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飲紅酒特別健康?

2015/10/19 — 19:00

Ken Hawkins / flickr

Ken Hawkins / flickr

家父喜歡飲酒,基本上每日都至少飲一罐啤酒。波媽經常跟他說:「紅酒有益呀又唔見你飲?」然後就是一輪的抬槓,周而復始。

但點解只有紅酒對心血管健康有幫助?依據從何來呢?

法國悖論 (French Paradox)

其實早於 1819 年,愛爾蘭醫生 Samuel Black 已發現法國人以及地中海沿岸國家的人,即使飲食中含高脂肪,但他們的心臟病病患率卻比愛爾蘭為低,他指出有可能是因為法國人的其他飲食習慣致使有這種結果,但他無法找出真正的原因 [1] 

廣告

來到 160 多年後的 1981 年,三位法國學者重提 Samuel Black 的發現,並將現象命名為「法國悖論 (French Paradox) 」 [2] 。不過,紅酒在此時仍未成為「長生不老藥」,直至 1991 年《60 分鐘時事雜誌》報道「法國悖論」,暗示芝士與紅酒是對減低患心臟病的重要因素,法國紅酒才受熱捧。

廣告

有人就指,這是法國人的宣傳技倆,因為九十年代年青人多喝啤酒,紅酒被視為 old-fashioned ,「老嘢」才會喝,所以當地業界才出此下策拯救垂危的酒莊,避免被淘汰。

不過,我們可以肯定的是不只紅酒才對心臟健康。

飲少少 保健康

根據上星期刊於內科醫學年鑑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的新報告顯示 [3] ,每日喝一杯(約 5 安士)紅酒或白酒,以及無卡路里限制的地中海式飲食 , 2 型糖尿病病人的血糖控制比正常人好,其體內的高密度脂蛋白 (High-density lipoprotein, HDL) 水平亦有所上升—— HDL 可從動脈中移除膽固醇排出體外,故此高水平的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被視為可抑制心血管疾病。

當然,這個研究有其限制: 1. 只針對 2 型糖尿病病人、 2. 不是單盲實驗,研究對象知道自己吃的飲的是什麼、 3. 沒有對比其他種類的酒。那為,我們不妨看看其他此前的研究。

在一些較短期的研究之中 [4,5] ,我們發現到適量的酒精可提升血液中的 HDL 水平,減低血凝情況,就連啤酒、蒸餾酒等的酒類亦如是。至於一些長期分析酒客與滴酒不沾的人的研究 [6,7] 就發現,適量飲酒的人更健康,他們患心臟病的機會較低且較長壽,此外他們會患糖尿病的機會也較低,証明少少酒精或許才是保健康的真諦。

根據《美國民眾膳食指引 (Dietary Guidelines for Americans) 》,女人飲一杯就是適量,男人則為兩杯,詳看以下的圖片:

原圖自 vox

原圖自 vox

又,紅酒抗癌嗎?

另一個紅酒更健康的「原因」是含豐富白藜蘆醇 (resveratrol) 。白藜蘆醇是植物為抵禦病菌入侵而產生的一種抗毒型物質,最早於三十年代被發現,並在八十年代開始被研究。它亦是其中一個疑似造成「法國悖論」的成份,而康涅狄格大學的 Dipak K. Das 教授更是最深入研究白藜蘆醇的學者,宣稱白藜蘆醇不單可以抗癌,且可延長壽命。

不過,在 2012 年康涅狄格大學開除了這位「專家」——他的百多項相關研究數據是偽造得來,其驗室甚至連基本的「蛋白質轉漬法 (western blot) 」技術也無法進行。此外,不計 Dipak K. Das 的研究,學界亦無一致的証據証明白藜蘆醇有抗癌作用,所以嚴浩的什麼紅酒浸蒜頭偏方是沒用的。

後記

要記住「物極必反」,不論喝什麼酒,太多也會造成肝硬化、心臟病等問題,想要健康不要只好杯中物,還要注意飲食,多休息多運動,否則再多的神奇「健康」食(飲)品也救你不到。最尾講多句:做個負責任的司機,開車前咪飲。

報告:

  1. Evans, A. (2011). The French paradox and other ecological fallacies. Int. J. Epidemiol., published online November 7, 2011. doi: 10.1093/ije/dyr138
  2. 2. Richard, J.L., Cambien, R. & Ducimetiere, P. (1981). Particularites epidemiologiques de la maladie coronaire en France. Nouvelle Presse Medicale 10: 1111-1114
  3. Gepner, Y., Golan, R. & et al. (2015). Effects of Initiating Moderate Alcohol Intake on Cardiometabolic Risk in Adults With Type 2 Diabetes: A 2-Yea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Ann Intern Med., published online 13 October 2015. doi:10.7326/M14-1650
  4. Dimmitt, S.B., Rakic, V. & et al. (1998). The effects of alcohol on coagulation and fibrinolytic factors: a controlled trial. Blood Coagul Fibrinolysis 1998 Jan;9(1):39-45. DOI: 10.1097/00001721-199801000-00005
  5. Brien, S.E., Ronksley, P.E. & et al. (2011). Effect of alcohol consumption on biological markers associated with risk of coronary heart disease: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interventional studies. BMJ 2011; 342. doi: http://dx.doi.org/10.1136/bmj.d636
  6. Grønbaek, M., Johansen, D. & et al. (2004). Changes in alcohol intake and mortality: a longitudinal population-based study. Epidemiology 2004 Mar;15(2):222-8. DOI: 10.1097/01.ede.0000112219.01955.56
  7. Howard, A.A., Arnsten, J.H. & Gourevitch, M.N. (2004). Effect of alcohol consumption on diabetes mellitus: a systematic review. Ann Intern Med 2004 Feb 3;140(3):211-9. doi:10.7326/0003-4819-140-6-200403160-00011

小肥波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