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飛髮個「飛」字點嚟?

2018/3/26 — 11:11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先唔好講到咁深,最簡單,由小學三年級嘅英文教科書講起。想當年,我仲未去英國,打開嗰本我唔敢開出版社名嘅教科書嘅某個 chapter,教「職業」。就喺嗰一課,我學識一個字,叫做 barber。根據書中圖片所示,有個男人幫個女人剪緊頭髮。去到英國先知,教科書唔單止教錯,簡直仲侮辱咗 barber 呢個職業。

Barber 剪嘅係頭髮,hairstylist 剪嘅都係頭髮,兩者有咩分別?Hairstylist 既剪男也剪女,barber 卻只招待男賓,barber 這個字便是鬍子「beard」的拉丁文。男人的浪漫,豈止一碟豆腐火腩飯;人一世物一世,係男人嘅,點都要幫襯一次 barber shop。

通常走入一間 salon,你一定會聞到好強烈嘅化學藥水味,因為裏面嘅服務實在太多元化,電髮染髮負離子應有盡有;一間 barber shop 卻簡單得多,剃鬚剪髮,講完,所以你喺一間 barber shop 裏面只會聞到一種味,就係男人味。

廣告

紐西蘭最近便有一名女士嘗試到一店理髮而被拒諸門外,網上有人評擊店主性別歧視,但店主一於少理,只說:「男人只需要一個地方 to get a haircut,have a beer and discuss and chat freely and openly。」誠然,這是性別歧視的極致,為的卻只是要守護一陣佬味。

正如這位紐西蘭理髮店老闆說,一家最「佬」的 barber shop 是有免費啤酒供應的。一邊聽著電剷在震動,一邊喝著冰凍的 Stella,女士又怎會明白這種快感。

廣告

香港的 barber shop 有沒有啤酒供應?大大話話光顧過的 barber shop 都有三、四家,不是每家都有啤酒,例如文華酒店內的 Mandarin Barber。由裝潢到音樂,Mandarin Barber 走的都是文華一貫的路線,雖沒啤酒供應,但那杯咖啡果真是六星級水準。

不過,我這個年紀就是還未懂得欣賞文華的貴氣,因為文華裏面的師傅也太過斯文了,紋身都冇個。冇錯,雖未至於是一個條件,但10個有9個 barber 都是有紋身的,仲要唔係求其紋兩隻字咁少嘢,閒閒哋半隻手臂都係公仔。

女人可唔可以去 barber shop 剪頭髮?理論上可以,但 hairstylist 和 barber 的最大分別便是,前者以剪為主,後者以剷為主;所以一位 hairstylist 的主要工具是剪刀,而 barber 的重點武器是剃刀。就算女士要剪一頭短髮,也甚少是短到要剷這個地步,所以一般而言,女士是不會光顧 barber shop 的。

當然,剷還剷,絕對不是沒頭沒腦的亂剷,因為剷也要剷得有層次,要看得出剷的漸變效果,而這下漸變,便是英文的 fade,也就是飛髮個「飛」了。

2011年,倫敦 Mayfair 有家高級 barber shop 便在香港設立分店,而當時在香港的 barber shop 還沒有三家。據聞,他們當年這個決定,便是因為看了周柏豪那個新髮型,發覺原來香港人都「飛」得起。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