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願 2019 年不再綠肥紅瘦

2019/1/2 — 11:39

2018 年總之就這麼過了,但是有些想法還是可以聊聊。

每年都許願,但如果都是一樣的願,代表我們許的願,其實很難實現,唯一增加的就是體重與年紀。例如希望自己財源滾滾,通常過年後,就會立刻完成四分之三,也就是圓滾滾,但是財永遠不知道在哪裡。所以往後給自己的期許,就只有「平安」而已。

過去這一年,有人的朋友可能走了幾個、來了幾個。有人婚姻開始走入瓶頸,或者已經離婚。有人剛被背叛,還在大夢初醒中。有人結婚生子一起來,才發現這兩者未必要劃上等號。有人沒了工作,找到自己。有人失去自己,賺了點錢。有人錢也沒賺到、自己也沒找到,還在海裡泅泳中。有人很失望,因為擔心台灣以後沒了選舉,但也有人很開心,覺得台灣以後終於可以賺大錢。有人渾渾噩噩,也有人精明度日。總之,2018這個數字,即將成為過去式。

廣告

那麼,2019年,我們應該許下什麼願望呢?

我想起了李清照的《如夢令》。

廣告

在宋哲宗元符三年間(西元1100年),李清照還是六品官員李格非的掌上明珠,那年17歲。她寫下了短短的33個字,「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這闋詞的大意是這樣的:「昨夜雨雖然下得稀疏,風卻刮得急猛,沉沉的酣睡後,仍然不能把殘存的酒意消盡。起床後,立刻問那正在捲簾的侍女:庭園裡的海棠花,現在怎麼樣了?粗心的侍女隨口說:依然和昨天一樣。你可知道,你可知道,經過昨天這一晚,海棠花已經是綠葉繁茂,紅花凋零了。」

那年,李清照還沒有跟趙明誠結婚,不知道往後即將面臨的人生跌宕與國仇家恨。然而她生長在動亂的北宋末年,第一段婚姻中,她與趙明誠過著優渥而恩愛的日子,後來先生遠調他鄉工作,甚至不幸過世。她的人生後半段遂顛沛流離,年近半百、兩鬢蒼蒼、膝下無子,甚至為了第二段婚姻差點入獄。她是宋朝第一才女,卻也是命運最乖舛的才女。

所以,我們該許些什麼願望好呢?其實平安就是最大的願望了。希望明年以後,我們還能夠看到我們愛的人、愛我們的人,仍然平安的在我們身邊活蹦亂跳,應該也就是老天爺能給我們的最好禮物。

願大家平安,明年不再綠肥紅瘦。

(編按:本文發表於 2018 年 12 月 31 日,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