的漠視。如果我們承認卡通動畫是一套藝術作品;那麼,毫無疑問,配音絕對是一種藝術。因為一個卡通動畫角色的靈魂,除了決定於劇情與畫面外,很大程度來自於他的聲音。配音員需要通過對角色個性與劇情的了解,然後選擇獨有的聲線去詮釋與表現(express)角色的情感,這時他不單止是為角色配音那麼簡單,更是在創作。因此,配音員與其配音卡通角色並不一定相像,甚至愈不相像,反而顯示到配音員的功架。

但,喜出望外的是,林保全先生與叮噹確實相像。還記得第一次在電視看到林保全先生,沒有明星般的光芒,只有平凡的外表與樸素的裝扮,但在親切的笑容與清明的眼神之中,我看到叮噹的樸素與善良。林保全先生絕對是出色的聲優(即「配音員」。個人感覺「聲優」的名稱比「配音員」更顯對這行業的尊重),譬如聲演叮噹一角,他很能夠掌握到叮噹的心境:叮噹既是大雄的褓姆,又是大雄最好的朋友,因此他既非如小孩幼稚無知,也非如大人老成世故。於是,林保全先生選擇了以一副介乎小孩與大人之間略帶高音的聲線,直入了叮噹的心魂,用聲音演活了一顆纖塵不染的赤子之心。

廣告

令人惋惜的是,林保全先生如今離開我們了。嗯,我不是悼念叮噹,雖然叮噹與林保全先生的聲音已經難以分開;但真正值得我們惋惜的,是我們失去了一個出色的聲優。

每個人的童年都有個大雄,都不能沒有叮噹的聲音。感謝你,林保全先生。感謝你用聲音治療了無數個曾經懦弱與寂寞的心。感謝你用聲音演活了無數個角色。「我唔可以再留係度,真係要走喇!」最後你只留下了這句話,就像叮噹不能再照顧大雄回到廿二世紀那集一樣,匆匆離開了我們。但音容宛在,你的聲音已深深刻銘在我們的童年與回憶裡,寄存在那個房間的抽屜裡頭。到了某一天,時光機會自動開啟,載它們回到故事的起點,在一個雲彩斑爛簾捲清風的早晨,抽屜微微打開,一副親切的聲音再次於耳邊響起:「大雄,我返黎喇!」原來,你沒有消失,你一直在守護我們。

原刊於捷學的哲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